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心乱如麻】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夏亚昏迷了几个小时方才醒来,上午的时候鲁尔已经带人前来拜访,听说夏亚昏迷,胖子也着实吓了一跳,听手下人讲述了一下事情生的过程,又亲眼看了看夏亚居住的那栋倒塌的房子,胖子的眼神不免有些古怪,一个人蹲在废墟里左摸摸右看看,最后走出来的时候,脸色就很怪异,随口吩咐下面人去打扫干净,也不提找工匠来重新起一栋房子,就立刻去看了看夏亚。我爱小说网最好的全本小说网站

    夏亚醒来的时候,看见胖子坐在自己的床头,自己早已经被抬到了多多罗和索伊特的房间里,一摸身旁,火叉不在,顿时就心中一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

    “找什么”鲁尔微微一笑,从床头拿起火叉递给了夏亚:“是不是这个”

    夏亚嘿嘿笑了笑,接过来看了两眼。

    “你到底怎么回事”鲁尔皱眉:“好好的房子借给你住,你却把我的房子拆掉了。”

    “我赔你就是了。”土鳖起身下床,依然就得有些身体虚,心中有些惊讶:这见鬼的火叉简直把自己的精力吸干了,居然休息了这么久咳咩有恢复过来

    “你昨晚难道在房间练武了”鲁尔扶了扶夏亚,低声道,“我看过废墟了,好像是被什么厉害的斗气直接打垮掉的。”

    夏亚随口应付了两句,鲁尔见他不肯细说,也就不追问了。休息了会儿,胖子才道:“我不放心你,所以过来看看。军部还没有消息过来,这倒不奇怪,只是陛下那里居然也没有派人过来召你觐见,我担心只怕会有什么问题。”

    夏亚看了看胖子:“不见就不见了,皇帝不想见我,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鲁尔有些皱眉的样子:“你不明白小子,现在军部早就看你不爽了之所以没立刻给你什么黑锅小鞋之类的,就是因为之前陛下说他要见你,陛下如果看重你,军部才不好对你下手。如果陛下也把你忘记了丢在一旁,那么你就彻底无依无靠,到时候,军部会对你下手且不说,恐怕就连皇储也不会容你”

    夏亚倒是依然无所谓:“皇帝见不见我,决定在他,我也控制不了。难道我还能自己冲进皇宫里去见他不成”

    “我倒是觉得这件事有些邪门。”鲁尔摇头,“按理说,陛下的召唤应该早就到来了,可是咦这件事情会不会和卡维西尔有什么关系”

    夏亚只是摇头,胖子猜了会儿,没有头绪,也就不说了。过了会儿,夏亚才道:“我还有件事情求你鲁尔将军,我把凯文的遗孀接回来了,她怀孕在身,是凯文的遗腹子,不管如何,我都要好好照顾她。如果军部那里能早一点下达命令,把我的军职和嘉奖定下来,哪怕是把我派到什么穷乡僻壤里闲置起来,我也无所谓,带着人就直接去过逍遥日子了。”

    “你就一点不担心自己的前途”胖子皱眉。

    “担心什么穷乡僻壤,还有比野火镇更偏僻的地方么”夏亚哈哈一笑,随即正色道:“我请你帮我去军部打听一下消息,我不要什么飞黄腾达,只求一个结果,然后我就痛痛快快走人就是了。”

    胖子犹豫了一下,仿佛有什么话要说,最后却忍住了,深深看了夏亚一眼,又坐了会儿,起身告辞离去,只是今天他又派人送来了一些衣食用品,听说在夏亚昏迷的时候,胖子已经去见过尤利娅了。他现在是第十三兵团的将军,从名义上说,如果凯文活着的话,他算是直系领导了,去见了尤利娅,着实安慰了一番,临走的时候还留下了一笔钱。

    夏亚起来吃了午饭,休息了会儿,力气稍微恢复了些,看着多多罗已经几次将脑袋探进房间里窥探,知道这个家伙的心思,夏亚就主动走了出去,一把抓住了多多罗:“你鬼鬼祟祟的看什么”

    眼看魔法师支支吾吾的样子,夏亚哈哈一笑:“走,我陪你去一趟那个什么魔法师工会,帮你把事情了结掉吧,免得你心中不安。”

    多多罗大喜,口中阿谀肉麻之话入滔滔江水一般出来,说得涂抹横飞,夏亚听了会儿,开始还有些暗爽,可听多了,眼看多多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也有些不耐烦,踢了这个家伙一脚:“别废话了,前面带路”

    这一次出门,夏亚学乖了,他不想劳烦那些鲁尔留下的护卫跟着跑来跑去,干脆就和多多罗都换了一身衣服,翻了墙倒隔壁的一条小巷子里,飞快的溜了出去。

    夏亚穿着一件普通的亚麻长袍,戴了斗篷,军中的皮靴也换成了一双普通的布鞋,就连随身不离得火叉也藏在了宽大的袍子里门槛上去就仿佛是以个寻常的奥斯吉利亚人,而多多罗这次回魔法师工会,心中激动万分,也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一件灰色的魔法师式样的长袍来,脸上洗得干干净净,除了胸前没有佩戴魔法师徽章之外,看上去倒是已经和第一次跟夏亚在野火镇相遇的那次完全一样了。

    两人穿街走巷,一路往城北而去,奥斯吉利亚城市面积极大,两人一路走过中心广场,穿过几片繁华的街道,夏亚这次没有护卫陪同,又没有被人骚扰弄的那么狼狈,倒是安下心来,好好的包揽了一番奥斯吉利亚里的城市风光,这大6上著名的奇迹雄城着实不凡,一路楼来,颇为见到了一些雄伟的历史的的痕迹,就连城中的一条贯穿了南北的水渠,还有水渠上的俏脸,只怕都有数百年的历史。

    走到了城北的城区,路上行人渐渐稀少起来,偶尔路过的都是一些骑马的骑着,也刻意放

    慢了度,不敢在这里纵马奔驰,一些路上经过的马车,看上去也都是奢华富贵,妆饰的精致万分,前后都有骑马侍卫扈从,就连赶车的马夫都穿戴得干干净净,显然都有颇有身份的人。

    远远的看见一座塔楼的顶尖,还有塔楼的最高之处,悬挂的巨钟,一条笔直宽阔的大路通往那塔楼之下,走在大路上,就听见那钟楼上传来浑厚的钟声,钟声绵绵浑厚,带着一股悠扬古老的气息,荡漾着人的心灵,夏亚听着那肃穆的钟声,不由得神色也严谨了几分。

    那钟楼之下,就是教会所在,拜占庭帝国教会总部,大大的教会建筑,圣索非亚大教堂

    道路尽头,几层台阶之片宽阔的广场,这条道路到了广场之下左右分开,沿着广场周围绕了过去,那台阶之上的广场只怕得有数百步之宽,地面由青灰色的大理石铺设,广场周围是一圈圆形陶立式拱柱,每根柱子都粗得需要三四个壮汉方才能环抱过来,柱身上雕刻满了各种古代艺术大师留下的浮雕花纹,有些已经残缺的,却依然散着悠久历史的味道。

    偌大的广场上并没有多少人,只是几个身穿黑色教会神职人员长袍的人忽忽低头走过,广场上还有一些鸽子,旁若无人的静静跳动飞舞,哪怕是有人经过,也毫无反应,偶尔飞起几只来,在那肃穆的钟鼓之下,更显得一片圣洁的气息。

    圣索非亚大教堂就在广场的尽头,正面是一片中高两旁低的排列,中间最高的塔楼上钟鼓振荡,椭圆房顶加上尖尖的塔顶造型,一排硕大的窗户排列在教堂之上,却都是用上了稀有的花色玻璃,远远看却,在阳光之下,变成了五彩斑斓的颜色。

    教堂的中央塔楼,距离地面只怕有百米的高度,走到了教堂的正门之下,仰望,颇有一种威严的压迫感,那大门也有十多米的高度,两旁各自站烈了一排身穿古朴甲胄和夏亚所在过的支持拜占庭武士风格大相径庭,圆形的胸甲都是贴着金片,高高凸起的护肩个护臂,还有手里那圆形的长斧,显得威严肃穆。

    这些武士站在墙下,眼睛平视,对于站在门前的夏亚却视而不见,两旁的护卫武士将长斧抬起交叉在门前,形成了一条通往大门内的斧门,若是要走过门下,就得经过那寒光闪闪的斧刃。

    这教堂的大门却分了三部分,除了正中的大门之外,两旁的侧门却并没有这些执斧的圣殿互为武士,只是那两旁的侧门小了许多,门户半掩。

    夏亚正要抬步走向正门,却被多多罗一把拉住了,低声道:“等一下正门不可以进的只有每年新年和重大节日庆祝的时候,这正门才可以通过,平时的时候,除了教皇本人和皇帝陛下之外,其余人是不得走过正门的。”

    夏亚嘟囔了一句,看了看那些远处正门的金甲圣殿武士,皱了皱:“弄了一个大门却不让人走,岂不是多此一举么。”

    口中这么说,倒是把多多罗吓得脸色苍白,生怕这个胆大包天的土鳖又说出什么话来让人听见,赶紧拉着他就朝着一旁的侧门走了过去。

    这侧门虽然不如大门那么雄伟,也有数米之高,硕大的门板包了一层铁衣,上面雕刻的是一副天使降临人间的浮雕,门口两名黑袍神职人员肃立在那儿,抬起眼皮随意看了夏亚和多多罗一眼,就望向别处,任凭他们走了进去。

    “教堂的大厅平时都是开的,理论上说,无论是贵族还是普通的市民都可以进来祈祷瞻仰。只是贵族们可以随意进出,而普通的市民就只能在每个月特定的两天允许进入了。至于平时要祈祷,奥斯吉利亚城里另外还有几座小一点的教堂,那些才是给普通的穷人们祈祷的地方。”多多罗低声介绍了两句。

    走进了大殿,顿时就让夏亚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大殿的内部往上看去足足有十多米高,而两旁开阔也有数十米宽,往里看去,就至少有百米的深度了

    如此大的一个大殿,夏亚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过,为了支撑这么大的一个殿堂,大殿里在两旁还有两排方形石柱,将房顶撑住了。两旁十多米高的墙壁上,都是留下了历代各艺术大师的作品,各种宗教题材的浮雕,壁画,还有各种雕刻出来的鲜花和浮云,寓意着“往上即天堂”的意思。

    不少地方,墙壁上还有一些贴了五彩斑斓的花色玻璃,组成了一些奇异的壁画图案,无非就是一些天使降临救世人于苦难之中,又或者是神灵赐下神迹照耀大地,再就是干脆直接雕刻了一些神灵的雕像。

    打点里不曾点灯,但是却照样光鲜充足,夏亚被多多罗一提醒,抬头看去,却看见那房顶天花板上,居然是一片完整的巨大的壁画

    那壁画足足有数十米宽百米深,笼罩在了整个大厅的顶部,画的是一片祥和的云彩之中,天日笼罩,还有无数背生双翼的天使在云中飞翔穿梭,那太阳之下,云层之中隐隐的有一个模糊不清的金色身影显现,自然是神灵的存在了

    整个壁画雕刻得精美而肃穆,最让人惊叹的是,这仿佛是某种魔法阵那壁画上的浮云,仔细看去,居然仿佛真的是在缓缓流动那些壁画上的天使也似乎真的张开双翼缓缓的飞翔,在云中穿梭,而那一轮今日也散着淡淡的金色光芒,而正是这金色的光芒,将大殿照亮,而光芒不仅仅能照明,夏亚也分明清晰的感觉到,那光芒落在自己的身上,身体就自然产生了一种暖暖柔和,却又有些圣洁神圣的威严感觉

    这魔法阵,不仅能提供照明,还能自动散出神圣的气息来制造气势

    难怪刚才自己一走进大殿就立刻感觉到了那种无处不在的神圣的味道,就连那些墙壁上的壁画浮雕,看上去都让人望而生敬,原来都是头顶上的这个魔法阵的作用了。

    大殿显得肃穆而沉静,殿堂之中偶尔看哦看见一些穿着考究的贵族站在墙壁旁的壁画浮雕钱静静的瞻仰,还有一些虔诚的贵族新图跪在墙壁上的神像雕刻前抱紧双手闭目祈祷。

    还有一些贵族的女子,不论年纪大小,穿戴华贵还是考究,都戴着斗篷,用面纱将脸庞遮住,偶尔走过夏亚和多多罗的身边,这些人也都神色凛然,目光平静而严肃,互相之间绝无言语交流。

    显然,在这个肃穆的大殿,人人的举止都极为克制,甚至就连夏亚走过时脚步略重了一些,旁人都会投来不满的眼神,有人皱眉看了夏亚两眼,就收回眼光,不再理会两人了。

    夏亚这种粗坯,对于两旁墙壁上那些价值连城的艺术大师们留下的浮雕壁画作品,自然是毫无品鉴的造诣,只是心中好奇,其中那些金色的壁画上,难道那些凸起的金片,都是纯金打造的么如果这样的话,这么随便丢在墙壁上,周围连个看守都没有,每天来往这么许多人,都不怕被人偷了去么

    至于其他的什么圣光福音,对于这个家伙来说,那是半点悟性也没有的。

    快走到了大殿的尽头,正面是两扇厚实而沉重的木门,圆拱形的木门顶部的门框上是五彩玻璃,下面的门板角包着金色的铁角,宽大的木门之后,隐隐的可听见里面传来隐约的赞诗曲子的声音,夏亚听了两句,完全不知道那到底唱得什么,干脆就掉头离开,跟着多多罗往旁边的侧门走了去。

    走出了侧门,多多罗才介绍,原来那扇木门里才是教堂里真正的主室,里面摆放了据说足足有千年历史的神像和深潭,里面的教堂主室里最多可以容纳三千人同时祈祷,每个月都有十位教会里的大主教级别的神职人员轮流主持祈祷仪式。至于要请教皇亲自出面主持仪式,也只有等到每年新年的时候了。

    从侧门出来,就来到了教会的内广场,这内广场被教堂的主体建筑围绕,一圈都是高大的建筑墙楼环绕,将教会内部与外界彻底隔绝,内部的广场面积比教堂前的那个广场只大不小,周围的墙体如城楼一般高大,却是一圈圆形环绕的楼房,其中遍布了十二座塔楼,据说每一座都属于一位教会里的大主教所有,而正面最高的一座塔楼,则是教皇本人居住的地方。

    “正北的楼是属于教会神职高层的,里面有祈祷室,还有存放历代圣器圣物的地方,教会里的长老团的会议室,以及教会各地各级神职人员管理教务的地点。正南的楼是属于裁判所的嗯,没事的话尽量少往那里跑,裁判所也是教会里最恐怖的存在,负责稽查大6各地那些异教徒,还有巡视大6各地教务,一旦现异端或者是违反教义的叛逆分子,就由裁判所负责出面进行惩处哼,刚才在外面的广场你看到那些柱子了,可在教会里,人人都知道,最著名的柱子可不是外面的那些浮雕,而是火刑柱千百年来,也不知道烧死了多少人了。

    正西是教会里的图书馆,存放了历代古老的教义典籍和文献,历代教会颁的教典和教令,同时那里还是教会里的学员,负责培养和教导神职人员。

    正东么则是魔法师公会了。魔法师公会受到教会的直接领导,负责审核帝国所有魔法师的身份和等级,以及对魔法界进行一些管理,定制行业规则,同时这里也有一个魔法学员,不过只负责培训低级的魔法学徒,只从基本的魔法理论和魔药学开始教育,学成之后就可以算是合格的魔法学徒了,至于以后想更往上走一步成为魔法师的话,则必须要想办法投入某一个魔法师的门下成为弟子,才有可能学到进一步的真正的魔法。”

    多多罗飞快的介绍,同时低声又道:“不过公会里规定,只有本身只有本身达到了中阶魔法师的等级,才具有资格收徒。当年我就是从这里的魔法学院毕业的,得到了魔法学徒的资格,后来被我的老师看重收为弟子,传授了我一些真正的魔法,只可惜我的天赋太差,魔力修为只到了一级,就再也无法晋级了老师后来也放弃了我”

    说起往事,多多罗颇为唏嘘了一番,显然对自己当年因为天赋太差被老师抛弃,依然心中深深介怀。

    “魔法学院,魔法学徒”夏亚摸了摸下吧,有些好奇:“从这学院里毕业都可以成为魔法学徒么那么这些魔法学徒毕业之后都干什么假如有人毕业了之后,又没有魔法师肯收弟子怎么办难道出去再该行么”

    多多罗笑了一下:“老爷,你说的这种情况是极少生的。本身魔法公会里也需要有人维持日常的工作,能进魔法公会里工作的,普通人可不行呢否则的话,普通人在魔法公会里工作,岂不是让公会大大的丢脸每年这里毕业的魔法学徒。如果实在没有魔法师肯收留为弟子。也有机会留在魔法公会里工作,哪怕是打杂,也毕竟是魔法公会里的人呢再说了还有一些喜欢附庸风雅,向往魔法的贵族人家。招揽不到魔法师为自己效力,就招揽几个魔法学徒来,也聊胜于无。至少,从这里毕业的魔法学徒,就算不会什么真正的魔法,但是魔法理论和魔药学也绝对是合格的。只要学精了魔药学,在外面就大有用处了呢不论是当医生,还是去给什么佣兵团武士团效力,精通魔药学的话,都是大有用场的。”

    说着,两人已经走到了广场东边的楼群,看着面前的楼梯表层悬浮着一层表示着魔法象征的六芒星的浮雕,夏亚抬头看了两眼,就在多多罗的催促下,大步走进了楼门里。

    夏亚并不知道的是,他和多多罗两人走进魔法公会的背影,却远远的落在了别人的眼里。

    就在广场的另外一边,一个高挑苗条的身影藏在墙壁旁的一根柱子后,一紧紧地按在胸口,瞪大了眼睛,从柱子后探出半个脑袋来,死死的盯着对面魔法公会的大门

    看着夏亚和多多罗走了进去。这个苗条的身影才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她的身后是教会里教典图书馆的大门,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长袍下明显还穿了贴身的软甲,这个男子相貌英俊,胡须修剪得干净整洁,身上的长袍裁剪考究,虽然是黑色袍子,但是却滚着华丽的金边,走到了这个苗条身影的旁边,男子微微一笑:“艾德林。你在看什么”

    艾德林,也就是可怜虫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险些叫了出来,回头看清了来人,双手抚胸,才嘘了口气:“奇普叔叔,你可吓死我了。”

    身后的哲人,自然就是当初在野火远上将可怜虫接走的那个奇普骑士,身为皇储的心腹嫡系骑士高手,奇普今天奉命保护这位艾德林殿下前来教会祈祷。这位殿下被皇储保护在郊外的行宫之中,多日来已经憋的快疯了,再多次恳求之后,今天终于被允许前来教会祈祷,,皇储殿下依然严厉叮嘱了奇普必须小心保护,尤其不的让艾德林和任何人说话交谈。

    艾德林一旦能出门,就如同放飞的鸟儿,哪怕被告知不许和任何人交谈,但是来到外面,呼吸一下子有的空气,也是好的。虽然被允许到教会这种沉闷无聊的地方走走,但是只要能出门,对她来说就已经是莫大的愉悦了。

    只是刚才在教会图书馆的单独的室里翻了一会儿教典,出来正想晒晒太阳,却没想到,在这个地方。居然看见了那个让她如何都无法忘怀的身影

    艾德林虽然脸上勉强微笑,应付着奇普骑士的疑问,心中却一遍一遍的流转着同一个问题:

    怎么是他

    怎么会是他

    他怎么跑到帝都来了

    这个土鳖他,他,她他是来找我的么

    想到这里,那张清丽而苍白的脸蛋上,忽然浮现出一片红晕

    她眸子里的眼神也不禁迷离了起来,忍不住就往魔法公会的方向多瞟了几眼。

    啊是了他居然和那个叫多多罗的魔法师在一起呢说不定。那个多多罗把我的身份告诉了他。他他难道真的是跑到帝都来找我的么

    他他来找我了

    心中权衡挣扎,一时间,也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担忧,却忍不住又问了自己一个问题。

    如果如果真的能见到他,我难道能和他跑掉么他他

    唉,哪怕是能见见他,和他说两句话,也是好的吧

    一时间,可怜虫心乱如麻,心如鹿撞。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