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真爱】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帝都离关于骑抢大帝这次忽然古怪的举动引的争议,并没有对土鳖造成任何影响。

    两天下来,土鳖正忙着要封爵的一大堆手续,贵族议团已经派了人来联络夏亚,让他将身家背景履历上报,可怜土鳖简直就是天煞孤星一个,亲娘老子都不知道是谁,却哪里能报的出来

    最后合计了一下,让鲁尔等人帮忙编造了一份,连父系母系祖宗八代都什么叔叔伯伯婶婶阿姨都编了一遍,最后土鳖拿到鲁尔等人殚精竭力;“老实说,胖子,以为我得对你小心了你这家伙,当真是撒谎连眼皮都不眨一下。这东西,老子自己看了,都差点把上面写的这些当真了。”

    鲁尔气得险些一脚踹过去,骂道;“本将军放着公务缠身不理,熬夜给你弄出这些来,每一个谢字,还这么多废话你不要拿来还我”

    夏亚却哪里肯,嘻嘻一笑收了起来;“好了,算我承你一份人情。”

    随后派人将这份东西上交去贵族议团,下面的事情就是考证辨别之类的工作了。鲁尔说了,皇帝有心提拔夏亚这个土鳖,贵族议团就不会横加阻拦,这考证,也不过就是走走过场罢了。

    后面的一天时间,夏亚又去见了已经来到帝都得阿德里克将军这个时候,关于这位将军的任命消息已经传遍了帝都,虽然夏亚不太明白这个“军务副大臣”是个什么官,但是看这场面,看来一定是“巨头大佬”一级的了。

    见面的时候,阿德里克将军本人倒是神色平静,似乎丝毫没有高升的喜悦,神色之中却反而更加严肃。见夏亚的时候,这位刀疤脸的将军对夏亚好好地勉励了一番,然后就不在说什么了。可是夏亚却本能的感觉到,虽然将军的态度看似没有太大的改变,但举止之中的一些细节却有了古怪

    阿德里克,似乎在交谈的时候,出了几次神,每次出神的时候,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却不由自主的盯着夏亚凝视,眼神略有些怪异。

    夏亚知道自己那次被军方逮捕,如果不是阿德里克将军出面帮忙,事情也怕没有能出现如今的变化,他这个土鳖,恩怨分明,别人对他好,他便真心感激,所以见到阿德里克的时候,他对这位对自己有些提携之恩的将军格外尊重,丝毫没有平日的嬉笑模样。

    说了会话,阿德里克才忽然道:“卡托和沙尔巴,他们都是跟了我好多年的好汉子恩,我知道,拟合他们关系很好,还有一个凯”

    说起战死的光头男,阿德里克的深思也有了几分落寞,随即这个硬气的将军一摇头:“不说这个了,当兵打仗,战死沙场,都是常有的事情,你我都不必太沉迷这种情绪了。卡托和沙尔巴两人,不想爱待在第十三骑兵团了,这两个小子,担心鲁尔带不好第十三兵团,就跑来央求我,想跟我一起走掉。

    不过我却没有答应”啊为什么“夏亚有些奇怪:“您不是升值了吗”

    在他看来,阿德里克将军对自己下之人极好,升值进了军部,如果还能跟着在他这个军务副大臣身边,那简直就是大大的美差。而将军为人,也绝不会是那种高升之后就不念旧情的家伙。却拒绝了两个老部下的跟随

    “恩,跟着我进军部,今后日子就未必好过,种种事情想来,只怕没有待在军营里那么逍遥快活,所以,我带了他们来帝都,干脆让他们跟了你算了。在你眼里,你们相交一场,都是一起从血海里杀出来的弟兄,我相信你也不会亏待老朋友”

    眼看将军不想细说的样子,夏亚干脆就不问了。反正,卡托和沙尔都是自己的兄弟,不管如何,自己总是都会好好的待两人的。

    只是将军的态度,却总有些让夏亚心中不妥。

    虽然将军一下威严,不苟言笑,只是这次说话,却怎么听起来都有几分好像是在交代后事的口吻

    沉默了会,阿德里克看着夏亚,那眼神原本刚毅,却在某个瞬间不经意的流露出一片温和来,只是这流露都是瞬间即逝,很开就转成了平日的严厉。

    “嗯明天,我去元老院接受举议任命的流程,夏亚,你也和我一起去吧。元老院士帝国立国住处便设下的,意义重大,你也去感受一下,对你将来的路,总是有些帮助的。”

    夏亚不多问,当即就当应了,他对这位将军极敬重,将军既然开口要自己做什么事情,那就一定是为自己好的。

    第二天上午,夏亚随阿德里克将军一起前往元老院接受举议,阿德里克这次回帝都只带了十多人的亲卫,按照传统,前往元老院的时候,都要换上一身白色的长袍,不着华服和任何能显示身份的官服制服这便是民丨主精神的体现:人人平等。

    不过夏亚知道了,却心中颇有几分不屑:大家都穿一样的衣服那就是平等都一样了不过是扯了几块遮羞的布罢了。出了长老院,高官大佬,百姓蝼蚁,又岂能一样

    但是似乎阿德里克对长老院的态度的很是敬重,既然将军要这样,夏亚自然一字不说照做了。

    不过看着阿德里克将军脱下了铠甲军服,着了一身白色的亚麻长袍,那原本杀伐决断的脸庞上,却流露除了一丝神圣的表情,让夏亚心中也生出了一丝侧然。

    年轻的土鳖,此刻心中还是不懂得什么叫做“信念”,什么叫做“理想”。但是,从将军的身上,他却本能的,隐隐的感觉到了那么一丝不同的体会。

    似乎这些,是将军心中极其看重的东西吧。

    一行人都是穿了不分彼此的白衣,骑马来到了元老院前,距离门口还有数十米,将军就带头侧身下马,牵马步行。

    阿德里克走在前面,回头对着满脸疑惑的夏亚一笑,温言道:“千年前的传统,元老院之前,无论权贵皇族,都不得纵马奔驰,以示对民权的尊重。”

    夏亚心中茫然,却只是照做他可不知道什么民权之类的东西,他只知道,将军让自己做什么,自己就做什么

    “嗯明天,我去元老院接受举议任命的流程,夏亚,你也和我一起去吧。元老院士帝国立国之初便设下的,意义重大,你也去感受一下,对你将来的路,总是有些帮助的。”

    夏亚不多问,当即就当应了,他对这位将军极敬重,将军既然开口要自己做什么事情,那就一定是为自己好的。

    第二天上午,夏亚随阿德里克将军一起前往元老院接受举议,阿德里克这次回帝都只带了十多人的亲卫,按照传统,前往元老院的时候,都要换上一身白色的长袍,不着华服和任何能显示身份的官服制服这便是民丨主精神的体现:人人平等。

    不过夏亚知道了,却心中颇有几分不屑:大家都穿一样的衣服那就是平等都一样了不过是扯了几块遮羞的布罢了。出了长老院,高官大佬,百姓蝼蚁,又岂能一样

    但是似乎阿德里克对长老院的态度的很是敬重,既然将军要这样,夏亚自然一字不说照做了。

    不过看着阿德里克将军脱下了铠甲军服,着了一身白色的亚麻长袍,那原本杀伐决断的脸庞上,却流露除了一丝神圣的表情,让夏亚心中也生出了一丝侧然。

    年轻的土鳖,此刻心中还是不懂得什么叫做“信念”,什么叫做“理想”。但是,从将军的身上,他却本能的,隐隐的感觉到了那么一丝不同的体会。

    似乎这些,是将军心中极其看重的东西吧。

    一行人都是穿了不分彼此的白衣,骑马来到了元老院前,距离门口还有数十米,将军就带头侧身下马,牵马步行。

    阿德里克走在前面,回头对着满脸疑惑的夏亚一笑,温言道:“千年前的传统,元老院之前,无论权贵皇族,都不得纵马奔驰,以示对民权的尊重。”

    夏亚心中茫然,却只是照做他可不知道什么民权之类的东西,他只知道,将军让自己做什么,自己就做什么

    来到了元老院门口,看着那已经斑驳的石阶,看着那满是铜锈的大门,虽然已经是临时装点过,但是多年的锈痕却难掩,纵然刻意弄出几分肃穆,却依然难掩其中的破败味道。

    门口无人,大门敞开,夏亚疑惑,却听见阿德里克笑了笑:“这是传统,受举议之人,无论身份权贵,进了此门,便是白衣若是门口列队欢迎,那便是有了贵贱之分,不能叫做平等了。”

    夏亚心中不以为然,只是点了点头。

    他第一次来到元老院,这地方在帝国的历史上大有名气,但是在帝都里,却并不起眼,走了进去,穿过一条曲折的廊道,地上和两边墙壁天花板上的砖石都已经残破,还有一些缝隙里,顽强的生长出几分杂草来。

    最里面,就是一个圆形的如小剧场一般的地方,阿德里克告诉夏亚,这便是元老院的议厅帝国立国之初,这里曾经通过了帝国目前最重要的一项文件:帝国法典

    看着阿德里克将军此刻脸上,居然隐隐的露出了几分激动的神色,眉宇凛然,就如同狂热的教徒朝圣一般,夏亚明白将军并不是因为即将在这里升职而欣喜,似乎,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极看重这元老院

    这圆形的小议厅里,周围都是一圈台阶式的高台,看了一下环境,足以容纳数百人了。只是那空荡荡的台阶上,此刻只在前排坐了百十人而已,人人都是白袍,显得有些冷清。

    中间一个圆台,上面三个也是白袍的老者,自然就是元老院里的三名席元老了,和厅里旁人不同,这三名元老除了一身白袍之外,胸口还别了一枚橄榄叶形状的金质徽章。

    阿德里克叮嘱夏亚在那台阶旁找座位坐下旁听,不得喧哗说话,然后就自己大步走上了高台。

    他一上去,那周围坐着的白衣会员们就出了一阵惊叹喧哗。

    “啊这就是那个将军”

    “怎么相貌这么可怕啊老天,看他那刀疤脸”

    “切,你懂什么,不就是相貌可怕,才能在战场上吓住敌人,你当你堂子里做生意的那些小白脸么”

    “什么将军,是军务啊,那个官叫什么来着对了,军务副大臣呢听说是个好大好大的管,连皇帝见了,都会客气的。”

    “你说,一会他要和我们说什么这个举义,又是什么意思我们要问他什么吗”

    “别废话了,听他说什么吧。哎,窝家里还有活没有做呢。哪三个老头说在这里做半天就给十个同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下面的这些低声议论,叽叽喳喳,就如同数百苍蝇翁名,夏亚听了,心中就涌出几分不满,不禁皱眉,脸色难看,狠狠的瞪了身旁的几人,那几人眼看夏亚神色凶悍,都畏惧的挪了挪做远了些。

    台上,阿德里克听了下面的喧哗,只是他听的并不真切,原本热烈的眼神,略微有些暗淡,只是皱了皱眉头,可当看见了三个元老,合力抬出一块方形的波比的石板来,放在高台上中间的一张独桌上,阿德里克的眼神里,顿时流露出一片激动

    那石板,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的历史,石板已经略有些黑,但是上面,刻下了一行字,却依然清晰。

    “军权来于民”

    这一件东西,仿佛一下就将阿德里克心中的热情点燃,下面那些喧哗,他也忘记了,直接走到了独桌前站在那儿,对着三个元老点了点头。

    “肃静肃静”

    一个元老开口叫了两声,:“现在,请阿德里克将军接受举义”

    也不知道是元老的威严作用,还是那答应的是个同伴起了效果,下面的人很快就统统壁上了嘴巴。

    阿德里克面色凛然,走上来,略微咳嗽了一声,才沉声开口,这圆议厅里,将军的话,清晰的传遍了全场。

    “我的名字,诸位已经知晓,今天我来这里,接受举议,便是因为,所有的一切权利,皆来自于民今天我站在这里,接受来自民众的举议,便是这个精神。”

    阿德里克看着下面的众人,旁边的三个元老,面露欣慰之色。

    他们自然心中欣喜,这次举议,居然审核的是“军务副大臣”如此显赫的人事任命这也罢了。关键是,阿德里克的政治立场,原本就是亲元老院的。他本身还是元老院里名誉议员的身份。这样一个重视民权精神的大人物即将进入帝国的核心权利圈里,那么今后,如果能多多为元老院张目,那么

    阿德里克似乎终于有些激动,他的声音变得慷慨激昂起来。

    “帝国立国之处,一位伟大的哲人曾经说过:无论哪神圣的,之高无上的,还是那卑微的,入蝼蚁匍匐的这所有的一切,皆来自于民民若是支持,才有了之高,民若是不喜,那之高,也终将变成卑微”

    阿德里克在这里的演说,现役一个元老院开创之初,帝国的哲学伟人,也是元老院最早的创始人之一,引用了这位先人昔年所撰写的一部著作里的名言。

    这些话,三个元老听的眉飞色舞,而阿德里克自己也说得神色凛然。

    可是,他说了几分钟之后,下面的那些决议会员们,却渐渐地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这会儿,别说是元老的威信了,就算是哪十个铜板的效力,仿佛也减退了许多

    “你说,他在上面讲的是什么”

    “我哪知道什么蝼蚁匍匐”

    “切,蝼蚁都是爬着走路的,匍匐是什么是蛤蟆么”

    “咦,他说什么民不喜欢,那么至高也就变成蝼蚁了这是什么意思”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老子天天不喜那个税官来收税的嘴脸,做梦都想达。可是我不喜又能怎样那个税官,我可不敢招惹。”

    “别吵你还想不想要那十个铜板了。”

    下面的议论声渐渐高了起来,台上的阿德里克却仿佛没有反应,依然侃侃而谈,只是那眉头,毕竟以德皱了几下,原本热烈的眼神,也忍不住流露出一丝失落。

    终于,他的演讲结束,十分钟的演讲,却让下面的这些决议会员们哈欠连连,更有人坐在那儿,已经有些坐不住了这台阶上没有座位,都是硬邦邦的石头,坐久了,实在有些难受,忍不住就挪来挪去。还有人仿佛习惯了家里的做派,将腿盘了起来翘在了台阶上,半躺在哪儿。还有更过分的人,却在哪儿低声聊天,谈起了家长里短,肉价菜价之类的话题。

    阿德里克话讲完,神色里渐渐的失落越深,缓缓地回头,看了元老一眼。

    “嗯肃静”那个元老也有些面红,硬着头皮大声喝道;“下面,请大家进行举仪请阿德里克先生接受大家的质询”

    质询

    下面人顿时就来了精神。这场举仪之前,三个元老已经临时紧急对这些“议员”们做了不少培训,这质询,其实就是一个接受大家各种疑问,当场解答的过程,哪怕是再刁难,再尖锐的问题,被举仪的人也必须回答。甚至在古老的传统上,元老院最早风光的那些年,往往有一些权贵人物在举仪的过程里不能让议员满意,结果被问的狼狈不堪。

    这样的事情,倒是让大家颇感兴趣。

    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啊可以随便刁难这种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还不用受择

    看着这种大人物,这种大官倒霉,看着这种人被自己这些小人物弄得狼狈窘迫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啊不管如何,哪怕当看一场热闹,今后也是可以引以为骄傲,茶余饭后的好话题。

    果然,当元老一旦开口宣布质询,下面嗡的一声,争先恐后的,一些吵闹就开始了。

    “这位将军,你倒是说说,为什么每年还要加收战争税”

    “就是,我住在奥斯及利亚,别的地方打仗,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那个店铺里总有人来捣乱,那些巡逻队都和混混有交情,黑了心肝啊交了治安税却没有人管”

    “太黑了贪官污吏”

    “我侄子去年黑背人打了就是那些治安队的人”

    “你这种大老爷车一年多少钱啊为什么还盘剥我们这种小民”

    “废话这种贵族,不贪财才奇怪”

    “哈你看他脸红的就是心虚,说不出话来了”

    “驳回驳回”

    一个起哄的大声叫了一句,顿时就提醒了旁边的人。

    昨晚,那三个老头子教大家流程的时候,不是说过,最后举议结束,可以选择通过,也可以选择驳回么

    那个通过的流程,大多都没怎么注意听。

    不过驳回么那才够痛快啊平日里见到这种大人物,都是得低头行礼的,居然有机会让这种人在咱们手里吃瘪,千载难逢啊

    驳回驳回

    “驳回”

    “驳回”

    嗡嗡的喧哗声响撒议厅,上面的阿德里克,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话。下面的那些所谓的“质询”,甚至每一个人正经的问过关于他的升职职位工作的一个问题。

    夏亚气的面脸涨红,几次就要站起来,但是阿德里克投过严厉的眼神,制止了夏亚的举动。

    年轻的夏亚不明白,将军这么好的人,一心为国的将军,杀敌抵抗外侵,平日里从不为非作歹,这么好的人,为什么这里的混蛋如此作为

    偏偏将军,还对他们这么客气

    “驳回驳回”

    “哦驳回驳回”

    “对就是不让这些贵族得意驳回他驳回他”

    “哈哈哈哈驳回”

    上面的三个长老面红耳赤,面面相歔,他们当然明白阿德里克的为人,更知道阿德里克这样的亲元老院的高官,对元老院的大益处。

    可是

    阿德里克站在台上,面色冷峻,眼神里却充满了失落,他仿佛并不在意下面的哪些嘲讽和起哄对,纯粹就是无聊的起哄而已。

    但是这位将军,他的脸色如此心,却又是怎么样的呢

    不管如何,在这一刻,夏亚看着这里,看着这个地方,看着这些喘着白跑的家伙,他心中充满了愤怒和敌意

    将军,你说的哪个什么民权,民丨主,我不懂

    但是,难道。只就是你说的民丨主么

    这一刻,夏亚的心中,对什么元老院举义之类的东西充满了鄙意。

    城北的那个安静的长街尽头,穿过一间间楼宇院落,在最里面的那个圆形大书桌之中,卡维西尔安静的靠在一张软榻上,一条腿翘着,足上套着雪白的袜子,手里捧着一本书翻看,仿佛到了精彩处,套着白色袜子的叫还轻轻的抖动两下。

    在他身边,那个脸上带着雀斑的女孩子正垂手而立,低声道:“大概就是这样的了,老是,今天阿德里克将军在元老院的举义,居然被驳回了我刚才才得到的消息,觉得”

    啪。

    卡尔维系轻轻一笑,将手里的书放下,看了看自己的这个女弟子,用他那柔和的声音道:“好了,我早就知道了。”

    随后,他伸出手,那个女孩子立刻过去,恭敬的将老是服坐起来。

    卡尔维系坐直了身体,伸了个懒腰:“这结构,我早就猜到了。哼民丨主,一帮连字都不认识的,连饭都不抱的人,哪里会明白这些事情。民智不开,那就无从谈起什么民丨主了。可笑”

    他淡淡道:“这个道理,我明白,陛下也明白。只是,陛下这次故意做出这种举动,吧阿德里克的任命丢给元老院处理,这用意是很明显的,就是要让阿德里克看看,现在的元老院,到底已经不堪到了什么样子他是想让阿德里克死心,对元老院制度死心,今后忠心耿耿,为陛下效力想借此,让阿德里克看清这些事情,绝了他心中的希望。”

    那女孩叹了口气:“陛下的深意,果然不凡,弟子却没有想到这一层。”

    卡维西尔看了这个女弟子,微微一笑:“可惜,陛下的用意,终究是白费了的。”

    “哦”女孩子抬头,不解的望着老师。

    “阿德里克的为人,我很清楚。”卡维西尔摇了摇头,一指桌上的茶杯,女孩赶紧过去双手捧来,卡维西尔结果,抿了一口,抬头看了看这个女孩:“我问你,若是你爱一人,可你所爱之人,忽然变得面目丑陋,恶病缠身,你当如何”

    女孩愣了一下,但是老师问,她恭敬的答道:“那要看,是真爱,还是假喜。如果只是假喜,我自然变心,不再理会那人。若是真爱我尽心竭力,也要将我爱之人的恶病治好绝不会因为对方的恶病就放弃的”

    卡维西尔听了,做一长叹,良久之后,才低声道:“这就是了。”

    他看了一眼这个女徒弟:“阿德里克,对他心中的信念是真爱”

    女孩子听了,脸上若有所思,过了会儿,也是轻轻叹了口气。

    “哦”

    卡维希尔听到这件事情,忽然眼睛就是一亮,脸上露出一丝愉快的笑容来。

    他站了起来,走到桌前,忽然抬手轻轻一拍桌面

    “哈哈哈很好很好啊阿德里克带他去,多半是想让这个小子随他一起信了那个信念不过,这下弄巧成拙了。很好很好那个小子,以后只怕永远不会再对元老院有半分好感了。说起来这才是一个好消息。”

    他看了看这个女弟子,忽然道:“备车,我要出门。”

    “啊老师,这都到了午饭的时候,您”

    “你,不懂”卡喂希尔淡淡的丢下一句话,大步走向书房门口,后面的女孩赶紧快步跟了上去。

    话说元老院的这些文字,必须要写,不得不写

    写这种题材的小说,只写冒险打怪升级,倒是容易。但是要编造出一个完整的世界构架,世界观,才算是严谨。一部小说,就是一副画面,最上等的小说,应当是如清明上河图那样著名的古画一般,将芸芸众生,各种不同生态,跃然画上。这应该是一个虚拟而出的世界,一个完整的世界构架。

    所以,这些东西,不得不写。

    况且,对土鳖的个人成长,有巨大的影响力。

    最后,求票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