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予夺由人】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夏亚走在大街上,此刻倒是轻松愉快。这次来帝都的事情都已经解决,封爵个嘉奖的事情也已经办妥。下面不过就是走一个流程。按照鲁尔的话说:现在皇帝陛下摆明了罩你,你就安心的等着当贵族老爷吧。

    唯一让他心中略有此气结的。则是陪阿德里克将军去了一趟元老院。眼看将军在那里受辱,他心中气愤不平。

    可是从元老院出来之后,阿德里克将军脸上却并无多少怒气,倒是从那眼神里,失落的味道更重了一此。

    夏亚忍不住开口抱了两句不平,阿德里克将军呐只是随意笑之。倒是在分别之前,凝视了夏亚片刻,才低声说了一句:“夏亚,你还年轻,有些事情,纵然我现在说了,你也未必能领会。只是记住一条:

    人若心中有了信念,便不要轻易改变小若是轻易就改变了,那就不叫信念了。”

    这句话说的夏亚当是愣了愣,心中似懂非懂,阿德里克将军却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夏亚的肩膀。温和一笑。上马离去。

    夏亚一个人独自回住所,可心中有了心事,就不想骑马,而是牵马在路上缓缓而行。一路领略帝都这座奇迹雄城的风光,那压在心中的郁闷才渐渐散去。

    走过一处街角,忽然没来由的心中一动。那多年也野外山林之中养成的敏锐感觉,似乎骤然被什么外来的东西所激,心中一提仿佛是有什么在暗中窥视自己

    夏亚眼神一紧,立刻抬头四顾。最后却忽然就看见了街旁一家饭店,二楼临窗里,一个相貌清菱的老人,面含笑意,正注视着自己。

    虽然距离那么远,但是对方的眼神投来,夏亚依然能清晰的感觉到其中的清澈深远。

    那眼睛,亮似寒星

    夏亚和对方对了一下眼神,那个老者微笑颌,仿佛微微用眼神一示意,夏亚皱眉略微沉吟了一下。大步朝着那饭店里走了进去。

    走上二楼的台阶,那个老者就坐在窗前,左手捧了一卷书,懒洋洋的将靴子翘在椅上,半倚着墙,对着夏亚投来微笑。夏亚走了过去,也不说话,径自就坐在了老者的对面。

    卡维希尔看着夏亚,那清澈的眼神,却让夏亚有一种瞬间被人彻底看穿的错觉,他下意识的侧了侧脸。

    饿了么口”

    卡维希尔的嗓音平和饿了,就吃一此吧口这一家店的酸椰菜配土豆泥还不错的。”

    说完,抬手一指桌上面前一个盘子,上面的椰菜拌土豆泥色泽焦黄气味喷香,果然让人看了便有食欲。

    夏亚仿佛也不在意,直接抓起桌上的勺子来就吃了一口,食物入口。顿时眼睛一亮,放下勺子后笑道:“的确很好吃。”

    嗯。”卡维希尔点头,他的神色甚是悠然:我有一个小习惯。喜欢到处寻找一此看似不起眼的小店铺,那此真正的美味,却往往都藏在这此看似寻常的小地方至于那此富丽堂皇之处,却往往只是卖了一个门面和气派而已”

    夏亚点头,油然道:“你说的不错。好吃的东西,不看地方,只看味道”

    卡维希尔眯了眯眼睛,却伸手入怀,摸了会儿,摸出一个小小的银瓶来放在桌上:这是我独门配制的调料,配方么,”不能告诉你,不过这东西佐土豆泥吃,味道更佳,你试试。

    夏亚干脆心里一横,也不拒绝。抓起那瓶子拧开,就撒出了一点细细的银白色的粉末来,倒在土豆泥上,又吃了一勺,顿时眉开眼笑,拍手笑道好好好果然有门道这土豆泥,我居然吃出肉味来了

    哈哈哈哈,卡维希尔看了看那个瓶子:,你既喜欢,就送你了。”

    随后,这个老者仿佛幽幽叹了口气:,这肉味么,说来也话长当年我未曾起之前,也是一个穷酸的书虫,一日三餐都要靠朋友接济。这土豆泥最过便宜,便是我的主餐了。可吃多了,难免怀念肉味,我查了不少典籍,甚至差点学成了一个大厨,这才弄出了这一味调料,加在土豆泥上,能吃出肉味来d虽然买不起肉,但是用这个”,也算是聊以解偻了。”

    夏亚一把将瓶子塞进了怀里,抬了抬手:既然送我,我就手下谢谢阁下了,不用谢,这只是人在被逼急了的情况下,做的此许可怜的挣扎而已。不算什么大事。”卡维希尔摇头,淡淡笑道。就如我打昔年我也算是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智慧无双,可饿着肚子,心中那些抱负。又哪里还能顾及却把智慧用在这种小伎俩上,让人可笑啊。

    夏亚眼睛一亮,凝神盯着这个老头子,土鳖眯了眯眼睛:喂,老头子,你好像是在暗示我什么吧”

    卡维希尔抿嘴一笑”暗示不不不,我如果暗示的话,以你现夏亚垂头想了想,抬起头来的时候。笑道:“我明白啦谢谢你指点人么。在饿着肚子的时候,就不必再谈什么高尚的事情了。饿着肚子还要扯别的,那就都成了笑谈老头子,谢谢你的指点。今天的事情,我本来很生气,现在你这么一说。我不气了。”

    说完,夏亚站了起来,就准备告辞,卡维希尔一笑:“怎么,和我多说两句都是不敢。

    土鳖一愣,随即爽快一笑:“就是不敢有人说了,和你扯上关系的人”早早的都跑到荣耀山的坟墓里躺着了我还年轻,暂时没想去那个鬼地方长眠呢。”

    卡维希尔叹了口气:嗯,你知道我是谁了。”

    夏亚一瞪眼:“当然知道如果这都猜不出来你真当我是傻瓜么9,卡维希尔露出几分兴趣:哦那你不好奇,我为什么找你”

    夏亚脸上肌肉一抽,犹豫了再三。终于叹了口气,摇么汇“我好奇但是我不敢问。

    “不敢,卡维希尔这次倒真的有此好奇了。

    不敢”

    夏亚老老实实的点头:“就是不敢。你这个家伙,我听说的太可怕了。我是谁一个山里爬出来的小土鳖。这些日子来,巧合套着巧合。完全是挣出一条命来,才活到现在。如今么。有点儿小钱了,又混上了一个小贵族这种结果,我还有什么好不满的这么说吧,我够了,真的够了,也满足了。”

    他顿了一下,看着卡维希尔:“所以,我虽然好奇我好奇你到底和那个养大我的老家伙什么关系。我好奇你给我的那块大石头是个什么东西。我更好奇,我有一到帝都。你就派人把我找去,说是要见,我。

    我这个家伙,对你来说,一个小杂草一般的存在,到底有什么值我就想着,等这几天事情办妥了,回到北方去,去干那个什么狗屁的军备长官,当今土皇帝,横行霸道;贪点小钱,哪怕是胡作非为,也小小风光一下。

    ,人活到这个份儿上,也已经比我当初从山里爬出来的时候料想的结果,要好上几百倍了口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所以”你这个人。太深,太可怕。太麻烦”我不敢招惹你。虽然我心里存了那么多疑惑”但是呢,我还是躲得远远的。你和那个养我长大的老家伙之间。是恩也好,是怨也罢,他都已经挂掉了,埋在地下,骨头都可以拿来打鼓了。那么你们的事情,就别扯上老子了。我不管,也不理也管不起,理不起。”

    土鳖说这番话的时候,神色很正经。句,眼神也坦然。倒是卡维希尔,越听越有些面容古怪,等土鳖说完之后,这个睿智的老先生。嘴巴也不由得张了张,仿佛想说什么,却耸于摇头,脸上的笑容也带了此古怪。

    ,哈我倒是没想到,你还存了这么几分淡薄。”卡维希尔皱眉这倒是我没料到的。看来,我那个老朋友,对你的调丨教,也真算是成功了。懂得知足”这一点,寻常人一辈子都做不到。你却能明白这道理,也算是难得了。

    卡维希尔眯着眼睛,似乎沉吟了一下:你再等会儿,有一出戏,却是我为你安排的,看完了,再走吧。

    夏亚虽然心中不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老头子面前只要对方那平和清澈的眼神扫过来,土鳖心中就忍不住有此毛毛的感觉,不由自主就坐回了椅子上。

    果然,不多片刻,忽然就听见楼梯台阶传来脚步,随后就看见两个身材彪悍的巨汉焦急的奔了过来。

    其中一个看模样四十岁左右。满脸焦急,身穿银甲,仿佛是一个军中武将,而他旁边的一今年轻巨汉,却居然是那个王城四秀。里的巨汉倪古尔两人的相貌都是四方脸蛋。轮廓分明,撇开年纪不谈。五官倒是有那么三五分相似。

    那个中年将领来到卡维希尔面前。长吁了口气,赶紧低头道:阁下。可终于让我找打你了,说完,用力将倪古尔拉了过来。一脚踹在他的膝盖后,横眉厉声喝道:蠢货跪下”

    倪古尔一脸的不情愿,只是那个中年将领一脚踹得很是用力。倪古尔哎哟一声,扑通就跪在了卡维希尔的面前。

    那个中年将领抬了抬手,沉声道:阁下,我这个,侄子太过混蛋。做出这种胡乱事来,我知道的时候就已经晚了,我已经狠狠的痛打了这个小子一顿,但是这惹下来的麻烦。还请您能帮忙解救”说完,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夏亚,欲言又止。

    “斯潘将军。”卡维希尔依然靠在椅子里,淡淡道:您是王城近卫军的将领,时我行礼,我可当不起。”

    那个斯潘将军脸一红,犹豫了一下,狠狠的对着倪古尔又踹了几脚。只打得倪古尔嚎叫不已,才停了动作。对着卡维希尔只是凝视,也不说话。

    夏亚则是呆住了这个老家伙,想干什么

    ,还不明白,卡维希尔看了看夏亚,轻轻道:“你那个名气,嗯战场击伤黑斯廷。就是这句,战报之中白纸黑字写来的。这是给你的头衔,一个光环。可是给你,是陛下的决定。也是我的意思”这头衔,给你。也只给你就算是你自己,也不可以随便让给旁人,明白了么至于这个小子,他也没有资格接受口。

    夏亚张了张嘴这几天他过的安宁了许多,很大程度就是因为他故意那天输给了倪古尔,将这风头让给了这个草包去出,自己求一个安宁。

    小倪古尔,嗯,这是你的名字吧”卡维希尔看了的这个古尔本来一肚子怨气,他是一个草包脑袋,哪里肯罢休虽然被自己家长辈叔叔痛打,也是迫于叔叔威严不敢反抗,其实心中大大就去的十不六情开愿一可是卡维希尔那冷冷淡淡的眼神投了过来,倪古尔却忽然就感觉到心中打了一个机灵这眼神投来”不敢半分煞气,却让倪古尔心中有一种无法描述的恐惧来,心中原本的那一点不甘,也瞬间就散去。

    这次,你也得了教亦了。说起来,我对你这个小子说话,也算是破倒了。今后,多听你叔叔的话吧口斯潘将军,你是陛下信任之人。王城近卫军交于你统帅,也要事事为陛下分忧才对。”

    是我明白的”那个斯潘将军赶紧垂。

    他看了看卡维希尔,眼看卡维希尔已经合上了眼睛”没有再说话的意思,心中一松,知道这事情算走过去了,赶紧抬了抬手,就一把抓起了倪古尔的后心:,还愣着干什么回家去等一下”卡维希尔睁开眼睛,略微眉头一蹙:事情有了开头。就总要有一个结束吧。这名声头衔,当时怎么得的,现在就怎么还吧。”

    斯潘将军脸色一变,眼神闪动。迟疑了一下,终于一咬牙,低声道:倪古尔,别怪叔叔狠心,这将军忽然一把拔出了长剑来。哗啦一下,抬手一剑将旁边的窗台劈开然后抓起倪古尔,一脚踹在他的大腿上。可怜说古尔惨叫一声,身子直接从那窗户里飞了出去,畔”从二楼直接跌倒了大街上,顿时街面上惊起一片呼喊来。

    斯潘将军在窗台旁,对着外面。鼓足了中气大声吼了一声:“王城四秀倪古尔,武技低微,大大不如夏亚雷鸣先生,今天输了,心服口服当日偷袭,卑劣下作,今天被夏亚先生惩处,也是活该”

    这两句话,斯潘用足了力气大叫了三遍,然后转过身来,对着卡维希尔行了行礼,转身就朝着楼下跑去,外面长街上,倪古尔摔得已经站不起来,看来是伤得不轻了。

    夏亚彻底呆住了

    卡维希尔却仿佛很满意,收回了眼神,依然那么不带半分烟火气的看着夏亚。

    涌,怒道:你这是干什么那天我是故意输给他,也不是他惹的我

    要说错,也是我害的这个家伙才对,卡维希尔眼神渐渐冷了几分。淡淡道:就是要你明白,有此事情可做,有此事情,不可做。

    他顿了一下,加重了语气:“有此东西,给你,你可以拒绝。有此东西。给你了,你不可以拒绝更不可以让给旁人明白了么”

    夏亚脸色有些白不是害怕,却是气的白。

    你一定很气愤,认为我太过跋扈,蛮不横理。”卡维希尔淡淡道:“就是要你明白,只要我愿意。很多事情,我就可以不讲道理的去做这便是力量。”

    夏亚咬着嘴唇。

    你知足,想退让,想躲闪,可惜,由不得你。”卡维希尔冷笑。眼神也渐渐变得尖锐起来,犹如一根针丨,刺进了夏亚的心里,“除非你当初就没有从那山里出来,一辈子窝在那止里,当一个猎人那自然没有人管你可你既然出来了,那么事情就由不得你了。因为你须知道,很多事情,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一更何况,这事情,在很多年之前就开始了,不管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你就是这个命运。

    除非你有一天变得强大,比我强大。比其他的一切都强大。可在那之前,”我想让你走什么路的话,”

    夏亚真想就此拔出火叉来劈过去。可是面对这个卡维希尔”虽然对方看似平和,毫无煞气,但是面对他。心中的那种毛毛的感觉,却让自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笃定万万不是这个老家伙的对手

    重重的呸了一声,瞪着卡维希尔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卡维希尔轻轻一笑:很简单,”我会一步一步的告诉你。一下告诉你太多,怕你领悟不了。现在。拿回了这个击败黑斯廷,的头衔。好好的去当你的土皇帝小贵族去吧。嗯”你离开帝都之前。派人送一份书礼去我家里,算是拜师吧”

    拜”拜师”

    夏亚一下就瞪圆了眼睛

    因为他曾经听鲁尔说起过,这个卡维希尔的弟子里,其中一个,就是帝国的皇储殿下

    可见,能当上这个家伙的弟子,可都绝不一般的

    “是的,很奇怪么”卡维希尔似乎有些疲惫,他今天已经说了太多的话,有些伤神,揉了横眉心,叹息道:,我今天见你,比我之前料少。可越是这样。我就越有兴趣。你那个养父。他教你教得不错。

    可惜他只教了一半就死了”那么,剩下的事情,我替他完成吧”

    夏亚听了,气极反笑:“哈哈哈我听说过的没听说过强收徒弟的老子要是不肯呢”

    卡维希尔也不生气,很平和的笑了笑:你会答应的。”

    我”夏亚语塞,”呈了几声。眼珠一转:皇储也是你徒弟,他可是恨我恨得要死吧难道”这不是问题。”卡维希尔连犹豫都不曾犹豫。随口就道:加西亚,他不会惹你,我既然保你,那么这个问题,也就不再是问题了。”

    “小我不信,他可是皇储”夏亚冷哼。

    “如果他敢那么做”卡维希尔一笑,抬手指着楼梯:那么他以后就不再是皇储了”好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夏亚走下楼梯来到街那个老家伙看上去浑然没有半分气势,平和恬淡,可是偏偏却那么见鬼那么恐怖

    拜师

    土鳖真想哈哈大笑三声:老子拜你个大头鬼

    可是心中却忍不住惴惴卡维希尔那一句看似平淡,却满是笃定的话:你会答应的,”妈的。老子拼了翻脸。难道他能按住老子的头去拜么

    夏亚心中狠狠的想,也不无给自己打气的意思。

    他心情大坏,也没了心思闲逛,出来之后就上马快回了住所。

    回到家中,才进了院门,就看见院子里。一个,瘦弱的身影,身上穿了一件宽大可笑的皮甲,还背了两三个有此脏肿的行囊。

    夏亚瞪眼:“多多罗,你想干什么想偷东西逃跑吗”

    麾法师眼看夏亚回来,顿时一哆嗦,手里的包袱也落在了地上,脸色挣扎了一下,才安牙道:老爷。我要走了我想好了,我还是决定要去试炼,夷”夏亚皱眉“你疯了么你知道,我已经封爵了,以后跟着我,总有一个好的出路,何必跑去什么精灵的地方找死”

    多多罗那丑陋猥琐的脸庞上。眼神此刻却泛出了一种坚毅的光芒来。

    老爷”我,是一个魔法师。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