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让老子捅一下】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第一百四十四章让老子捅一下

    “这是一场犹如节日庆典一般的狂欢

    在亲眼目睹眼了前场面之后给夏亚留下的第一印象

    这古老的竞技场的外围围墙建筑呈棱角形,而走进里面之后,则是一个硕大的搭圆型广场,周围是数米至十多米高低不等的阶梯式看台。我爱小说网免费txt小说网

    在中央,地面被挖出了一个直径大约一百米的圆形大坑,往地下挖掘的深度也达到了四五米的样子,周围用圆形巨石堆砌成边缘,高不可攀。四周看台上的观众,则在边缘的的安全高度之上。

    到最高的地方在正北,那一边的看台高大十五米,勘比城墙的高度,一个一个围栏形的凸出露台造型,方圆的石柱拱立,最中间的那个露台最高,半园形,就连那围栏的栏杆都涂抹成了金色,两旁的露台间隔大约一米左右,呈现出雁翅形散开。

    其余的看台则都是普通的阶梯样式,夏亚走进竞技场的时候,这足以容纳过两万人的巨型竞技场里已经坐满了接近一半。

    根据阿弗雷卡特的介绍,这只是预赛,而到了正赛的阶段,几乎每杰天竞技场里都是座无虚席。

    靠近前排的作为最昂贵,因为可以最近距离的听见竞技场里博杀的战士们的吼叫和呐喊,将那血肉横飞的场面,每一个细节都看得更真切,甚至有的时候,甚至都能感觉到喷洒而来的鲜血

    这些座位,一向都是那些肯花大价钱的贵族或者富商们的专利。

    而远处上面的那些仿佛包厢一般的露台,则是帝国真正的权贵所有,最中央那个最高的,则属于皇室,每年的竞技大赛,最后的正赛,皇帝陛下本人都会出席观摩,两旁的露台则是属于宰相,将军,帝国官等等众人所有。

    从”扇大门步八竞技场内的看台,夏亚随着阿撬雷卡特走上了东边靠近北部的地区,竟技场里也有专门的侍者,这些人身穿短袖的黑色褂子,明明是大冷的天,却累得满头油汗,一个个光着脚来往奔波,有的托着大盘子,上面满是丢下来的纸条,还有各种货币,金银都有。

    “这些是负责下丨注的人。”阿弗雷卡特笑道:“这样的竞技大赛,其中充满了商机,早在很多年前,竞技大赛的博采权就已经被陛下卖给了帝国的几个势力悠久的古老商会所有,这样的博丨彩权的拍卖,每十年端次,每次都会让出价最高的三个商会来共同拥有博丨彩权。”他指着那些跑来跑去的侍者,低声道:“入场前外面的公告牌上都有对战武士的姓名和来历,在每一场开始之前,观众都可以在侍者这里下丨注,下丨注的时候用现金支付,换取一根写了赌注的条子,比赛结束之后,可以凭着条子去兑换赢得的赌金。”阿弗雷卡特笑着,随即拉过了一个从身边奔跑而过的侍者,从口袋里摸出端枚银币来塞给了对方,大声叫嚷比划,了两下,那个侍者很快就恭敬的将两人领到了东北看台的下面前排,在第三排找了空下的座位给两人坐下。

    随后,夏亚就领略到了拜占庭帝国历史悠久的这种竞技大赛的激烈精彩,和,残酷

    下面的巨大的竞技场,那个圆形的大坑被用下面装了滑轮可以推动的石墙,分割成了六个独立的小比武场,这是预赛时候的规矩,而一旦进八正赛,那么每次比赛,都可以将整个场地占满了。

    六个独立的小比武场里正在举行着不同的预赛,夏亚大略的看了过去,就看出了几分味道来。

    其中三个分割出来的小比武场里,都是两两武士捉对厮杀,看实力不过平平,想来都是预赛里的那些弱者,倒是有一个比武场里,却居然不是武士之间的较量而是人和兽

    个身穿皮质雄甲的汉子,一手盾牌一手长剑,半蹲着身子,正在和端头噬血狂狼对峙那头狂狼是一头成年的狼,身强体壮,那体格居然和夏亚在野火原上杀死的那头差不多大小,而毛色却更加的浓密鲜艳端些,显然体质更为出众

    那个武士身上已经带了伤,手臂和大腿的裸露处各自留下了两条狼爪落下的深深划痕,鲜血淋漓,而那头狼的一只前爪上也有血迹,扑腾之间,动作有些不连贯,显然也是被那个武士所伤。

    夏亚看的时候,那头狼一扑过去,将武士直接扑得往后仰倒在地上,不过那个武士机警的用盾牌挡住了面门,虽然被扑倒,但是狼头顶在盾牌上,狼爪撕扯抓去,却无法穿透盾牌,那个武士趁机用长剑在下面对着狼腹狠狠的连捅几下

    噗噗的鲜血声音,看台旁的观众齐声兴奋的呐喊,那头狂狼悲鸣呜咽,终于被武士奋力掀翻,早已经开膛破肚,连内脏肠子都流淌了出来,挣扎了几下,就倒在了地上,那个武士大步走过去一剑刺进了狼的头颅里,然后举起盾牌出了胜利的呐喊。赢得了旁边看台上观众的纷纷喝彩。

    夏亚看到这里,收回了眼神,冷笑一声。

    阿先雷卡特也注意到了那边的战况,眼看夏亚神色不以为然,就解释道:“抽签的过程里,为了增加观赏性,在多年之前就增加了人和野兽对战的项目,抽签如果抽到这种的话,是观众最受欢迎的场面嗯,预赛之中被抽到的野兽一般不会太强,普通的豺狼狮虎比较多,魔兽则比较少。这些动物都是商会里终养,专门用来在比赛时候使用的。”,有假。”夏亚一针见血,冷笑道:“你看那头被杀死的狂狼,哼噬血狂狼怎么会如此潺弱这些帝都的市民没见识,没见过真正的狂狼的凶残,真正的狂狼,只怕几扑几咬,就把那个武士干掉了。”阿壳雷卡特点头,沉吟道:“大人,你说的不错。这些比赛里,舞弊之事时常生,那些商会有时为了博形盈利,不免也会在比赛上做一些捧控,人不好控制,但是这野兽却容易得多了。人丨兽大战,若是想让人赢,那么就在赛前给魔兽灌下一些麻醉之类的药物,让野兽反应迟钝,力量减弱,那么普通观众可是看不出来的。若是想让野兽赢,就,给魔兽灌下一些刺激兴奋类的药物,短时间内让魔兽狂性大,战斗力提升,至于事后药物副作用反噬,反正比赛之后大家也看不到。”夏亚摇头:“我不是说这个。哼我只告诉你,哪怕不用药物捧控,这种比赛用的魔兽也比真正的旷野上的要差了许多。”土鳖叹了口气:“在笼子里捧养大的东西,和旷野山林里博杀之中成长起来的野性,孰强孰弱,还用说么就算同样是老虎,在笼子里养了多年,也蜕变成猫儿了。”阿常雷卡特连连点头,深以为然。对夏亚不禁投去了几分认同的眼神。

    点评完了这些,两人忽然就听见身边周围的观众陡然全部站了起来,出了一阵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和喝彩声来,人人的脸上都带着如仰慕英雄一般的激动和亢奋,夏亚和阿弗雷卡特两人一愣,往下看去”,原来,就在两人所在的这东北看台的下面,正对着一块分割出来的小比武场,方才这比武场里空空无人,此刻对战的选手才刚刚出场来了。

    而显然,这一场里比武的选手之中大概是有什么名声卓著的家伙,或者是之前战绩显赫的名家,才弓了这些观众欢呼呐喊。

    阿意雷卡特和夏亚两人往下看去,同时瞪大了眼睛。

    “妈的居然是这个混蛋”只见台子下面的比武场里,走进来两个,武士,其中一人,身穿银色精钢轻铠,相貌英俊,手提一柄白银十字剑,阳光之下,那n身银色铠甲闪闪光,倒是真有几分让人侧目的气势。

    这个家伙,却让夏亚和阿弗雷卡特一看之下,顿时就露出了怒色来,尤其是阿弗雷卡特,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这人,居然是那个来帝都的路上伏击过两人的那个银蟒武士团的领,菲利普

    “怎么会是这个家伙”夏亚哼了一声,眯着眼睛:“他是一个高阶武士吧那个什么银蟒武士团不是很有名声么他怎么跑来打预赛了”阿壳雷卡特狠狠的咬了咬牙:“按照银蟒武士团的实力,他是不用打预赛的。不过前三届他都没有参赛,而是让他弟弟出战,所以计算以往的成绩,他虽然手下的武士团赫赫有名,可是在个人赛止,他必须从头开始打了哼”也有可能他是故意的,毕竟上届比赛他弟弟给我打败了,让他们名气受损,这次他卷土重来,在预赛的时候利用对手潺弱,拼出几场连胜来,也好赚些名气。”台下的菲利普自然没有察觉到隐藏在密密麻麻看台人群之中的夏亚和阿壳雷卡特。

    他的对个看上去很精悍的武士,大约三十来岁,一手持铁盾,一手长刀。身穿了一条牛皮胸甲一且不论实力,光是这一身打扮装备看来,谁强谁弱,大家就心中有了分脐了。

    那个武士似乎也很紧张,不过却此刻容不得他后退,只是紧紧得盯着菲利普。

    菲利普满脸倨傲,显示高举长剑,对着看台上的观众致意,赚足了观众的欢呼喝彩,然后才转身,对着面前的那个对手,冷冷一笑,又故作高雅的弯腰,行了一个武士的古礼,长剑一摆,轻轻划,下,动作里倒也真的颇有几分大家风范。

    随后,比武场旁的两个上身的力士,合理将一把重锤狠狠敲在了端面巨型圆锣上,哐的一声,宣布比试开始两人迅抬着巨锣从侧门退了出去。

    菲利普立在当场,面色平静而松弛,他已经算准了预赛之中不可能遇到真正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对手虽然预赛之中也不是没有藏龙卧,虎,但是自己大笔的金币已经撒了出去,贿赂了安排比赛的商会之人,自己的抽签过程心中早已有数,系少在正赛之前,一路畅通x阿壳雷卡特倒是没擦错,他正是要利用预赛的对手潺弱,制造几个连胜场次,给自己增加一些威势。

    在现在这场比赛之前,他已经四连胜了,其中一场还当场格杀了一头风系箭齿兽那可是中阶的魔兽啊那场比赛给他赚足了名声,旁人却不知道,那只和自己对决的箭齿兽在比赛之前,被灌下了一大桶掺了麻药的烈酒

    了一眼对手,这个对手从装备就逊色自己太远,那手里的刀盾都是普通货色,身上的皮甲

    偏远的佣兵团里才会使用的防俱纵然自己只是招架不反击,凭借自己这件上等的银铠,也不是对方轻易能伤得了自己的

    那个对手武士弯腰持刀盾,在菲利普身边转了半圈”小心翼翼的捕捉战机,菲利普立在那儿,傲然持剑而笑,冷眼看着对手。

    终于,那个对手找不到破绽,心中一横。大吼一声,身上冒出了一团淡淡的灰色光芒来,显然斗气的水准也达到了中阶武士的行列,迈步一跃,身子腾空而起,用盾牌护住了自己的要害,凌空一刀劈了下去

    刀锋之上,斗气光芒大作

    嚷

    菲利普往后退了一步,横剑格挡了一下,就听见咯的一声,那个武士往后退去,手里的刀锋已经缺了一个小口菲利普哈哈一笑,故意卖弄,大声喝道:“你不是我对手,快丢了刀投降吧”

    完,他全身银光大作,银色的光芒瞬间笼罩了他的全身,在银铠银剑之下,更是让他的身上充满了一种神圣凛然的气势来看台上有识货的观众顿时大声呐喊喝彩起来。

    高阶斗气高阶斗气

    “夷”夏亚也不由得有些疑惑。

    这个菲利普,当日伏击自己的时候,斗气好像没这么厉害吧

    阿免雷卡特却看了一眼就冷笑:“他作假了”

    “作假斗气也能作假”夏亚瞪大了眼睛。

    “他那铠甲上一定加持了什么魔法,这是幻术,利用光线照射,将斗气的光芒放大,看上去吓人,其实么哼哼,去年他弟弟就用过这种手段,比武之前,气势上就让对手先忌惮几分,打起来的时候,更有利抢占先手。只不过他弟弟还是被我干趴下了,哼这兄弟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果然,那个对手武士一看菲利普如此华丽的斗气光芒,脸色越的难看起来,菲利普大喝一声,纵身而上,身姿如大鸟一般舒展开来,动作果然华美而矫健,人在空中,一剑斩落,剑锋上光刃分出,一道斗气劲光充切了下去,那个对手举起盾牌抵挡,咯的一声,那质地普通的铁皮盾顿时被一削成两半

    菲利普落在了对手的面前,挺剑就刺,对手奋力横刀格挡,两人一口气连拼了四五记,那个对手气势越的颓弱,原本实力就有差距,又被对方气势所压,盾牌被砍裂,下手也不禁就弱了几分气势,刀锋虽然奋力的格挡,但是当当当几下之后,却连连后退,左支右拙,啊的一声痛叫,肩膀上就挨了一剑菲利普故意卖弄,剑锋一转,啪的一声将对方胸甲的肩带挑断,呼的一下,对手的胸甲就被他整个儿挑飞

    前一步,就踹在了对手的心口上,那个武士口中喷血,往后飞出,落在地上挣扎了一下,待要站起来,菲利普已经赶上,举起长剑就劈

    铿铿铿

    银色的华丽光芒将这个对手武士灰色的斗气光芒压得几乎无形,连续几劈之下,这个武士已经跪在了地上,站立不起,只是双手握刀连挡几下之后,咯的一声,手里一轻,刀锋已经短了一截

    菲利普冷笑一声,剑锋就横在了对手的脖子上,然后再次一脚,将对手踹的躺在了地上,脚踩在对手的心窝上,举起长剑对着看台上的观众频频示意。

    这个时候,看台上的观众都了

    能在预赛之中,就看到一个银色斗气的高阶武士,这本来就是极为难得少见的场面了似这种高手,从来都是直接进入正赛的才对

    此刻观众们纷纷大呼,不少人奋力叫嚷,从座位下拿起一条手帕来奋力挥舞,有的更是表情扭曲,大声吼道:“杀杀杀杀”

    还有的投注了对手输了钱的,气得将投注的条子扯碎,也是大声喊“杀”

    满场,俱是一片“杀”声

    这原本就是一种血腥残忍的传统,竞技比武台上,生死由命,杀人无罪虽然未必是每场比赛都会分出生死,但是根据古礼,很多时候,周围的观众如果一致挥舞手帕喊杀的话,那下面的武士就可以应观众要求处死对手了这样的举动,也不用被帝国法令追究

    当然了,如果心存善念,手下留人,自然也是常理。

    只是,这个菲利普自然就不会存什么善念了,他既然以高阶武士的身份采迂尊参加预赛,就是为了造势,杀人越多,反而引越大轰动

    在周围一片喊杀的声音里,菲利普狞笑一声,低头看了一眼那个踏在脚下的对手,那个武士心中雪亮,满脸恐惧,大声喝道:“我认输了饶”,,噗

    不等这个武士求饶的话说完,菲利普一剑从对方的喉咙里剌了进去,随即剑锋一转,锋利的剑锋割断了脖子,菲利普弯腰将对方的头抓住,奋力一扯

    噗

    腔子里鲜血狂喷,然后又如雨点洒落而下,将他鲜亮的银色铠甲淋得满是红色斑点

    菲利普一手举剑,一手将那个砍下的头颅高高举过头顶,鲜血淋漓洒落,他却对着看台上的观众狂笑几声。

    瞬间,看台上的观众热情被点燃了这些人来到这里观看,就是为了寻求这种感观的血腥刺激眼看那当众杀人砍下头颅来,那血淋淋的场面越刺激的观众们的狂热,无数人站了起来对着菲利普疯狂的呐喊,就连其他看台之上,也有人关注到了这里的场面,纷纷跳起来叫嚷喝彩。

    时间,整个竞技场里的看台都几乎被菲利普的举动所吸引,其他的比武场的动静,都没有人关注了。

    满场喝彩,菲利普心中意满志得,只觉得自己降下身份来参加这种预赛实在是一个英明的决定,而花费了那数千金币打点关系门路,也实在是花得值得

    周围的喝彩掌声持续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侧门里走出了两个力士来搬出铜锣,正要敲响结束的锣声这个时候,菲利普忽然做出了一个让全场观众更加的举动

    他忽然飞身上去,一剑将那个力士手里的铜锤砍断

    两个力士愣在了当场

    而菲利普则大步跑到了比武场的边缘,张开双臂,一手高高举起他的白银十字长剑来只是却将剑柄倒转,剑锋朝下,剑柄朝上,对着周围的一圈看台示意

    这”个举动,顿时让全场,那吼叫欢呼的声音几乎将竞技场的建筑都掀翻了

    “挑战这是挑战”

    阿免雷卡特和夏亚两人坐在人群之中,阿弗雷卡特眼神里闪动光芒,拳头握紧:“这是竞技大赛的古礼这个家伙,看来是不顾一切的博名了”

    旁边的叫嚣声震耳欲聋,夏亚皱眉大声问道:“什么古礼他这挑战,是什么意思”

    阿免雷卡特扯着嗓音在夏亚耳边叫道:“就是,胜利者有权要求比赛不得结束,比武继续只要铜锣不响就行按照古礼,胜利的武士,为了炫耀自己的武勇,可以向全场观众挑战,观众之中,如果有人自认不服这个获胜的武士,就可以立刻下场挑战无论打生打死,都不问罪哼他倒是很聪明,知道预赛之中来观看的人都是普通观众,到了决赛的时候,看台上就会有不少武者名家来观摩了所以,他居然在预赛里做出这种举动,狡猬的混蛋”

    夏亚听了,忽然脸上狂笑起来。

    你想跑

    “哈哈哈哈自由挑战好好的很这个家伙,正愁没法子找他晦气他自己找死,须怪不得老子了”

    完,土鳖忽然一拍阿弗雷卡特,大声吼道:“睁大眼睛仔细看着,老子给你那死去的几个弟兄报仇”

    夏亚忽然就从看台上飞跃而起来,人在空中,轰得一声跳进了下面的战台上

    他这一忽然显身,顿时全场的观众都痴狂了看这种比赛,出现如此戏剧性的场面,却是观众们最最祈求期盼的果然土鳖一露面,全场的大半掌声倒是投给了这个跳下看台来的家伙。

    个竞技场里,就如同一个巨大的蜂箱里,嚷嚷的声音震耳欲聋”

    夏亚跳下竞技场的动作毫无花哨,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之后,他脚下所落地的地方,顿时砰的一声砸出一个土坑来

    夏亚擦了擦脸上的灰土,抬头看着那个菲利普,脸上露出狞笑来:“喂,,小白脸,老子来了”

    菲利普原本心中打了算盘,这预赛之中看台上不会有什么高手观战,自己做一些出格的举动也没有什么危险,刚才引了全场欢呼,他心中正得意,忽然就从天而降下这么一个煞神来

    菲利普看清了来人,顿时心中狂冒凉气他哪里会不记得夏亚当日在路上伏击,这个狂人横插一手,保下了那个阿弗雷卡特,而和自己拼斗的时候,这个家伙武技强得离谱把自己打的节节后退如果不是那个自己聘请来的魔法师帮忙,只怕当时自己就被对方一剑砍了而纵然如此,夏亚正面强行将那个魔法师格杀的场面,提着那个魔法师血淋淋的人头,煞气纵横的模样,,事后每次想起,都让菲利普就噩梦连连

    而此刻,就在自己最得意的时候,这个噩梦一般的家伙居然凭空出现了

    菲利普这一惊,险些连剑都握不住了,下意识的往后连退了两步,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夏亚。

    “嗯眼睛瞪那么大干什么”夏亚眯着眼睛,缓缓拔出了火叉来,脸上露出恶笑来:“难道认不得老子了来来来”小白脸,乖乖的凑过来,让你夏亚老爷好好的捅上几下”

    周围的狂呼呐喊如海啸一般,可此刻菲利普心中哪里还有半点得意他简直恨不得能狠狠抽上自己两记耳光才好

    死死的盯着夏亚,菲利普脸上忽青忽白,终于咬牙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来:“你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何若这么紧紧逼迫我”

    夏亚一摆手,一步一步往前逼了上去,火叉连连虚劈,狞笑道:

    “有仇没仇,让老子先捅几下再说。来来来,别躲哦”

    打劫月票有月票的统统交上来不然的话,丢过去让土鳖捅一下

    另广告:十三娘急找帅哥情歌对唱,有意者直接联系她qq。陌生人弹开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