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三十三章 【活体标本区】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的确。我爱小说网免费txt小说网从字面上看。“高危和”限制进出“这样的字眼。绝对不会让人有什么舒服的感觉。

    而且,标本这种字样,更会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几分怪异不安的遐想来。

    联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些己经死去的”标本“一一那么标本会是些什么活生生的龙还是活生生的巨人又或者是什么远古怪兽

    可问题是,观在大家是后退无路,唯一的出路就只有一个:向前。

    不管前面是什么刀山火海,还是直通地狱,土鳖等人也只能硬着头皮认了。”别太紧张。“夏亚开口安慰大家一其实更不如说是他在自我安慰:”这鬼地方都封闭了不少多少万年了,就算真有什么活物也早死绝了“在这种鬼地方,就算真有一条群龙在这儿,几万年下来,不吃不和,也早就连渣子都不剩下啦。”

    或许是夏亚的安慰的话语起到了效果一一事实上这只是土鳖的自我安慰,因为除了女巫医之外,其他的扎库战士根本就不认识这些远古的地精文字,自然也根本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感觉。

    因为其他的扎库战士根本就没注意去听夏亚说的鸟语。

    唯一听懂了夏亚话的就只有多多罗了,魔法师的神色顿时很紧张起来:“什么活物老爷,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啊一定是前面有什么危险对不对我们,我们还是找别的路吧”

    “哼,闭嘴不然我把你捆起来,让你走在队伍最前面。”夏亚故意摆出一副狰狞的表情。

    别低估了这个土鳖的凶恶,事实上,就在不远的一年多前,他带着我们那位娇柔粉嫩的可怜虫艾德琳小美女一起去屏龙的时候,就没安什么好心。

    好吧,当时在土鳖的眼中,只把粉嫩的小美女当成了一个小白脸而己“不过说起来,其实观在夏亚也没弄清楚艾德琳的真面目。带着自己给自己鼓舞起来的勇气,夏亚继续领着大家往面前唯一的这条通道里走了进去。

    这次的通道狭窄了许多,而且一路上也算平安,没有在遇到那种滚石之类的杀人陷骄。这条通道并不算太长”不过百米不到就走到了尽头,可走到了尽头之后,夏亚傻眼了。

    因为通道的尽头并不是一扇门,而是该死的六扇

    这六扇门,如果都是之前遇到的那种铁精的话“那么大家应该就此绝望了。事实上,其中的五个通道都是被那种坚固的铁精大门封死了的”唯独却有一个通道口是敞开的,没有任何阻拦。没有门就这么仿佛不设防的门户一样“这样的场面,让大家实在也没什么选择了,似乎也只有走那唯一的一个没有门的方向,可问题是夏亚第一个走进这通道的时候,才迈步探进半个身子,忽然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推“了出来仿佛空气里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掌把土鳖直接给”挤“了出来,他腾腾腾连着后退了三步,瞪大了眼晴,惊奇的看着前面”又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夷见鬼了”

    他又尝试往里迈步,这一次夏亚有了准备,身体绷紧了,但是依然的,那种柔和的力量再次出观了“把夏亚直接给挡了出来。

    看着夏亚惊讶的样子,女巫医的眼晴己经眯起来了,她轻轻的拉住了夏亚,然后看向了多多罗:”魔法师阁下,你感觉到了么“多多罗这个迟钝的家伙用茫然失神的眼晴瞧了瞧了了,过了会儿才忽然”啊“的叫了一声,他张开双臂扑到了那个敞开的通道口,闭着眼晴仿佛在倾听什么,然后才点了点头:”有魔力的波动“”这是一个魔法阵。“了了的语气有些苦恼”她和夏亚两人同时想到了通道口牌子上的那句话:“限制进出”。

    对于魔法阵这种东西,多多罗是帮不上什么忙的一一事实上从一路过来,这个废物也没出过什么力气。

    倒是脑海里的朵拉提醒了夏亚:“你再去试试,这次动作慢一点,这魔法阵应该是有限制条件的。”

    夏亚很听话的再次走了过去,他先是伸出手去,他的手掌很成功的探进了通道口里,然后是手臂手肘但是当他的肩膀部位接近到通道口的时候,那股力量再次出观了,将他往后弹了一下。

    夏亚还在瞪眼的时候,脑海里朵拉己经哼了一声,不得不说,这条母龙无论在学识和智慧上都是极其卓越的,她最先辨认出了有价值的细节:“看来限制的不是你的身体,而是你身上附带的东西。”

    东耐夏亚反应毕竟也不慢,他思索了一下,自己的手臂上有衣服,可到了肩膀就不能通过的,那是“他立刻摘下了自己上身的软甲,尤其是肩膀上的那两块护肩的铁片,这些都是标准的武士装备。

    他又尝试了一下,果然这次能进去,但是等他迈步的时候,再次被弹了出私”看来被限制的是金属铁器。“夏亚叹了口气,他直接拿起了一片护肩丢了过去,然后很清楚的看见那块铁质的护肩被弹了出来。而当他把自己的一只靴子丢进去的时候,却毫无反应的顺利扔进去了。

    这可有些麻烦了。

    这是唯一一个没有门挡住去路的通道,可如果让大家把身上的铁器都丢掉的话等于所有人都被傲械了

    一群没有了武器的扎库战士万一遇到了危险,比如遭遇了那条传说之中的圣蛇的时候,大家怎么对付它用牙齿去咬么”我们没有选择。“在快的权衡之后,倒是那位女巫医的决断比夏亚果断多了,她招呼了一声,所有的扎库战士开始解除装备,虽然都有些不舍,但是每个扎库战士都丢掉了自己心爱的铁矛,身上带着匕的家伙也都解下了武器丢在了地上。

    夏亚的神色有些犹豫,他握着腰间的火叉,显然充满了不舍。不过当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抓着火叉往通道里探了探,居然观没有预料之中的反弹力的时候,土鳖开心的笑了

    这限制金属的魔法阵,可这火叉居然能顺利的通过,天知道这火叉是什么神奇的质地它不是金属的么”这应该只是限制的含铁的金属。“脑海里的朵拉提出了一个假设,夏亚立刻摸出了一枚金币丢了进去。然后看见了金币很顺利的骨碌骨碌滚进去之后,夏亚的神色有些遗憾:除了火叉之外,他身上还有一件东西,是他不太愿意丢弃的,阿德里克将军赠送给他的那把黄金插的匕。对于那个自己心中极为尊敬的人赠送的东西,夏亚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叹了口气,他拔出匕,重重的扎在了地上。

    除了这柄匕之外,还有一个让夏亚心疼万分的一。就是那张威力强大的聚啸弓了兰蒂斯人赠送的这件利器是夏亚最喜欢的武器之一,还有那一袋子的重金打造的铁脊破甲箭,也被夏亚一脸吐血表情的丢在了地上。

    土鳖心中滴血,然后恶狠狠的哼了一声”强迫自己不去看地上的东西,第一个大步的走进了通道里。

    谢天谢地,除了火叉之外,龙鳞也没有受到限制“这让夏亚心中好受了一些。”蠢货,因为龙的鳞片本质上来说算是骨质的。“朵拉在脑海里不屑的解答,但是这条母龙的语气有些恼火,因为夏亚此刻衣服里暗藏的那片龙鳞可是从她的身上录下来的。

    身为一个魔法师,多多罗的身上倒是没有挟带什么金属。而女巫医了了则更轻松了,她手里的法枝是黑木质地的,顶端虽然有白银,但是显然白银也不受这魔法阵的限制。

    倒是那一群扎库战士,没有了武器之后,就真的赤手空拳了。”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打开那种铁精质地的门“夏亚嘴里嘟壤,他还在为那张聚啸弓而心疼。那可是不多得的宝贝啊如果有其他路可以选的话”

    “只靠”龙刺,是做不到的,事实上,在远古的龙骑士之中,龙刺也只是一种基本的战技。龙骑士拥有更强大的战技,只不过那种绝技,你是没本事施展出来了。嗯如果你的实力达到了圣级的话“”废话。“夏亚翻了个白眼。

    这通道走也不过就片刻的功夫,忽然前面就出观了一团亮光”出口“夏亚心里一振,第一个快步跑了上去。

    这是一个圆形的洞口,地面的台阶顺势往下,探出洞口之后,眼前霍然一片开朗

    夏亚第一个冲到了洞口,站在台阶之上,可是望着眼前的场景,土鳖深深的吸了口气,眼晴瞪大,双目里闪动着惊奇的光芒,呆呆的站在那儿,甚至忘记了继续往前迈步。”我的老天这太神奇了吧“xxxx这片辽阔的土地上,一丛一丛体积巨大无比的植物,茂盛的如同一片繁茂的森林,这些植物普片体积巨大,甚至就算是普通的植物,一片叶子几乎都能将一个成年男子直接裹起来

    不少植物,让人看得眼熟,可如果你仔细辨认的话,会观这些让你眼熟的东西,都是寻常的最普通的草木,比如夏亚就看到了一小片看上去仿佛一座座房子一样的东西:那其实是一片巨大的蘑菇

    还有一些类似芭蕉叶一样的东西,但是那芭蕉叶子的体积,几乎能将七八个人都笼罩在下面”我们难道来到了巨人的世界么“多多罗叹息了一声。

    这是一个地下的世界,一个独立存在的世界,眼前的这一片土地,这一片丛林看上去极其诡异,这些植物生长得是如此的茂盛。

    这里的地形也有些古怪。

    这一片丛林,目测至少有一个小城镇那么大,而就在远处的中心的位置,地势陡然高了起来,形成了一个高高的山坡一样的地形。

    最重要的是,这个世界是存在于地下的

    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地下的巨大无比的洞穴抬起头来的时候,往上百米左右,就是洞顶一个天然的巨型的地下空间

    那片丛林就环绕在中间的那个山坡周围一圈,而再往外一圈,则是一条环绕了这片丛林的河流

    这明显是一条地下的水流,河流有数十米宽,水波平静。

    站在那儿呆滞了半天的夏亚,忽然神色一变,抬起头来盯着头顶上方的洞穴顶部,张开了嘴巴”老天那是什么这卫在然有一个太阳“众人也都醒悟了过来。这个地下的巨大的洞穴,并不是黑暗的

    头顶上的确有一个类似太阳一样的光源。

    一个巨大的着光芒的圆球状的东西就在洞顶之上,仿佛是漂浮在那儿。那光芒呈观出赤红色,如果你逼观太久的话,甚至会感觉到有些刺目疼痛。

    但是夏亚很快就看清楚了。

    那东西可不是什么”太阳“废话,这地方怎么耳能有太阳。,而是一块一块巨大的圆形水晶球

    以目测看来,那东西的光程度,还有距离的估算那圆形的水晶球,只怕至少得有一座房子那么大小

    站在夏亚身边呆了半天的多多罗忽然兴奋了起来,他张开双臂大叫了一声:”魔法这是魔法这都是魔法啊老天啊这是一个巨型的魔法阵那光的东西是一个照明魔法天啊要维持这么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得消耗多少魔力啊“这个魔法阵可不是之前在那个标本储藏的地洞的那种了

    因为大家都有常识,任何植物的生长,都需要持续的光芒如果一直是一片黑暗的话,这里的这么多植物恐怕早就死绝了所以。以这个逻辑判断的话,头顶的那个类似太阳的光源,它至少在这里照亮了上万年了

    这得消耗多少恐怖的魔办

    而且,还有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是”老爷。这里有一片森林啊“多多罗吞了口吐沫,望了望夏亚:”你能确定,这里没有生物么“立刻,”标本“这个词语跳进了夏亚的脑海里。

    xxx”大家不要分散集中在一起我们寻找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别的出路。“夏亚本能的感觉到面前的这片丛林有些邪门一事实上。在地下不知道多深,居然还有这么一个鬼地方,是个人都会感觉到邪门的。

    而且,从小在山林里长大的夏亚自由一种本能的感觉,他感觉到了这片丛林里恐怕有什么危险的存在。

    不用他提醒,这些扎库人的本能并不比夏亚差多少。

    围绕在周围的这一圈河流”试了试水,这河水并不深,但是表面看似平静的水流,其实水面之下有湍急的暗流,并不是看上去那么安静的。

    但是只到人胸口的深度,大家只要手拉手,就可以强行趟过水去。

    过了河,扎库战士们立刻开始了动作,他们很熟练的开始攀采树枝,夏亚提供了自己的火叉,帮助这些扎库人,快用树枝制造了十几把短矛来。这样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大家至少免去了用牙齿去咬人的绝境。

    虽然这片丛林太过古怪,而且大部分的植物,连夏亚这种富有经验的山林老猎人都不认识,但是毕竟他和这些扎库人一样,从小就是在这样类似的环境里长大的,所以大家一走进丛林之后。仿佛每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我们要穿过这片丛林,然后到另外一边去看看,说不定那里能找到其他的通道出入口。”这是夏亚的提议事实上他们也没有别的选择了,所以夏亚的提议得到了女巫医了了的认可。

    自从进入这个地方之后,己经不知不觉过去了几个时辰了,在这种看不到太阳的地方,也无从计算时间,不过大家从讥渴的程度来看,只怕己经过了一个吃饭的时间。

    “在外面的话,观在恐怕己经是天亮了吧。”

    好在食物并没有丢弃,大家还带了一些干粮。

    但是很快,夏亚就通过了了,对所有的扎库战士下达了一个命令:

    食物必须严格分配,限量食用。

    原本,以扎库人的本能,只要在丛林里,什么食物找不到

    但是走进这片丛林之后,夏亚和所有的扎库人都不安的观,他们之前倚仗和自豪的丛林生存的本能,在这个地方,全然不管用

    这里的所有的植物看上去都和外面的有很大不同,似是而非,有些树上挂着的鲜艳的果实,大家并不能确定吃了后会不会毒死人,而那些巨大的如房子的蘑菇,实际上质地硬得好似木头

    更重要的是这里没有任何的生物

    在这丛林里走了这么久,居然没看见一个活物别说是什么鼠免虫蛇之类的,就算是鸟都没见到一只

    “我们刚才走过的那条河里也没有鱼。”

    夏亚担忧的说道:“在这里我们找不到食物。”

    因为不知道还会在这个地下的迷宫一样的地方待多久,大家身上的食物又是有限的,所以,夏亚的决定得到了女巫医的支持。

    走了几个时辰了,每个扎库战士都己经饥渴万分,水是不愁的,那条河里的水是确定无毒的,女巫医检查后就确定了这点。但是食物的限制都是膀大腰圆的壮汉,可每个人只允许吃巴掌大一块的干粮,实在有些然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问题。

    在停下来喝水进食的时候,夏亚观那个女巫医了了并没有吃东西,甚至连水也不曾喝一口“这个女人就站在那儿,仰着头,出神的望着头顶上方那个巨大的着光的水晶球。”怎么了“夏亚笑了笑。

    女巫医低下头来,看着夏亚,她鬼面后的双眸里居然流露出一股深深的忧色o”怎么了“夏亚也不笑了”一路上,他对这位女巫医己经有了一些了解,这个古怪的女人,是一个沉静而冷漠的女人,看她的眼神,似乎她察觉了一些不妙的事情

    了了深深吸了口气:“那个球,光芒”在减弱“夏亚怔住了。

    女巫医居然笑了一下,虽然看不见她的脸庞”但是她的眼神里明显是有笑意的,只不过,这笑意里却有些苦涩的味道。

    “我早该想到,这里,那水晶球,模拟太阳,这里,植物,水,光,那么应该有,黑夜这是一个模拟的外面的世界,植物生长,需要光,也需要黑夜交替”

    夏亚仔细听了了的话,听明白了这个女巫医的意思,不得不说,一行人之中,这位女巫医是最细心的一个。夏亚立刻也想到了这一点,他皱眉:“你的意思是,这个水晶球,会慢慢的自动减弱光芒然后熄灭”。就好像白天和黑夜的交替“女巫医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焦躁起来。她蹲在了地上,身手在地上的泥土划了几下,口中用生硬的语气说到:”铁器的限制为什么“夏亚没明白了了的意思,可是了了却己经抬起头来,她的眼神越过了夏亚,而是直接投往夏亚身后,远处,这片丛林的中心地带,那个高大数十米的山坡”那里,有铁矿“”什么“夏亚还是有些茫然。

    秩矿,红铁矿。”了了不耐烦的解释:“我能辨认搏来,我会辨认矿脉。那山坡,是一个铁矿,红铁矿”

    夏亚听懂了。

    红铁矿女巫医说,在这个山坡里是一个红铁矿

    红铁,这种东西夏亚是知道的,这是一种偏软的金属,比一般的铁矿要柔软很多,但是这种红铁矿提炼出来的铁呈观出红色,而且从药剂学上来说,这种红铁具有大量的酸性,并不适合锻造器具。在拜占庭帝园里并没有这种矿脉,倒是在野火原上偏僻的地点听说有几个。

    这种红铁的作用并不大,所以夏亚时这种东西的了解并不太多,可是“红铁矿

    夏亚忽然脸色一变

    他惊恐的瞪大了眼晴,望着了了:”你说红铁矿“了了点头

    一瞬间,夏亚明白了他明白了自己心中那股强烈的不安来自何处了他明白了为什么这片丛林里死气沉沉,一丝生物的痕迹都没有了

    因为,在野火原上,一些经验丰富的老佣兵才知道:在那些红铁矿所在的地方,总是伴随着有一种可怕的东西既便是最精锐的佣兵团或者马贼,都绝对不敢靠近那些地方

    夏亚的神色陡然之间变得极为可怕,他立刻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那个”太阳“,然后他倒吸了口凉气:”见鬼光“仿佛是巧合一样,就在夏亚叫出来的时候,忽然之间,头顶上那火亮的水晶球,陡然爆出了一团耀眼的光芒,瞬间光亮强了数倍,但是这耀眼只是一瞬间,随即在那一闪之后,陡然熄灭了

    忽然从强烈的光亮到熄灭,这个地方几乎就是瞬间就陷入了绝对的黑暗之中那黑暗来得如此的迅,如此的毫无征兆,让所有正在休息的人都惊呼了起来。

    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骡然坠入黑暗之中,每个人都无法保持镇定的,就听见有人立刻叫嚷了起来。

    夏亚也同样看不见任何东西一他的夜眼也只是相对的,所谓的夜眼,只是在观力比别人强很多而己,在黑暗的地方,对光线的捕捉敏锐程度比普通人强。但是如果是在这种真的毫无半点光源,绝对黑暗的地方,那么所谓的夜眼也就无从起作用了。

    黑暗之中,夏亚己经高声喝了起来:”镇定都镇定“他一把抓住了身边的了了,喝道:”你快说话“了了立刻叫了一声。随即她动了一下,手里握着的那把法杜再次亮起了光芒

    有了这么一点光芒,众人才终于镇定了下来。可是夏亚此刻的脸色却越的可怕起来,只有他和女巫医两人才明白玻此的眼神里隐藏的东西”快所有人都起来都起来我们快走快走别愣着跟我跑快“夏亚咬牙,他喝了一声之后”了了把他的话翻译了过来。

    “我们记得我们过来走过的路,这个地方的地形是圆的那条河是环绕这里的。”那么以我们现在的方位。距离我们最近的河边应该是“夏亚飞快的盘算了一下,往左边一指:”那里快我们快往河边跑“所有的扎库人都不明所以,多多罗也有些茫然的样子。不明白自己的这位老爷怎么忽然变得如此紧张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黑暗之中,忽然传来了一阵奇异的响动

    那是一种”哗啦啦“的声音,就仿佛夏亚里的暴雨倾泄在大地上,那种吵闹密集的东西,仿佛是有人倒空了米袋,仿佛炒豆子一样的劈劈啪啪的动静”

    总之,那哗啦哗啦的声音,似乎是从远处的那座山坡下传来了,声音远远的传来,动静是那么的清晰,距离那么遥远都能听见,可想而知这声音有多大了。更重要的是,那声音一旦传来,几乎就是散布开来,一大片一大片的

    “见鬼怎么回事”多多罗跑到了夏亚的身边,抓着夏亚的袖子。

    夏亚看了一眼多多罗,咬牙飞快道:“这里有一个红铁矿你明白了么”

    红铁矿

    多多罗虽然实力废物了一些,但是学识却还算不错,他立刻从记忆里想到了一条可怕的讥息来,顿时面如土色

    联想到那个进来的魔法阵的f酬。铁器金属无法带进来“泰货还愣着干什么跑啊”夏亚一脚把多多罗踢得往前撞了出去,然后叫了几声,带着大家一路往左狂奔

    不少扎库人还莫名其妙,但是那哗啦哗啦的声音来得极快大家才跑出不到片刻的功夫,那声音仿佛就己经在后面不远了

    夏亚边跑边回头,可是一回头,就看见了让他头皮麻全身寒的一幕

    身后的丛林里,地面上,一片红黑色的潮水倾泄而来密密麻麻,一大片一大片,根本看不到尽头贴着地面,就在树丛之中如水银泻地一般铺了开来

    很显然,这一片黑色的东西可绝对不是什么“潮水”,而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噬金蚁

    xxx如果要说野火原上最可怕的东西,不是那些恶心的地精,也不是那些暴躁的矮人,更不是那些丛林里的魔兽。

    而是这种噬金蚁

    别小看这种蚂蚁它们的确就是一种蚂蚁,但是它们的可怕绝对是冠绝野火原的

    这种蚂蚁体形巨大,而且以吞噬金属为食物是的,你没看错,这种虫子,它们最喜欢的食物是铁这是一种让人谈之变色的东西曾经有野火原上的老佣兵说起过这种东西,这些虫子的爬行度极快,而且一旦出观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让你跑都来不及至于说是抵抗

    开什么玩笑或许一队精锐的佣兵,就算遇到一条龙,也还能硬拼一下但是你遇到了这种东西成千上万,如潮水一样的噬金蚁,你怎么抵抗用刀砍去用剑劈笑话

    这种东西还有一个可怕之处,就是它们对金属拥有天生的敏锐的感应而且天生的攻击性极强

    隔着几十米,它们就能闻到铁的味道然后一窝蜂的出动

    所以,在野火原上,如果是佣兵队或者商队不小心走进了噬金蚁的地区,那么九成九的下场就是全部团灭

    出门在外,谁身上不会备上一些铁器刀剑皑甲之类的,谁会少得了只要你身上哪怕有一枚铁钉,那么这些可怕的小东西就会穷追你不舍

    这种东西,单个蚂蚁固然弱小,可如果是遇到潮水一样的无穷无尽的大片蚁群,那么就算是龙,也得避让远遁

    如果说弱点的话。这种东西唯一的弱点就是,这些可怕的虫子,仿佛天生就畏惧光芒,所从它们从来都是晚上才会出没,白天一般都是躲藏在蚁穴里。

    但是。这是在寻常的状态下而己如果让这些东西察觉到,周围有铁的存在“那么就算是大白天,它们也会出动因为对于这些东西来说,铁是它们最喜欢的美味,无法抗拒的诱惑

    这种东西,一般来说都会生存在红铁矿的矿脉旁,因为它们最喜欢的食物就是质地里含了丰富的铁和酸性的红铁矿。

    幸好夏亚反应得快,带着大家提前狂奔而出,但是身后的蚁群”

    那哗啦哗啦的声音却紧追不舍似乎对于这些蚂蚁来说,夏亚这一群闯入它们领地的“生物”,就是最大的目标了。

    这些蚂蚁跑的度远远比想象的要快得多众人一路足狂奔,己经揭尽全力了,但是这些卜小的蚂蚁,和大家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近最近的距离跑在最后的夏亚,己经不过只有十多米了

    但是终于,冲出了丛林,那条河流就在眼前了

    领头的了了毫不犹豫的大喝了一声,带着扎库人纷纷跳进了河水里,夏亚是最后一个到河边的,他抓着跑在自己前面的多多罗扔进了水里,然后自己纵身跳了进去

    潮水一般的蚁群冲到了河边,很快就停了下来,那黑压压一片的东西,让人看了头皮麻,一触及河边,顿时如潮水一般的退了回去,前端有一些零散的蚂蚁落入水中幸好,这些东西并不会涉水。

    夏亚距离岸边最近,他忍不住往前两步,几个零散的蚂蚁被水冲到了他的面前,夏亚伸出两根手指捏起其中一个来。

    这东西的个头比想象得大的多这么一只噬金蚁,个头就有夏亚的拇指那么大小前顾巨大,脑袋就仿佛一个三角形,捏在手里,居然沉甸甸的,硬硬的那东西还奋力的扭动,脑袋不停的转来转去,嘴巴就仿佛一对小剪刀一样的张合不停。

    夏亚捏了一下,这小东西非常坚硬,仿佛手里捏着的是一枚铁钉一样用力之后,捏破了这个蚂蚁的身躯之后,手里居然还留下了一个小、小的铁疙瘩

    看着那一片潮水一样的蚂蚁群铺满了地面,在岸边流淌着,每个人都是面色苍白。

    幸好这些东西不能到水里来,否则的话。

    就在大家心中松了口气的时候,忽然,就在丛林的远处,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那声音远远的传来,距离这里极远但是却真真切切,那分明是人的声音

    夏亚一愣,立刻看了看左右“自己这一行人,都在这里,并没有人掉队。

    可远处那呼喊的声音忽然,了了叫了一声:”是我们的人“一声雄浑的怒吼传来,带着痛苦和愤怒的味道,仿佛一只受伤的野兽一样。随即那丛林的深处隐隐的有一团火光亮了起来。”是嘎林他们。在这里“女巫医的声音焦急万分。

    夏亚也呆住了。

    嘎林嘎林那些家伙在这里

    了了的眼光闪烁了一下,她忽然就朝着岸上大步趟了过去,夏亚赶紧一把拽住了她:”你干什么“”救他们。“了了哼了一声:”扎库人,没有放弃同伴的习惯。“其他的扎库战士也都是跟在了了的身边,虽然每个人都脸上带着紧张的惧色,但是眼神却都并没有迟疑。”救怎么救口“夏亚怒了:”你能杀死那无穷无尽的蚂蚁群吗你会禁咒魔法一杀一大片还是你是铁打的,不怕蚂蚁咬

    啊不对,这些鬼东西最喜欢吃铁你就算是铁打的人,也会被它们撕成碎片“那个一直冷漠平静的女巫医却忽然愤怒了:”放开“”别疯老子没有说要见死不救“夏亚一把将了了推了一把”推得女巫医往后一倒,差点跌进水里去哈住,不过夏亚这用力一推,顿时感觉到手掌触碰到两团柔软,夷好像“位置土鳖不由得一窘。

    了了在水里扑腾了两下,幸好她脸上带着鬼脸,看不清她的脸色。”你们去了也是送死,留在这里,我去试试“夏亚恼火的抓了抓头,然后他把火叉往腰带里一插,大步跑到了岸上去。

    蚂蚁群还距离岸边不远,夏亚上岸之后,奋力一跃”就跳上了到了最近的一棵树枝上,然后几个起落,就如同一只橡猴一样在树枝之间来回腾越。他的这种方式是最安全的,毕竟蚂蚁群都在地上,要想上树的话“也没有那么快。

    躲藏在水里的了了安静了下来,她是一个有智慧的扎库巫医”一看夏亚的身手就明白了:一行人里,也只有夏亚有这种本事。有这种强悍的实力,以这种方式来奔跑躲避蚁群了。

    xxx夏亚来回的在树丛之中跳跃,就仿佛一只巨大的猴子,下面那一群一群密密麻麻如乌云一样的蚂蚁,让他看得心中毛,他很清楚,如果自己不小心掉下去,一旦落地,那么就绝对是会被啃得连渣子的都不剩下了

    这种蚂蚁,虽然最喜欢啃食金属,但是对于肉类,似乎也不会拒绝。

    他寻着声音,飞快的逼近,黑夜之中,一团光亮就在丛林里,给了他一个最明显的方向。

    来回跳跃了不知道有多远,终于,夏亚看见他们了

    的确是嘎林那一行扎库战士

    此刻的嘎林等人陷入了绝境。他们不知道怎么会出观在这种地方,但却显然是和刚才夏亚一行人在两个相反的方向。

    此刻他们己经被蚂蚁群包围了,嘎林等人就躲藏在一枚巨大的蘑菇顶上,蚂蚁群一团一团的涌了上去,就在众人周围的脚下不停的来回蠕动

    这蘑菇被点燃了质地如同木头一样的巨大的蘑菇,底部己经变成了一团火焰圈,正是这燃烧的蘑菇,抵御住了周围一层一层的蚂蚁群。

    而且嘎林等人,几乎人人手持火把,不停的用火把扫来扫去。

    七八个火把来回的扫动,形成了一个防御的圈子。偶然有一些蚂蚁冲过了下面的火圈子,涌了进来,但是这些蚂蚁显然非常的惧怕火光,一旦火把扫过去,就立刻如潮水一般散开,但是随即就再次涌上

    显然这种死守的办法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因为嘎林等人观在就站在那燃烧的巨大蘑菇上这样下去,就算他们不被蚂蚁要死,最后也会被燃烧的蘑菇一起烧死

    而且,这里的地形很糟糕夏亚跳到了一棵大树上,才停顿了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下面的玛蚁群就观了他,越来越多的蚂蚁爬上了树来,朝着他的脚下涌了过去。夏亚不得不再次跳开。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扎库战士站在蘑菇的边缘,被下面燎上来的火烧到了,顿时痛叫一声,下意识的挪动了一下,一脚踏空,顿时从上面坠落了下去

    这么大的一个活人,掉进在了地上,那密密麻麻的蚂蚁群顿时压了上去就看见那个扎库人张口惨叫,叫声凄厉得让人牙齿酸一些蚂蚁却直接就从他口中涌了进去,然后他的叫声立刻就被切断了

    不过就是几个贬眼的功夫,这个人就仿佛“融化”了一样,在厚厚的黑压压的蚂蚁群之中消失了

    彻底消失了连骨头都没有留下

    夏亚看得呆了一呆,然后他用力咬了一下舌尖,让自己清醒过来,大声吼了一声:“嘎林”

    困境之中的嘎林听见了夏亚的呼吼,他很快就看见了在远处树顶上的夏亚。

    但是这个时候,夏亚忽然意识到了一个让他窘迫的情况

    他连连呼喊,说了好几句话,嘎林却只是焦急的对着自己挥手,仿佛他也喊了几句什么。

    但如听不懂

    该死的老子不会扎库语这个嘎林,也不会拜占庭语

    嘎林看见了夏亚,夏亚虽然听不懂嘎林说什么,但是却分明的感觉到了这个扎库人十分焦急,似乎想对自己传达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朵拉你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夏亚额头都出汗了。

    “泰货快从树顶上下去躲到有亮光的地方快”

    嗯

    忽然,熟悉的语言从对面传了过来分明是拜占庭语

    而且“那声音好像有些熟悉”还愣着干什么快弄出火光来不磐你死定了“终于,夏亚看清了在嘎林的身边,居然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而这个家伙,金色的头,明显不是扎库人

    夏亚只看了一眼,立刻辨认了出来,真见鬼了居然是这个混蛋”达,达尔文阿达你是阿达我的老天你怎么在这个鬼地方“达尔文居然是那条变成了人形的龙

    达尔文就站在嘎林的身后,刚才被一群扎库人围在中间,夏亚居然都没看到他。

    阿达在远处大声喊叫:”快照我说的做这里的噬金蚁里,有一部分是会飞的奇怪的飞蚁你站在那儿是找死“”阿达真的是你你怎么“夏亚还在叫嚷,忽然听清了对方的最后一句,他的脸色陡然一变:”你说什么会,会,会飞“嗡

    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嗡鸣的声音,一团乌云,从远处飞快的朝着夏亚所在的树顶席卷而来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