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五十八章 【勇者无敌】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叔叔”

    倪古尔披头散跪在斯潘将军的面前,他身上还被绑了几道熟牛筋,捆得如同个粽子一样,只是跪在那儿,脑袋在地板上砰砰砰砰的乱磕。这个身材魁梧如蛮牛一样的家伙,此刻却满脸含泪:“叔叔,请不要赶我走倪古尔愿意效仿您,与王城共存亡”

    斯潘面沉如水,只是瞥了倪古尔一眼之后,就看向了房间里的另外一人。

    站在房间坚的另外一人,这人一身侍卫武士的装扮,身材数梧而精干,满头短如钢针一般,浓眉阔目,尤其是那双眼睛,半开半合,只是偶尔闪过一缕精光。

    这人只是站一旁,双手负在身后,武士短袍下挂着一柄短剑,整叮,人的气势却已经如同一柄露出锋芒的宝剑一般

    “这给我小子,就交给你了。”斯潘看着这个中年武士,低声道:“我家族里一根独苗,这小子虽然平日里做派不济,但终究是我一族血脉所存你”

    这叮,中年武士眯着眼睛瞧裂斯潘将军,他脸上的表情毫无一丝恭敬,哪里像是一个普通的侍卫武士只是看了好一会儿,才浅浅叹了口气:“将军,这围城之势,真的无解了么,

    斯潘面色冷峻,并不开口。

    这斤,中年武士终于点了点头,轻轻一指点在了倪古尔的脖子上,倪古尔顿时哼了一声”软软的趴下。

    “做完这件事情,伙也不用回来了。,斯潘望着这个中年人武士,低声道:“我全族上下欠先生的已经太多”

    这中年人面色原本冷峻,听到这里,也不由得动容,眉头一挑,拦住了斯潘将军的话锋”摇头道:“我当年不过是一个战场余孽逃兵而已,如果不是你父亲的帮助,我就算没死在那把三棱战枪之下,也死在追捕的暗夜御林的刀下。这条命,早就已经卖给你们一家。将军不用再说这些废话,若是大难临头,也不过就是多杀几个敌僚,再横刀一刻而已”

    斯潘欲言又止,终于苦笑一声”躬身行了一个大礼:“那就拜托先生了”

    淤尝滔

    倪古尔沉睡了也不知道多久,醒来的时候,就j感觉到身下轻轻摇曳晃动”耳旁听见哗哗水浪的声音,翻身坐起来,顿时感觉到头疼欲裂,不由得呻吟了一声,等他看清了周围的情况,顿时“啊”的叫出了声来

    此孰自己已经身处一条小船之上,放眼看去,早已经离开了奥斯吉利亚城,远处雄城的轮廓已经渐渐看不清楚,周围都是一片汪洋

    倪古尔顿时大急,默听见一个冷冷的声音道:“醒了那就坐好,我知道你不会游泳,掉进水里”又要费我手脚去救你。”

    回头看去,那个中年侍卫武士正坐在船头”双手抱胸,缩在那儿田目养神。

    “你”倪古尔急得险些又晕了过去:“我怎么到这里来了三”

    “你叔叔托我带你出城”幸好码头虽然封了,但是总算找了条小船,把你带了出来。”

    倪古尔满头大汗,立剩暴跳如雷:“谁让你带我出来的我身为家族之人,大难临头的时候,怎么能一个人逃脱我,我”

    这斤,中年武士终于站了起来,缓缓走到了倪古尔的身边,他的个头比倪古尔还要稍微矮上三分,却忽然抬起一脚,顿时就将倪古尔踹倒在甲板上,居高临下冷冷看着倪古尔:“你这个小子,平日里做事乱七八糟,心浮气躁,本事一塌糊涂。这种时候,你就算留在城里,也只会拖累你叔叔”

    倪古尔满脸涨红,却终于无言反驳。

    “念在你还有几分骨气,我不打你,好好坐下不要再吵闹”中年人冷口兰一声:“惹怒了我,直接把你嘴巴塞上”

    倪古尔顿时心里一寒。他自然清楚,眼前这位中年武士,一直在家族之中,虽然名义上只是一个侍卫,但是自己的叔叔和祖父,向来都对他礼敬之极。一身武技更是高深莫测,自己从小默深深惧怕此人,名为主仆,其实他哪里敢真的把对方当成普通的仆从

    坐了会儿,倪古尔看着小船风帆借着风力,越漂距离奥斯吉利亚越远,心中焦急,忍不住低声哀求道:“我,我叔叔他怎么样了”

    中年人已经重新坐在了那儿闭目养神,闻言只是淡淡道:“叛军倒是不着急攻城,只是听说在城外架设了六座土台,每一座都垒得如同城墙一般高,你叔叔今晚已经聚集了一批敢死勇士,要趁夜冒死出城去将叛军的高台毁去看此刻的时间,也差不多快到动手的时候了吧。

    倪古尔听了,身子一抖:“我,我叔叔今晚要京自出城偷袭”

    他声音颤,顿时心中焦急惶恐。

    他可是知道的,就在前一日,为了敲掉叛军在城外竖起的那一排箭楼,五百敢死勇士夜晚出城偷袭,虽然终于成功的将箭楼焚毁,但是五百勇士,却全部壮烈战死,无一生还

    现在叔叔又要亲自出城偷袭的话

    他听到这里,忽然就圈1起来,然后扑通一下跪在了中年武士的面前,垂泪道:“夜林叔叔夜林叔叔求求你,我知道你武技高强,求求你去助我叔叔一臂之力吧有你在他身边,或许能保得他安全“

    “不行。”这个叫夜林的男人摇头,却终于睁开眼睛,眼神里有几分古怪的味道:“我答应了你叔叔,要护送你离开,责任未尽”我怎么能回去。”

    倪古尔听了,脸上露出几分挣扎来,目光闪动。忽然就大叫一声:“好那么我死了,你默j再无牵挂,可以回去了吧”

    说完,他忽然就咬牙,纵身就朝着一旁的海水里跳了下去

    扑通一声,身体落入海水之中,可随即就感觉到头一疼,一只大手直接握住了倪古尔的头”将他整个人又提出了水面来,重重丢在了船上

    倪古尔呛了两口水,满脸涨红,抬起头来瞪眼望着夜林三

    夜林也盯着倪古尔,望着他的眼睛,过了会儿,忽然嘴角一咧:“好,不错”这才是你叔叔的好侄儿小子,我从前不大看得起你,只因你生性浮躁,不像你叔叔和你祖父的性子,不过此刻么,倒是有些男儿骨气了。也罢了,武技不好可以练,这骨气如果没有的话,那就真的没什么希望了。”

    倪古尔听得心中砰砰乱跳,看着面前的夜林,心中生出几分指望来。

    “你想回去帮你叔叔,是不是”

    夜林的笑容里,仿佛含着几分煞气

    只当然”倪古尔一挺胸:“就算是死”也要堂堂正正战死否则的话,一个人逃脱避祸,我就算活着,以后一辈子也别想挺直腰板做人了”

    堂堂正正战开独自逃脱”一辈子也别想挺直腰板做人

    倪古尔的这句话说出,却不曾察觉到面前这位夜林先生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刺疼的味道,随即默听见对方沉声道:“好你想回去,那就回去吧”

    说完,夜林已经长身而起,飞帜的解下了风帆绳索,小舟掉头,朝着海岸线而去淤洪演溅

    此刻夜幕巳经降临,只有天边还剩下一抹红光,但是也越来越黯淡。

    小船临岸,倪古尔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上了海滩之后,就听见身后传来了夜林的声音:“接着”

    黑暗之中,一团亏西抛了过来,他慌忙双手接住,顿时往后连退几步。手里这包东西沉甸甸的,还有叮当的金属碰撞声。翻开外面裹着的麻布一看,里面却赫然是一把双刃的短柄战斧,还有一面盾牌。

    “我们”倪古尔将斧盾持在手里,疑惑的看着夜林。

    “你叔叔是城中守备,出城的时候,让忠心的部下放我们小船出海。可如果要回城的话只有走6路了我们这一行,要穿过叛军大营嘿嘿,小子,你怕不怕”

    倪古尔心中自然是紧张害怕的,但是他此刻却也顾不得许多了,气血涌上来,一挺脖子:“怕什么大不了就是一死老子手里斧头盾牌,就算要死,也要多砍死几个叛军”

    这个叫夜林的中年武士听了,哈哈一笑,一把抓住了倪古尔的衣服后心:“走吧”

    随即倪古尔就感觉到自己身子如腾云一样,两旁的树木物事飞快的往后穿梭而去,这夜林叔叔提着自己,一步跃出就是数米,几个跳跃就轻易的跑出了数十米去,轻盈如无物奔跑的度,更是比奔马都快了几分

    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远处就已经出现了一片旷野,夜林抓着倪古尔飞奔到一座土坡之上,两人伏在岩石后,就看见那旷野远处,正是奥斯吉利亚的雄威城墙轮廊,城下的大河对岸,一排土石垒起来的高台已经颇具规模了,最高的两三个几乎和对岸的城墙持平

    而在田野之上,一片叛军的大营连绵数里,更是火把如林,辉煌

    数万人的军营陈于旷野之上,远远看去通明,旌旗如林,更是蔓延着一股弥天煞气远远躲在土坡之后,倪古尔就感觉到一种心中沉甸甸的压迫感,只觉得心中堵得难受,面色不由得有些泛白,却终于咕声吞了。吐沫,恶狠狠道:“妈的,好多人”

    “人多,那便多杀一些。”夜林面色冷峻,傲然一笑,看了看左右,此刻远处正有一队起兵巡戈而来,正是叛军的斥候小队。

    夜林远远看见了,笑道:“正好,闯营需要马力,这就有人送马上门了”

    说着,夜林已经一把抓住了倪古尔,飞身从土坡之后跃了出去他全力施展之下”顿时身形如同一只大鸟一般,窜起十多米高来凌空一跃”黑暗之中不过两个起落,已经快的逼近了那小队的巡游骑兵

    黑暗之中,那些骑兵看见了有什么东西逼近,还不曾来得及出警示声,默听见“咻”的一声”一道劲光而过,队伍最前面的马匹上的一个骑兵闷哼一声,一头煎j栽了下去而紧接着后面的另外两咋,骑兵也都是忽然人头默j冲天飞起,血光喷洒

    倪古尔看得清楚”那是夜林随手掷出的短剑

    一剑看似随意的掷出,瞬间就击杀了三名骑兵斥候,夜林已经飞身落在了这一小队骑兵的队伍中间,他才一落地,一把就抓住了旁边马匹上的一个骑兵,他五指如钢爪一样,手指轻易默洞穿了对方身上的皮甲”一把将那个骑兵从马上直接抓了下来”手指贯穿了对方的胸膛那个骑兵惨叫没有来得及出,默,已经喷血而死

    剩下的几个骑兵只来得及拔出长剑长矛欲刺,夜林已经身子如鬼魅一样的闪过,他的身影仿佛瞬间化作了一串残影,就听见砰砰几声,马匹上的那几个骑兵纷纷落下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这一小队十名骑兵全部被击杀当场,甚至没有一个人能来得及逃跑

    夜林站在那儿,身上的袍子染血,轻轻的用衣角擦了擦手指上的血迹,然后捡起自己的短剑插回腰间,又收拢起来了这些叛军留下的武器”将长矛全部背在身后,手里提了一柄,又丢给了倪古尔一柄。

    “一会儿,我在前开路你只要紧紧跟在我身后,别要距离我远了十步之内”我自然能护得你周全”

    夜林傲然一笑,语气之中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十匹叛军的战马依然被夜林编成了一斤,小队,他和倪古尔挑选了两匹最雄壮的骑上,剩下的马匹则用绳索拴成一队,由倪古尔拉着,骑马跟在夜林身后。

    两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缓缓骑马朝着叛军大营而去。

    十匹马匹的缓缓奔跑,远远的马蹄声就惊动了叛军大营外围的哨卡,只是那些叛军哨卡眼看是十匹战马而来,天色太黑,远远的看不真切”而从马蹄的声音听上去,只误以为似乎自己的巡游斥候小队归来。

    一直到两人骑马接近了,外围的哨卡才看出了问题,咽解瑟冠的传来了示警的呼哨声n

    “。别开口,全力往前跑”

    夜林丢下一句话来,用力一催马匹,顿时四蹄如飞,加度朝着大营而去

    远处的哨卡又呼哨的几声,眼看得不到对方的回应,而来骑忽然加快了度,顿时默j紧张起来,有的就要高呼示警,才开口,就听见咻的一声,那哨卡上的士兵顿时身体被一柄长矛贯穿

    就在这片刻的功夫,夜林和倪古尔又已经接近了数十米距离,眼看那叛军大营就在靠方不远了

    “。冲别停下怂下就必死”

    夜林暴喝一严”从身后又抽出一柄长矛来”大吼一声,顿时那声音犹如打了一个炸雷一般就看见他手里长矛陡然扫过,片黑气,仿佛一条黑色的狂龙席卷而过

    轰的一声巨响1月多米外的营墙顿时被扫出了一个五六米宽的缺。来原本营墙后还有几叮,叛军士兵,也身体四分五裂,化作片血光

    战马先后冲入大营之中,马鄂急急,夜林一人冲锋在前,他手里双手各握了一柄长矛,双臂一晃,顿时就扫出两片黑气来,叛军大营之中原本冲出来拦路的两队叛军,顿时被这两条黑气一卷,巨响之中,人影抛飞更有的人在半空,就被粉骋成数截

    还有的帐篷里刚有士兵跑出来,还没走出帐篷,就看见两匹战马飞驰而过,眼前一片黑气,顿时默丢了性命

    大营之中被人炎袭而入,顿时就听见周囤传来了军号和呼啸的声音,一时间马蹄声震天,四面前有喊杀声传来

    夜林删马当先”手里两柄长矛飞快的收割着沿途的零散叛军士兵的性命忽然就看见前面的一条营墙旁冲出来一队骑兵,夜林鼓足中气,大吼一声:“。罗德里亚骑兵团驰援前进”

    他这一声大吼,声音足足传出数百米去

    原本天色就黑,两人一路横冲直撞而来,不知道撞翻了多少火把,一路杀来,血肉横飞”还有不少帐篷也被打翻的火把点燃,如此混乱的场面,拦路在前面的骑兵听了夜林的呼喊”顿时惊慌起来

    罗德里亚骑兵团到了

    这个消息让叛军如何不震惊

    就这么缓了一缓,夜林已经冲到了面前,他手里的长矛一条,顿时将面前迎头遇到的一个骑兵连人带马直接挑得飞了起来随即另外一条手臂一抖,另外的那一柄长矛顿时断裂成十多截,咻咻几声,如漫天落雨一般的散射而出顿时就听见对面一片痛呼惨叫,骑兵纷纷落马

    夜林纵马就冲过了这一队骑兵,却没忘记又从身后拔出一条长矛来,挥手就在几匹战马的屁股上点了几下,顿时这些无人的战马吃痛四散奔跑开来

    倪古尔跟在夜林之后,心中此刻犹如惊涛骇浪一般

    跑在他前面的夜林”一马当先,人挡杀人,神挡杀神简直就是勇猛无敌的存在倪古尔跟在他身后,一手持盾一手持斧,原本的一柄长矛早默在冲进敌营的时候刺进了一斤,叛军的身体丢弃了,他跟在后面一路挥舞斧头,也砍杀了不少混乱的叛军”但是大部分压力都由夜林一人承担了,他一路过来,身上居然连油皮都不曾破了一点

    又奔了会儿,前面就听见一声断喝,一队骑兵从一侧冲了过来挡在前面,这删队骑兵都是精铠护体”为的n个将领身穿丘山铠,手里提着一柄棱锤,高声喝道:“。来敌是谁闯我大营报名”

    夜林也不大话,纵马狂奔几步”忽然就伸手抓起旁边路过的一咋,火把来,扬臂投了出去轰的一声,那火把直接将对面那个将领身体贯穿坚固的丘山铠仿佛不过是纸扎的一般

    夜林已经杀入敌群之中,一柄长矛上下黑气纵横,顿时十几个骑兵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默被他挑了下去倪古尔随后冲上,挥斧将两个骑兵砍成两截来,夜林已经大喝道:“。快走”

    此削又听见前面乱军之中冲出来一个将领,高声喝道:“。我乃,

    可惜这个家伙依然没有说完,夜林手里的长矛就如同长虹一般射出,顿时从这人的口中穿了进去,将脑袋扎穿而出

    夜林策马冲上,却一把将满是鲜血和脑浆的长矛从地上拔起在手里,继续一路狂奔,口中不停高声吼道:“罗德里亚骑兵团在此”

    眼看前方敌营里已经出现了一队铁甲步兵,还有弓箭手已经聚集在了一起,顿时漫天箭雨落了下来。

    夜林大笑一声,手里的长矛挥舞起来,卷起一片狂风来,仿佛一团屏障一样,将那箭雨尽数挡了下来又看见他纵马冲了上去,手里的长矛化作一团黑光,顿时将铁甲步兵队硬生生的敲出一个缺口来倪古尔跟在身后,抽冷子挥舞斧头,结果两叮,倒霎的叛军步兵,跟着夜林一路往里冲杀而去

    这场冲杀足足持续了一顿饭的功夫,就看见血肉横飞,夜林冲到哪里,顿时人浪就朝着两边分开陡然之间,眼前出现了一片坚固的寨墙,夜林大吼一声,将手里的长矛射出,一声巨响,黑气冲天,灰尘之中,寨墙已经被炸开了一条缺。两人先后纵马冲了出去,就看见前面一片开阔旷野,而敌人大营已经在身后了

    前方,远处就是奥斯吉利亚的城墙

    滋哦哦

    此咧城墙下的河畔对岸,激战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两座土石垒起来的高台已经被直接推倒,但是自从上次夜袭之后,叛军的警帆心已经大大提高,守护在河畔的有三千铁甲步兵

    斯潘已经全身是血,手里的长剑早就砍卷了刃,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眼看虽然冲毁了敌人的两叮,高台,但是却被越来越多的叛军围上,就连后路都被断掉了

    今晚为了敲掉叛军的这几个高台,皇帝甚至派来了一队暗夜御林助战可是暗夜御林虽然骁勇,但是越来越多的叛军堵截之下”毕竟人数太过稀少

    此咧眼看已经陷入绝境,斯潘心中晒峰暂亮今晚截,是我毙命的时候了”

    就在此刻,,忽然听见远处马蹄声响斯潘奋力砍翻一个身边的敌人,可是大腿一疼,一个们在地上的叛军面色凶狠的将一柄剑刺进了他的大腿上,剑锋穿腿而过,斯潘痛极”反手将这介,叛军的脑袋砍成了两半,大吼一声将插在大腿上的剑拔了出来丢在一旁,连连踉跄退后,抬头朝着马蹄声的方向看去

    难道是叛军的骑兵来了

    可马蹄声音为什么这么少

    一声如雷霆一般的暴喝就看见围困的敌群轰然散开”断臂残枝漫天飞舞,一人一骑犹如一个煞星一般策马冲了进乘长矛一卷,就是一片血光喷洒

    紧随之后,侥古尔的吼叫声也传来,斧头翻飞,砍下几个头颅,已经冲到了斯潘的身边

    斯潘只看得乍了一呆,夜林已经一把将斯潘抓上了马来”此刹他的战马已经遍体鳞伤,两个人的重量,顿时不支,那战马悲嘶一声,前蹄跪了下去夜林立刻飞身跳了起来,脚下重重踩在一个叛军的脑袋上,就听见咔咔几声,那个叛军被踩得顿时连脊梁骨都断掉了夜林已经飞身跃出了包围圈

    有了这么一个煞星开路,顿时打开了一条缺口,夜林高声呼喝之下,当头引着剩下不多的残余战士冲出了堵截,奔上了大河上的桥面。

    此咧剩下的人已经不足五十,所有人都叮,斤,带伤,虽然冲过了桥面来到了城墙之下,但是却并没有脱离险境

    城门已经关死,这种时候,眼看后面叛军追兵也冲杀而来”是绝对不可能开城的

    对岸的叛军已经聚集越来越多,远处的大营里也冲出了几队骑兵来,少主威武。朝着这里快的逼迫而来

    这个时候,要想从城墙上放下吊索,也是来不及了

    斯潘跳下了马来,看了看夜林,又看了看自己的侄子,低声道:“。既然走了,为什么回来”

    夜林满脸是血,却哈哈一笑,扭头看着远处那些已经集结而成的叛军,此刻城墙上一片躁动,弓箭手开始纷纷朝着对岸射击,对方也有箭射来,顿时又射死了几个身边的战士。夜林一面挥舞长矛挡箭,一面冷冷道:“。你侄子寻死不活,我只是成全他而已。,

    斯潘满脸怒火,正要说什么,夜林已经继续冷冷的说了一句:“。你要你侄子是一个缩头乌龟,还是要他当一斤,真正的男子汉”斯潘听了,长叹一声,忽然摇头道:“。好吧”

    他扭头看了看满脸血迹的倪古尔,倪古尔眼中含着热泪,斯潘一把捶在了倪古尔的胸膛,低声道:“。倪古尔,是我错了你选择当今男子汉,今晚我们就一起死的像叮,男人吧”

    夜林听了,忽然纵声狂笑:“。好好好既然这样,我再去冲杀一介,来回”

    说着,他默j要摆脱众人,掉头重新杀出去。

    可就在这斤,时候

    “。呜呜呜呜”

    一阵浑厚而绵长的军号,号声里带着无尽的肃杀之气远远的从旷野的东北角传来那号声开始绵长,随即一转,就变得急促起来一声快过一声

    最后那远处的地平线上,忽然就出现了一片黑压压的影子晃动

    地平线上,马匹焦躁而密集的排成一线,隐隐约约,仿佛是大队骑兵正在列队

    黑夜之中,原本就看不真切,只听见那号声忽然默变得高昂激昂起来

    这个时候,斯潘陡然眼睛一亮

    “罗德里亚这是罗德里亚的骑兵冲锋号罗德里亚骑兵到了”

    旷野的东北角,忽然就有万千斤,声音出了同一声呐喊

    “。前进或者死亡”

    淤洪演

    高亢的罗德里亚骑兵冲锋号响起,顿时叛军之中就传来了一阵喧哗,阵列隐隐的有些不稳晃动起来。

    那罗德里亚骑兵冲锋号响了会儿,顿时叛军的大营里就传来了一阵退兵的号角声。叛军的阵容原本就有些骚动,一听见退兵的号角,顿时如潮水一般迅的撤去,

    “怎么回事怎么可能”

    大营的了望高台之上,休斯恶狠狠的看着田野的东北角那一片密密麻麻的影子,脸色扭曲的咆哮:“。罗德里亚骑兵团怎么会来得这么快混蛋的萨尔瓦多他的人到底干什么吃的”

    淤效涨

    田野的东北角,距离战场天约还有两三里的距离,在一片高地之上,一排一排战马凌乱不堪的挤来挤去,只是勉强的排成一排,甚至数量上也不过只有两三百匹而已。

    而就在高地之后,密密麻麻的一团一团的军队,的确是穿着拜占庭帝队的服侍,但是这些士兵却全部都是清一色的轻步兵这些士兵一个个都满脸疲惫”有的更是瘦得脱了形,还有的已径直接躺在了地上,将兵器丢在一旁喘息。

    阿德里克脸上的那条疤痕此刻红得亮,他站在高坡上,远远的眺望远处城下的叛军缓缓退去”阿德里克的脸上才终于露出了一丝轻松。

    “好,总于算是骗过了休斯了。”他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这号角的确是罗德里亚骑兵冲锋号,但是这援军”却并不是真正的罗德里亚骑兵。

    阿的里卡带着草草从周围几介,郡聚集来的二线守备军队组成的一叮,混编兵团,两万余的疲惫的步兵,一路抛弃了稿重粮食,急行军三天三夜,终于赶到了帝都

    如果此刻休斯知道真相的话,根本不用后退,只要派上一个千人的骑兵队来”最多两个冲锋,就足以把这一群临时聚集在一起的乌合之中的杂兵给彻底击溃阿德里克手握剑柄,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

    “。如果我手里带的真是罗德里亚骑兵口当”

    淤洪演

    “。将军”,

    终于被吊索接上城墙之后,斯潘立刻就被抬上了一张木板床,几个,军医立刻,过来撕开了他的铠甲和衣袍给他治疗伤势。

    而夜哦肺当众脱下q只经染秀了的妞袍,就听且周国顿时一片倒咽哦哼的声音所有站在旁边的人都投来了震撼的目光

    夜林赤丨防和谐丨裸着上身”他身上密密麻麻,也不知道有多少伤疤而今晚这一场激战,他纵马闯敌营,神勇无比,可是此剩倪古尔看见夜林解衣,才赫然现,原来这位夜林叔叔的伤是这么重

    夜林的胸口中了三箭,只是他战斗之中,随手就把箭头直接拔了去,那箭头被强行拔出,就剜出一团团的血肉,此刻疮口看来,就如同几个血窟窿而他的左臂上更是数条砍伤,大腿上已经中枪至少八处肩膀上一处,甚至连骨头都露了出来

    若是换了普通人,别说这种伤了,哪怕只是受了小半,只怕早就趴下了而夜林站在那儿,自己将衣服解开,面色如常,就连眉头都不曾皱一皱,甚至腰板还依旧挺得那么笔直如标枪

    倪古尔看得心中忽然一酸

    自己随夜什冲营,夜林全身重创,可自己却毫无伤以夜林这种高强的本领都弄得一身伤痕,可自己若不是夜林拼命护着自己,自己哪里还有命在

    想到这里,倪山尔忽然大叫一声,扑通跪在了夜林的面前,抬起手来,左右开弓,在自己的脸庞连打了十七八斤,耳光,他含愤而打,顿时两边脸庞高高肿起

    抬起头来,眼睛盯着夜林,倪古尔满脸热泪:“夜林叔叔,请求你收我为徒弟我倪古尔从今开始,如果再有一丝懈怠如同此箭”

    说完,他抓起一支箭来用力折断,丢在地上。

    夜林神色蹲然那么冷峻的样子,看着倪古尔,过了会儿,才缓缓点头。

    “很好从今天开始,你终于是叮,男人了。

    滋效淤议

    十多辆大车满披而归进入了野火镇,已经是深夜了。

    夏亚骑在马上,不耐烦的对身边一匹马上的天攻叫嚷:“好了好了,明天我默j带你去见奥克斯妈的,老婆老婆,整天在大爷我耳边聒噪烦也烦死啦”

    年轻的佣兵头子霍克在一旁笑道:“大人”进了镇里,咱们得赶紧找个地方好好喝上几桶哈哈在地精部落里待了那么多天,我都快闷死啦”

    夏亚摸了摸下巴:“说到酒么嗯,这个时间,想来独眼的酒馆还没关门吧他家里的麦酒是镇子上最好的了。”

    车队已经在野火镇的街道上缓缓而行,走过街头,终于到了一家旅馆门口停下。

    这是野火镇上最大的一家旅馆了,夏亚一声吆喝,周围的一群佣兵纷纷下马来,砸门的砸门,牵马的牟马。

    倒是扎库少年阿菜,瞪大了一双乌溜溜的眼睛东看西看,他第一次走出深山来到外面的世界,野火镇这介,小小的镇子在他眼中,默,已经让少年的心中震撼如波涛汹涌了瞪大了眼睛,一会儿看那高大的镇子城墙,一会儿看这宽阔平坦的街道,一会儿又去看那两旁高大的房屋。

    就连夏亚叫了他几声,阿菜都没反应过来。“喂看傻了”夏亚咧嘴一笑:“这里还不算什么呢。嗯当初,老子第一次到了奥斯吉利亚,看得差点眼珠子都掉地上啦哈哈哈哈”

    他一声大笑还不曾笑完,忽然就听见了身后街道上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远远的传来呼喊:“夏亚夏亚大人大人”

    年轻的火犀牛武士团的霍克一听,顿时笑道:“夷是罗素那个家伙三他怎么跑得这么快”

    身后跟来的果然是罗素,作为被夏亚这次收服的两大佣兵团的领之一,年轻的霍克性如烈火,耿直刚烈,最受夏亚喜欢,也就让霍克跟在了他的身边。

    而老成的罗素,则行事仔细精密。

    夏亚从深止,里出来回到了天攻的部落汇谷气了众人之后,默j一起返回野火镇。

    这次回来,更带了大批的扎库人赠送的报酬,那一车一车的黄金,只怕会惹来什么麻烦。

    所以在路上,夏亚将队伍分作了两步分,自己和霍克还有沙尔巴等亲信,带着黄金先行走。而让老成的罗素,带着其他的货车在后面缓缓而行。

    却没想到,自己这前脚才进野火镇,后面的罗素的人马居然也到了

    回头看去,就看见大街上,一队骑士奔驰而来,走得近了,只见罗素身形狼狈之极,身上的衣甲歪歪斜斜,马匹跑得全身是汗就连身后的那些佣兵骑者,也都是一斤,叮,犹如丧家之大甚系有的练武器都没有了

    数了数人数,也仿佛少了许多。

    夏亚顿时脸色一沉,觉到有些不对,大步迎了上去,罗素正翻身下马,顿时一个踉跄,就要坐在地上,夏亚一把抱住了他,立刹察觉出来,罗素并没有受什么伤,却是累得脱力了

    “怎么回事”夏亚面色凝重:“你们怎么这样,

    罗素坐在那儿,正要说什么,一口气却忽然提不上来,翻了翻眼皮,才终于叫道:“人骑敌”

    “你的人呢怎么就j来了这么些其他人呢,夏亚立刻,敏锐的看出了罗素眼中的恐惧:“车队呢”

    安了车队都丢了东西也都丢掉了“罗素终于喘上了气来:“我让兄弟们丢了车队,快马逃回来的不然的话、大家现在都是死人了”

    “说清楚点”夏亚飞快的拧开了自己的水袋递了过去:“慢点说”

    罗素仰头将水倒在头上,然后摇头,喘息飞快道:“奥丁奥丁军队好多奥丁军队黑压压的,一眼都望不到边前锋的骑兵,距离,距离,距离这里已经不到五十里了”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