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虚伪】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一阵急促的咳嗽声从房间里传来,那声音就如同撕裂了口子的风箱,听上去充满了一种破败虚弱的感觉。

    站在房间外,几个穿着亚麻袍子的宫廷侍者都紧张的低下了头去,显得甚为惶恐。

    走廊上,只有那些身着金铠的宫廷武士依然昂挺胸。

    急促的脚步声从走廊上传来,身穿白衣的宫廷医官在侍者的迎领下一路小跑而来,片刻之后,又有一名从教会请来的牧师和魔法师也飞快的赶来。

    这巨大的宫殿里,四周手臂粗的烛台上,所有的烛光,仿佛都集中笼罩在了房间里中间的那张硕大的床上那张华丽的大床,用珠宝和黄金打造的床基上,厚厚的如云端一般臬软的软榻之中,那个帝国最尊贵的老人,正在艰难的残喘着。

    厚厚的帘幔里,他的身影有些模糊,四周高高的床柱上挂着一些刻画了奇怪符号的符咒。

    康托斯大帝的脸色苍白的就如同死人一样,双颊已经深深的陷了进去,灰白的脸色还透着一股子诡异的青色。

    他显得更瘦了,身上罩着的那件华丽无匹的袍子,但是从袖子里露出来的手腕,却宛如枯骨他原本雄壮的身躯,也就只身下了那副骨架一一一一一

    皇帝的脸色很痛苦,似乎每一次呼吸,对于他来说都成了极大的负担,剧烈的痛苦折磨着他的。

    “把蜡烛,蜡烛”皇帝从口中艰难的吐出了含糊不清的话语:“全部,点亮全部”他努力的叫嚷之后,低声喃喃自语:

    “这里太黑了太黑了就像个该死的坟墓太黑了。”

    具个贴身的仆从飞快的找来了蜡烛,在周围的桌台上点燃,数十根巨大的蜡烛的烛光,可皇帝似乎依然还不满意,继续摇头嘟囔,“太黑了一一一一一太黑了一一一一一一像个坟墓一一一一一”

    终于,几乎上百支蜡烛点燃之后,上百枚烛火的跳动,在带来了光明的同时,却仿佛却无法驱散这房间里的那股子阴冷的气味。

    宫廷的医官先是到了皇帝的身边,他小心的扶着皇帝躺下,然后手指麻利的解开了陛下的衣袍,伸手在皇帝已经枯瘦如柴一般的胸膛上按了几下,然后仔细的扼住了皇帝的手腕和脖子,检查了一下心跳的频率,又翻开了皇帝的眼皮,最后从袖子里取出了一根细细的针来,轻轻刺进了皇帝的胸前肌肤里一点,沁出了一滴血珠。

    这名医官飞快的将带着血珠的针尖投进了一只透明的瓶子里,这瓶子里原本盛了一些透明的液体,但是当这血珠没入之后,顿时里面原本纯洁透明的液体,陡然就泛起了一丝涟漪,随意很快的变成了淡淡的蓝色一一一一一

    医官的脸色一下变得极为难看起来。他看着躺在软榻上的皇帝,犹豫了一下,嘴唇蠕动,却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启齿。

    这个时候,终于,魔法师和牧师赶到了。

    那位身穿着红色长袍的宫廷魔法师刚进来,房间里所有的仆人就都松了口气。很显然,这位宫廷魔法师才是众人信赖的人选。

    宫廷魔法师很快的是到了皇帝的身边,只是飞快的扫了皇帝一眼,很快就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个小小的木匣子,打开了匣子,用两根手指从里面轻轻的擒出一枚碧绿碧绿的叶子来,这片叶子绿得是那么的翠嫩,晶莹剔透,细细长长,看上去就仿佛充满了昂然的生机

    魔法师面色平静,捏着叶子送到了皇帝的嘴边,轻轻捏着皇帝的下巴,帮助康托斯皇帝张开了嘴巴,才将这片叶子送进了皇帝的口中

    叶子就铺在了皇帝的舌头上,很快,就出了“嗤嗤”的声音,一片轻轻的雾气从皇帝的口中散了出来,仿佛那片叶子以飞快的度开始融化掉

    皇帝被送着躺了下去,而他的口中,那“嗤嗤”的声音依然不断的传来。

    终于,飞快的,一团隐隐流动的光芒很快就从皇帝的脸上冒了出来,随即飞快的流淌遍布他的全身。

    奇迹出现了

    原本枯瘦深深陷进去的双颊,此刻肌肉却忽然奇迹的饱满了起来,原本青灰泛白如死人一样的脸色,一下子就重新变的红润起来

    那艰难的如同破风箱一样的喘息声,也终于平和了下来,那让人揪心的咳嗽声,也终于平息了

    皇帝终于睁开了眼睛,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轻松来,看了看身边的这个宫廷魔法师,轻轻叹了口气;“谢谢你,阿依普尔阁下,你总是能解救我于水火之中。”

    宫廷魔法师并没有对与帝说什么,却只是转身看了看身后的那名牧师,对他点了点头。

    牧师走了过来,对皇帝行礼,然后缓缓道工“陛下,请您躺好,让我开始为您施展法术吧。”

    说着,牧师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来,轻轻的倒出一些每1水,擒起了几滴,洒落在皇帝的额头,正要高声吟唱咒语

    “等,等一下”

    那个宫廷医官的脸色终于变了,他大步抢了上来,一把抓住了那位牧师的袖子;“等一下”

    这个宫廷医官的神色焦急:“不能不能再这样了”

    皇帝睁开了眼睛,看了看这位宫廷医官,皱眉道;“怎么了”

    这位医官的神色有些犹豫,但是瞬间,仿佛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抬起头来,直视着皇帝的眼睛,大声道:“陛下您不可以再用魔法治疗了这种办法根本不是在帮助您康复,而是而根本是害了您”

    皇帝皱眉,脸色一下就沉了下去。

    “愚蠢的家伙,还不快滚开”

    那个宫廷魔法师冷冷一笑,轻轻一挥袖子,顿时宫廷医官的身体就往后跌了出去,落在地上的时候,旁边两个仆人赶紧上来将他扶起。

    “愚蠢你才是愚蠢”宫廷医官一脸的绝决,挣脱开了宫廷侍者的搀扶后,挣扎着站起来,指着那个宫廷魔某师大声道工“你们根本就是在谋杀这是对于陛下的谋害不能再这么继续了

    “谋害”这个赐予从医官的口中冒出来的时候,顿时房间里的墙角,无声无息的出现了几个个宫廷武士的身影,那个从来都是沉默不语的中年人,也仿佛影子一般出现在了墙角。

    宫廷医官咬了咬牙,将头上戴着的帽子摘下来,用力丢在地上,然后扑通一下跪了下去,对着床上的康托斯皇帝大声道:“陛下真的不能这样下去了这些该死的神棍,根本就是在欺骗您”

    说着,他将自己的那个瓶子高高捧起来:“您看见这瓶子里的水的颜色了吗您的血液一旦沾染上去,它就变成了蓝色这说明,您已经中毒很深很深了”

    “胡说八道。”宫廷魔法师摇头,盯着这个医官冷笑:“你们这些无能的家伙,治不好陛下的病勺但是魔法的光辉却可以将陛下的病痛驱散你无知的头脑,无法理解魔法的奥妙,却用这些可恶的言辞来侮蔑

    “我的确不懂得魔法”医官倔强的抬头盯着这位魔法师大声道:“或许在您这样高贵的魔法师的眼中,我这样的人,的确是渺小的存在您只要弹弹手指尖,就能轻易的夺去我这条卑微的生命但是我是一名医师我虽然不懂得魔法,但是我却懂得人的身体我懂得医术我承认魔法的伟大和奥妙但是魔法,毕竟不是万能的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他满头汗水,用膝盖往前挪了挪,跪在床前,对着床上的康托斯皇帝,大声道:“陛下是我无能,面对您的重病,我却无法用医术来为您驱散这些疾病可这并不是医术的无能,而是这世界上没有一种东西,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您的病,医术已经无法解决,但是同样的,魔法也无法解决”

    “无法解决”宫廷魔法师冷笑:“如果你不是瞎子,你应该看见陛下现在的气色已经好了许多。”

    “的确是的”医官大声逛:“不错但是这是一种欺骗是一种一种谋杀”

    他从怀里取出了一本册子,大声道:“陛下身为您的医官,我的职责也包括了记录下您病症的情况从这位高贵的魔法师为您第一次治疗的时候,之后的所有的记载,我都记录在了这里几个月前,他为您第一次用魔法驱散病痛的时候,那一次,治疗的效果,持续了足足半个月的时间,您的病才重新复可随即,第二次魔法治疗,效果只持续了十天第三次的治疗,效果只持续了七天第四次四天到了今天,您几乎每天都要进行一次治疗才行每一次魔法治疗的效力,持续的时间越来越短但是这位魔法师,给您服用的那种神奇的树叶,剂量却是越来越大我记得第一次治疗的时候,他只给您服用了一片树叶的四分之一的部分而到了今天,既便服下整整一片树叶,也只能让您的病痛停止不足一天而已”

    他将这本册子丢在了地上,又指着旁边的那个牧师,大声道:“就连一个最最普通人的人,都知道一个道理:治疗术不可以多次使用因为治疗术并不是真正的对人的身体伤害进行恢复其实只是用这种法术来刺激人身体的机能快的生长,自我恢复但是这种法术,使用得多了,对人的身体其实是有害的反而合大量的消耗掉人自身的元气

    这样简单的道理,别说是这位高贵的魔法师了,就连一个魔法学徒都应该知道这样的常识可是这位魔法师,每次都会容许牧师给您施展治疗术这难道不是谋杀吗”

    康托斯皇帝坐在床上,他的面色平静,似乎看不出什么波动,只是那一双眸子里,仿佛不知道闪动着怎样的光芒

    宫廷魔法师的脸色非常的难看,盯着这个医官,怒道:“无知的东西我配制的魔法药剂,你怎么会懂得”

    “我的确不懂得但是我是一名医官”这位旁敢的医官昂然道:“魔法就算再神奇,也不可能逆转世间的法则或者既便可以做到,但是似乎也不是您这样的级别能做到的我虽然不懂得您的魔法药剂,但是我至少懂得医术我知道什么东西是对人体有益,什么东西是对人体有害至少什么东西是有毒的,我还是能分辨得出来的”

    说着,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绝然之色,用力顿了顿:“陛下

    我知道您急于摆脱这痛苦的疾病,所以您已经渐渐的不再信任医术了

    但是请相信,魔法不是万能的不可能所有的问题都用魔法来解决治疗疾病,还得依靠医术我知道技怎么说,您都无法彻底的相信他用力咬了咬牙,拿着那瓶蓝色的液体,大声道:“您服用了那些神奇树叶,身体里已经充满了毒素这毒素已经足够害死人了如果您不信的话,请看吧”

    说完,他拿着瓶子就往嘴边送,就要把瓶子里的蓝色的液体喝下去

    皇帝眼神一变,低声喝道:“拦住”

    那个墙角的中年人,忽然就身影一晃,齿现在了医官的身边,轻轻一伸手,就从医官的嘴边将那个瓶子夺了过去。医官一愣,抬头看着这位皇帝身边神秘的高手。

    “要证明,也不用寻死。”皇帝坐在春上,缓缓摇了摇头:“牵两条狗来”

    很快,就有仆人将两条狗带到了房间里来,宫廷里养的这些狗,自然是身躯雄壮。

    医官看了看那个中年人,坚定道:“给狗喝下去,若是狗不死我自杀谢罪”

    中年人看了看康托斯皇帝,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很快,那一瓶子参加了皇帝血珠的蓝色的液体,给一条狗喝下了不到三分之一,这条狗在几分钟之后,就忽然呜咽了几下,身子抽搏,顿时就倒在地上,哆嗦了几下之后,就直接毙命了

    房间里,周围的那些仆人和侍卫顿时都大惊失色,不少侍卫已经纷纷扰出了武器来,将那个宫廷魔法师围在了中间

    那个魔法师神色难看,却依然大声道:“不对那瓶子里本来就有这个医官自己的药水,说不定那药水本来就有毒”

    医官立刻大声道:“如果不欣,可以再试这次,只请陛下割破肌肤,只要几滴血,别的什么都不用,再给一条狗喝下自然就清楚了”

    皇帝睁开眼睛来,眼神里闪过一丝锋芒,却立刻从床头摸过一柄银色的小刀来,飞快的将自己的拇指割破随即将染上了自己血迹的刀片丢给了那个中年人。

    中年人点了点头,拿着那把小刀,轻轻的割破了剩下那条狗的皮肤一一一一

    五分钟

    不过五分钟之后,这条狗忽然就全身抽搐了起来随即不到片刻,就嚎叫了几声,口中流淌出白色的沫子,随即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就连皇帝自己也变色了

    中年人潭头,看着皇帝,那目光里也有一丝古怪复杂的含义。

    “所有人都出去,阿依普尔,和医官留下。”

    皇帝抬了抬手。

    皇帝的命令,让所有的侍卫都惊呆了,不过在皇帝威严的眼神扫过来的时候,终于大家还是退了出去。

    医官茫然的抬着头,看着大家走了出去,那个魔法师却已经跪在了地上,看着皇帝,面色带着一丝淡淡的无奈。

    “好了,起来吧。”皇帝一声苦笑:“起来吧。”

    “陛下,请饶恕我的无能我”说话的是魔法师。

    “我不怪罪你。”康托斯皇帝摇头:“从开始,你就告诉了我这种治疗的办法是有毒的,并不能真的治愈我的疾病,只能勉强让我在短时间那恢复状态,却会大大的缩短我的寿命我都知道的,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怪罪你。”

    医官呆住了

    他毕竟也是久在皇室之中,瞬间心中念头转过,就意识到,自己恐怕是好心办的什么坏事了

    “你也起来。”皇帝看了看这个医官:“我也不怪你,你对我忠心,才会这么做的,我只会感激你的忠诚,不会怪罪你。”顿了顿,皇帝苦笑道:“但是,你欠这位魔法师阁下一个道歉。”

    医官立刻对着魔法师低头:“阁下,我”

    魔法师苦笑一声:“好了是我行事不周密,被你看了出来。

    也不怪你的你对陛下忠,bsp;“我需要一点时间,我需要能让臣民看到一个健康的皇帝需要在城墙上让士兵们看到他们的皇帝依然健在我不能让外人看见我虚弱的模样这样会降低军队的士气和民心的凝聚力。”

    皇帝缓缓道:“我知道这样的法子只会让我死的更快一些,但是我没有别的选择。”

    顿了顿,他看了看面前的魔法师和医官:“我现在想知道的是

    我还能活多久”

    眼看两个人都有些犹豫,皇帝立刻沉声道:“我不需要什么无聊的安慰更不需要什么善意的谎言你们的答案,将对帝国的命运带来巨大的影响我必须准确的知道我还剩下多少时间我需要充分的利用这些时间,来让我处理好一些最重要的问题”

    “半个月左右。”医官说出了他的答案:“您的血液里毒素已经太多了,虽然我不知道魔法师阁下是用什么办法让这些毒素暂时没有杀死您但是随着毒素的提高,已经开始将您的身体机能损坏而且

    似乎,这种毒素已经开始伤害您的身体了,度会越来越快。所以我的判断是,短则十四五天,最长,也不过只有二十天。

    皇帝挑了挑眉毛。

    “陛下。”那个宫廷魔法师却摇头:“我的看法,则没有那么乐观。

    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医官:“这位先生的判断,是基于您目前身体血液的毒素含量除非您从现在开始,停止我的治疗。那么他说的日子,是合理的但是,您还嚅要继续进行治疗,以保证您有清醒的神志这样的治疗每多一次,都会再次缩短您的生命。按照我的计算如果您想在剩下的时间里保持清醒的神志,就需要不断的继续治疗所以,根据我的计算,您剩下的时间,最多不会过十天。

    最短的话大概是七天。”

    “七天”

    皇帝的神色满是阴霾,但是很快,他忽然哈哈一笑:“好准确的知道自己的死期,总比忽然倒下留下一个烂摊子要强得多。”

    他随即摇摇头:“等死的滋味么哼,我可没时间感怀这些”

    说着,皇帝从床上站了起来,看了看两人:“谢谢你们诚实的答案。请相信,你们的答案,对帝国带来了巨大的好处。”

    说完,他看了看那个中年人:“现在,我需要见见我们的宰相了到了该立遗嘱的时候了一十派人去抠饿们的宰相大人请来吧

    哦,阿德里克就不用了,让他继续陪着那些兰蒂靳人周旋吧。”

    当天的下午,皇帝亲自登上了城墙,让中午刚刚打退了一次叛军进攻的守军顿时士气大振

    皇帝亲自将一面皇旗插在了凯旋门的城楼之上,然后指着那面皇旗大声道:“我在此立誓这一战之后,如能胜利,你们所有人,都会是帝国的新的勋贵我克伦玛家族在一日,就绝不相负”

    看着城墙上将士们的欢呼如潮,人群之中,却有一个人坐在城墙根下,懒洋洋的靠在那儿,轻轻的擦拭着手里的一柄长矛。

    雄壮的身材,满头如钢针一般的短。

    夜林抬头看着城墙上那些举着武器欢呼的人们,看着所有人之中的焦点,如众星捧月一般的皇帝

    “虚络。

    一声冷笑。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