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至理名言】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夏亚抱着黑斯廷坐好,愁眉苦脸道:“朵拉,你说那个什么泉水只会吞噬人的力量。可是他身子这么烫却是为什么你看他简直就如同变成了一个炭火球一样,皮肤摸上去都烫手他不会活活烧死吧”

    朵拉沉默了会儿,忽然道:“你解开他衣服,看看他的心口。

    夏亚依言扯开了黑斯廷的衣衫,黑斯廷的胸前铠甲早已经碎裂,轻

    轻一扯就将衣衫拉开,露出了结实的胸膛。

    只见左边心房上的心脏部位,一个小孔,原本已经愈合了,此刻却隐隐的往外冒着丝丝鲜血,虽然流淌的度并不快,可流淌出来的血液都是冒着腾腾的热气。

    夏亚记得,这心口上的小孔,原本是黑斯廷从里面捻出了一枚针的部位。想到面前这个狠人居然将一枚针常年刺在自己的心里,夏亚就忍不住后背寒。

    “唉十一一十一一”

    朵拉叹了口气,低声道:“这可有些复杂了。看来那些暗算他的家伙,给他喝下的并不是单纯的希罗门泉,而又参加了一些别的什么东西。

    梅了顿,朵拉低声道:“你把他的心口那个地方捅破了,让血流淌

    出来。”

    夏亚一呆:“这,不会弄死了他吧”

    朵拉哼了一声:“信不信我也随便你。

    夏亚略一犹豫,就伸出手指来,在黑斯廷的心口那个部位轻轻一戳,他运力灌注指尖,轻轻一戳,就将黑斯廷的皮肉戳破了,顿时里面的鲜血汩汩往外流淌出来。

    那鲜血一旦流淌出来,顿时就散了腾腾的热气,黑斯廷看上去

    就仿佛笼在一团热气之中。

    过了会儿,那鲜血流了许多,直让复亚都有些心中毛,只怕黑斯廷就此失血过多而死,才道:“喂现在

    “好了,把伤口愈合上吧。”朵拉叹了口气。

    夏亚赶紧手忙脚乱的弄了一点伤药将伤口糊上,又将伤口层层裹上,这才松了口气:“这就算治好了么”

    “哪里有这么博弈,只能暂时缓解而已。”

    朵拉也知道夏亚听不懂,耐心解释道:希罗门泉的毒素是渗透进鲜血里的。随着鲜血运转全身,腐蚀人身体的力量,不论是斗气还是魔力,都会被吞噬掉。实力就开始飞快的衰弱。最重要的是,既然它是隐藏在血液里,我们没有办法帮他把毒素排出来,就只能让他多流一些血了,在流血的过程里,也让体内的一些毒素跟着鲜血一起流到了体外,使得他的中毒程度略微有些缓解。”

    朵拉顿了顿,继续道:“他的鲜血温度很高,在血温升高的时候,人的鲜血会变得被蒸之后越来越少,身体自然就越来越虚弱。但是这样博蒸却反而使得鲜血里的毒素浓度越来越高,所以,只能刺破他的身体,让鲜血流淌出来,才会连着体内的毒素一起流淌一一可这又有一个矛盾,不论是血液被蒸掉,还是排毒流淌掉,人的血如果失去的过多,也一样有危险。所以,只能尽量的找到一个平衡了。这个法子只能暂时缓解,却不能给他根治的。他现在流了这么多血,毒素是少了一些,但是失血太多,身体也虚弱得很。不能再流血了,否则他就算不被毒死,也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死的

    夏亚还没说完,朵拉就继续道:“他现在的处境有些微妙,流了这么多血,他体内的毒素已经减轻了许多,但前提是他不能再过度的使用什么力量我刚才说过了,他体内的毒素是以吞噬力量才能存活的。只要他不使用力量,体内的毒素就不会作。甚至少量的使用力量,也是可以的。但只要使用力量过多了

    “我明白了,如果他胆敢大量的使用力量,那么就等于体内的毒

    素得到了很多食物,就佘继续变强,对吧”

    朵拉“哼”了一声:“这么说虽然有些幼稚,但大体也正是这个

    意思。”

    顿了顿,朵拉道:“我能想到的法子就只有这一个了但是这个法子,只能缓解,不能根治的。他一旦醒来,一旦使用力量,那么毒素就会加强,一旦毒素加强,就必须再排血以失血的办法来减轻毒素的浓度。而幸好,人的身体自身是有造血功能的。这就好像是一个恶性循环使用力量,毒素增强,排血,毒素减弱,再使用力量,毒素再增强,再排血总之,这种办法,勉强维持他身体里的一阜平衙,只要他自己控制得好么,排血的量不要过自身身体造血的度,保持一个大抵相当,那么也能勉强活下去。只不过,要想根治却是不可能的了。”

    夏亚听得心中一寒:“这么厉害那岂不是永远别想摆脱这种鬼毒素了这些偷袭他的家伙可够狠的”

    “希罗门泉原本就是精灵族之中最毒的东西。传说之中,以这种毒泉暗算高手,一旦对方服下,那就是死路一条了只要喝下了这泉水,然后周围派上几个高手围攻,中毒的人十有都跑不掉你想啊,一旦被围攻,就要使用力量来抵抗,可一使用力量,就使得毒素作加快,一一”

    说着,朵拉叹了口气:“好了,这个家伙暂时死不掉的了,还是先想想你自己的处境吧。你割开的空间裂缝距离并不远。那个家伙一定还在追捕你们地精的光剑虽然神奇,但是

    以你的精神力,并不能将空间割裂的距离变得很远,以我的估算,刚才的那一下,我们最多不过是跑出来不到十里的距离而已。以火烈鸟的魔力覆盖范围,你很快就会被现的。到时候”

    “到时候大不了再割裂空间逃跑。”夏亚笑了笑。

    “没那么简单的。”朵拉插头:“你难道没看出来么那个老头子是一个魔法师嗯,我甚至觉得他好像是一个精灵可不管他是一个人类魔法师还是一个精灵,你都麻烦了因为以我看他的魔法造诣,只怕已经相当厉害了。只要他对空间魔法稍微有一点见识的话一个中级魔法师都可以布置下几个小小的空间魔沽的禁忌或者是扰乱术,再或者是封印术,对你的空间跳跃进行干扰。空间魔法是一种最深奥的魔法体系,而割裂空间进行跳跃或者远距离的传送,都需要空间处于稳定的状态,一旦对方施展出一些干扰的法术,或者是干脆布置下一两个封印结界来,你就跑不掉了或者会让你的割裂空间的时候,变得极不稳定”

    “不稳定那会怎么样”

    朵拉阴险一笑工“想象一下,你在用空间裂缝逃跑的时候,钻了一半,空间裂缝忽然消失了你的上半身在这里,下半身在十里之外一一r一一一”

    上半身和下半身相隔十里

    夏亚顿时脸色一变,全身都哆嗦了一下。

    “所以说,一个魔法师要想破坏你的空间跳跃,其实并不太难。第

    一次你能靠这个办法跑掉,下一次你就未必还有机会。”

    夏亚目光闪动,就立刻再取出了一枚水晶握在手里,“我现在就趁着那个家伙没追来,再次割破空间逃跑我连续跑上两三次,距离总够远了吧。”

    “不成妁,对方既然是魔法师,一旦你割裂空间,对方就多半能感应到空间在波动唉,就知道你不明白的,我打个比方吧,这个世界空间就好比是一个平静的水面,你在这里忽然割破了一块,就如同在水面投进了一枚石子,立刻就会引起一些波澜,而那个家伙只要仔细的留神,以他的实力,要想感应到十里之内的空间波动并不难,一旦你再次割裂,他说不定很快就会盯上你十里的距离,他骑着火烈鸟很快就能追过来到时候,你总不能不停的割裂空间吧割裂空间要耗费你不少的精神力,你最多再使个两三次就会力竭,而他一旦盯上了你一个魔法师要想锁定一个人,可并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

    “那老子就和他斗一早,也不见得就输了。”夏亚嘴硬,可随即想起那只巨型的火烈鸟,和那火烈鸟爆出来的强悍的气势,他心知肚名,自己多半连那只鸟都干不过的。更别说再加上一个厉害的魔法师了。

    他干脆就靠在了黑斯廷的身边,看了看身边闭着眼睛昏迷的黑斯廷,忍不住抱住自己的脑袋用力抓了两下:“我也真是脑子坏了,好好的我跳出来救他干什么”

    他正在叹息,却忽然就听见远处传来了一声长笑那笑声里充满了冷酷和嘲弄的味道。“哈哈哈哈哈哈”一听这笑声,夏亚顿时就翻身跳了起来,握着火叉四顾张望。只听见空气之中一个声音,仿佛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

    这声音悠悠而绵长,气息时而徽},时而饱满,更夹杂在周围的风声和树林里枝叶沙沙响动的动静之中,就显得更为诡异了。

    “阁下,到底哪里的高手为什么插手看你的身手也不是什么普通之人做事情却藏头露尾好了,别茂了,倒不如公平一战”

    这句话落入夏亚的耳朵里,夏亚顿时脸色一变,“糟糕了他找到我们了”

    说着,他就握紧了火叉,就好大声回话。

    幸好朵拉即使喊住了他;“快闭嘀”

    朵拉的声音严肃工“蠢货,对方并没有现你这只不过是博了一种法术将声音传过来,想诱骗你主动出去呢哼”

    顿了顿,那声音依然从四面八方传来,朵拉听了会儿,在夏亚脑海里冷笑道,“好了,我可以确定一点,这个家伙一定是一个精灵他用的是精灵族的法术,这是精灵族擅长的风语术,精灵族和自然植物最为亲近,这个法术就是利用风声垂过各种花草树木,产生的震动,将自己说话的声音随着这些植物枝叶的沙沙响动的声音传遍西面八方,一旦这个法术施展出来,可以说在魔法覆盖的范围之内,所有的植物,哪怕是一花一草一树,都变成了这个家伙的嘴巴,都可以把他说话的声音带到你的耳朵”

    夏亚听了,这才松了口气:“还好只是嘴巴,不是耳朵,如果周围的这些花草树木都变成了他的耳朵,那我们的动静就被他听去了,那可就暴露了。”

    朵拉嘿嘿干笑亍两声。

    那声音响了几遍之后,终于不再响了,想来是对方眼看夏亚不上当,没有能诱骗夏亚出去,也就不再使用这种伎俩。

    夏亚休息了会儿,辨认了一下方向,将黑斯廷抱起来往肩膀上一扛,然后就朝着南边大步而去。

    他前进的方向,却是适才救黑斯廷的郧片山林。

    对于这种方向的选择,夏亚的理由很充足,我们刚才就是从那儿一路跑出来的,现在对方要追

    也早就离开那儿了,万万想不到我们居然还会远路返回,轮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哼,这个道理,难道你朵拉不知道么

    朵拉也不和夏亚争论,只是沉默。

    夏亚一路扛着黑靳廷往回走,也不知道是他运气好,还是真的那个“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的理论果然有道理,总之一路无事。

    一路居然让他平平安安的跑了回去,眼看远处就是那座小山包,还有那片树林,夏亚看见了,哈哈一笑:“钻进那片树林里,想必那个老家伙一定想不到我们还会回去在树林里藏上几天,只怕他就已经越追越远了。”

    夏亚心中轻松了许多,冲进了树林里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寻找自己的那辆装载了大量地精宝贝的马车。

    很快就在一片乱灌木丛后找到了。

    夏亚之前跳出来救黑斯廷的时候,早已经一掌把那个叫伊伦特的年轻农夫打晕了,此刻跑回来,拉开车厢门,就看见伊伦特还趴在那儿昏迷没醒。

    夏亚把这个家伙拖到了地上,拧开水袋来在他脸上浇了点儿水,这个可怜的年轻人顿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张口就要叫嚷,却被夏亚一把捂住了嘴巴:“别叫闭嘴”

    伊伦特看清7眼前是这位郡守将军大人的脸,这才松了口气,脸色立刻就变做讨好的模样。

    夏亚从丰里拿了些食物出来吃了,看了看昏迷的黑斯廷,干脆就弄了一点剩下的羊奶给黑斯廷灌了下去。

    伊伦特看着这位将军带回来的这个昏迷的家伙,忍不住陪笑问道:“大人,那个,这个家伙是”

    “俘虏。”夏亚随口回答,看了看这个年轻人,语气很认真的样子:“这是本将军的俘虏。”

    “是是”伊伦特赶紧点头。

    夏亚忽然心里一动:“你知道这个俘虏是什么身份嘛

    伊伦特瞪大眼睛看着夏亚。

    夏亚一脸得色,傲然笑道:“这个家伙就是大名鼎鼎的奥丁武神黑斯廷不过本将军神勇无敌,被本将军抓了回来正要带回丹泽尔城去哈哈,能将黑斯廷抓捕回来,这一下,奥丁人的军心岂能不乱”

    土鳖也不过就是随便吹嘘两句过过嘴瘾罢了,那伊伦特也算是乖巧,只是故作惊诧震撼崇拜等诸多表情,可心里却不屑:黑斯廷骗鬼呢你再厉害也不过就是一个郡守,一个郡守就能抓住奥丁武神若你有这样的本事,早就不是郡守,而是帝国元帅了

    伊伦特虽然是一个乡村农夫,但是大名鼎鼎的奥丁武神的名头,还是听过的。

    不过心中虽然不信,但是伊伦特却满口阿谀马屁如潮,只把夏亚说的眉开眼笑。

    土鳖最后看着这个年轻人,忍不住叹了口气:“不错不错,你年纪轻轻,居然就有这样的本事,看来当一个农夫,还真的委屈你了。嗯你还让我想起了我从前的一个手下。”

    “哦谁”

    “一个叫多多罗的狗腿子一一那家伙和你一样会拘马匹你无

    耻的样子颇有他当初的神韵。”

    随后在这片林子里休息了半天,直到第二天的晚上,夏亚没有敢离开这片树林万一那个魔法师在周围的十里范围内搜索,天知道他会搜到哪里,万一自己运气不好,一出林子就碰上了,那岂不是倒霉

    在林子待到了第二天的晚上,夏亚心中夸渐渐放心,估计那个魔法师应该是越追越远了,这才决定继续上路。

    依然让伊伦特拉了这辆地精制造的便携式仓储器”,然后缓缓的

    往南而去。

    在林子里的时候,夏亚想起黑斯廷失落的三棱战枪,那可是一件

    利器,不过夏亚找了会儿,没找到,想来是被那个魔法师捡走了。

    不过,三棱战枪没找到,蚪是找到了一柄短弓,根据朵拉的鉴定,是一把精灵族武士才会使用的精灵魔弓。

    这弓的质地颇为粗糙,看上去就好像是简单的树藤扎出来的,甚至弓身上还带了几片叶子。但是轻轻一拉,倒是劲力十足,尤其是那弓弦,弹性十足而又坚韧。

    “精灵族的弓想来都是最精良的,用精灵古树的树藤制作弓身,而弓弦一般都是用它们饲养的一种蜘蛛吐的丝,坚韧之极,刀剑不伤。而且天生就附加了自然魔法属性和风系魔法。穿透力和射程都得到了加强是一件好东西。”

    可夏亚试了几下,却觉得这弓的尺寸实在太小了以他的体格,拿着这个东西在手里,就如同小孩子拿着玩具一般。

    想了想,就随意想扔到一旁,倒是那个伊伦特,眼看夏亚要把这把弓丢掉,忍不住道:“大人,这弓,大人不用的话,不如给我用p巴

    “你”夏亚瞪眼:你会射箭么”

    “当然我在后山洞穴里居住,自然也会一些打猎的本事,我还能

    射中树梢上的鸟呢”

    伊伦特挺起胸膛,一脸正色:“大人,难道没听过一句至理名言么”

    “什么名言”

    伊伦特昂挺胸,理直气壮道。

    “人不可貌相,不可尺量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