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后半句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二两章连更,缓慢修补人品中一一

    第三百八十八章后半句

    阿德里克没说话,他垂头,似乎在仔细的思索着鲁尔的话。我爱小说网免费txt小说网

    骗不过,的确骗不过。

    可这件事情,原本就不需要隐瞒,只要表面上能有一个过得去的借口就好了。

    关键的问题就在于:第一,吉斯伦特个不能死,只能击伤他,不能真的杀死他。这样的话,兰蒂斯王国不至于为此而彻底翻脸。

    作为一个海上的王国,兰蒂斯人既然运筹了这么多年,等待了这么多年才等来的机会,他们绝对不会因为怒火就轻易的放弃。只要吉斯伦特伤而不死,就不会触及兰蒂斯人忍耐的底线,就给大家留下了继续合作的余地。

    第二点才是最重要的刺杀吉斯伦特,虽然不能真的杀了这个兰蒂斯王国的“暴风之子”虽然表面上可以将罪名推到军阀党羽的头上,是实际上,聪明人不难猜到真正的幕后策划是谁。

    兰蒂斯人能猜到,加西亚皇帝陛下也自然能猜到。

    而且,借这个机会,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他们一点“警告”

    是的警告。

    对于兰蒂斯人来说,警告他们:不管我们的皇帝怎么想,但是至少。拜占庭帝国的军方对于这件事情极为不满,军方不会同意皇帝如此“卖国”表明了军方的强硬立场,并且也暗示了对方:一旦出现了军方无法容忍的事态,军方不惜以强硬的手段来应对,绝不妥协。这样的话,至少警告兰蒂斯人,别以为拿捏住了我们皇帝的心思就能为所欲为。

    同样的,也是对于皇帝的警告:虽然你是皇帝,但是也不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帝国的军人固然不允许敌人侵犯,同样的,也不能允许皇帝随意的出让本国的利益,必要的时候;军方也会做出强硬的态度来反对皇帝陛下的决定。刺杀吉斯伦特。就是一个信号,希望皇帝陛下不要一意孤行。想来加西亚陛下刚刚加冕不久,又是在现在这样的危机关头,想来陛下不会冒着和军方翻脸的危险一意孤行吧

    鲁尔的话,,阿德里克听进去了。

    如果换做是另外一个人,假如现在坐在鲁尔面前的不是阿德里克。而是老米纳斯公爵之类的其他军中大佬,只怕胖子就算是再怎么样也绝对不敢出这种主意。

    刺杀吉斯伦特来阻止这场盟约,这个办法,虽然看似有一些可能。但是,最终的核心问题,却触及到了一个极为微妙的地方:

    皇权的权威

    国是一人之国,还是一国之国

    历来皇帝陛下的意志就是帝国的最终决定。那么现在,当皇帝陛下的决定不符合其他权力阶层的意思的时候,军方,就真的可以违逆皇帝的决意么

    这样的做法,等于直接否定的“皇权至高无上”这个千百年来的惯例。

    直接违弃皇帝的决定,这样的做法,无论怎么说,都貌似有些“大逆不道”的味道。

    若是换了其他的军弈大佬当面。胖子是绝对不肯出这种主意的。

    但是偏偏。他面前的人是阿德里克

    阿德里克

    信奉元老院议政制度的阿德里克一个出身鹰系,但是政治倾向却是同情甚至认同元老院制度的将领一个认同“限制皇权”主张的帝国高级将领

    对于阿德里克本人的政治主张来说。他本人心里本来就没有多少“皇权至高无上”的信仰,也比较能接受“适当限制皇权”这样的做法。

    所以。尽管这个主意。对于陛下,对于皇帝。对于皇权,似乎是有些不够恭敬,甚至是有些不够服从一

    可是,对于阿德里克来说,感情上却并不是不能接受。

    所以,他沉默了下来,仔细的思考其中的可能性若是换了老米纳斯公爵那样的老派的帝方高层,只怕早就直接对胖子拔剑相向了。

    车轮滚滚。

    阿德里克平时并没有坐马车的习惯,这临时拉来的马车自然不是什么上等货,一路行驶,甚是颠簸。

    车厢里的两位帝国将军却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只有那滚滚的车轮声以及车厢里两人沉重的呼吸终于,过了好久,阿德里克深深的吸了口气,抬起头来的时候,这位刀疤脸的将军眼神森然,他咬了咬牙,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迸出来的声音:

    “人选不好办。”

    鲁尔听了阿德里克的话,原本刚才绷紧的身体,才稍微松弛了一些。胖子不易察觉的呼了口气,轻轻抹了一下自己额头的冷汗,忽而笑道:“我还以为你会忽然翻脸,骂我大逆不道,或者是招呼车外的卫兵把我立宏绑起来交送军事法庭审判,”

    阿德里克冷冷的瞪了鲁尔一眼:“人选怎么办要干这件事情。必须有一个合适的人选吉斯伦特身边不会没有卫兵,而且他本人身为兰蒂斯高级将领,身手绝对不会差要能击伤他,还不能杀死他,同时”还要能安全脱身”说到这里,阿德里克的声音变得越的冷峻:“而且一旦出现什么意外。无论是任务失败暴露,或者是受伤必须有必死的决心,绝不能泄露出半点须找剑愕孔。人才行。”

    鲁尔听了,面宴嘲弄的微笑。看着阿德里克:“你想了这么半天,只是在考虑这么一个问题么”

    “怎么”阿德里克面无表情。

    “找死士,的确是重要的问题。但是,你还需要考虑更多更重要的。”胖子竖起一根手指:“当其冲,就是你阿德里克的脑袋”

    阿德里克沉默。

    胖子的嗓音在那富有节奏的车轮晃动嘎吱嘎吱的声音的映衬之下。显得越的阴柔:“事情暴露不暴露,反正用不了多久,大家都会知道这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虽然没有谁会傻乎乎的捅破,但是,所有的人,你,我,包括兰蒂方面。以及皇帝陛下本人,都会知道这事情到底是谁做的这事情的意义原本就在于向陛下显示军方的决心,绝不妥协的决心陛下必然会明白这事情的主使人,就是你阿德里克你现在是军方的一号人物,又是强烈反对和兰蒂斯人现在就妥协的头号反对者。事情不是你主使的还能是谁”

    阿德里克继续沉默。

    “所以,你需要考虑的,是你的脑袋的确”这事情若是成了。我相信有七成的把握能将这次的盟约拖延一些日子,也能迫使陛下不得不正视军方的意志。但是你阿德里克,从此就成为了陛下的眼中之钉,肉中之刺没有一个帝王会容忍自己的身边有一个敢于用极端的手腕跟自己对着干的高级将领尤其是你还拥有军队的影响力你一旦做了这件事情,那么皇帝陛下从此将视你为敌人若是帝国能渡过这次难关,那么陛下未来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不择手段。也要除掉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军方脑。”

    鲁尔的神色阴沉下来:“我很了解你,阿德里克。你永远不会成为那种以权力胁迫皇帝的权臣,我了解你对于这个国家的热爱,也了解你心中的正直和公平。所以”一旦皇帝要日后清算这件事情,你绝对没办法和皇帝陛下斗,”不,你根本就不会去和他斗。无论陛下日后给你罗织什么罪名,甚至是怎么对付你,只怕你都会束手就缚。所以。一旦你做了这件事情,那么将来。你必死无疑我们的这位年轻的皇帝,并不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我和他在一起相处了半年事情我很了解他。这位年轻的陛下么,他能隐忍,但是他的性子,骨子里却是偏激的。一旦他深深的恨上了你,将来一定会想办法杀掉你这个威胁。所以,”

    阿德里克却忽然笑了一下,他的笑容很平静,语气却清冷的犹如此匆车外的晚风。

    “若为国,我阿德里克何惜此身。”阿德里克淡淡道:“这事情。就这么办。”鲁尔看着阿德里克,胖子的眼神凝重。过了会儿,鲁尔才轻轻叹了口气:“好吧,,你斗不怕死,我鲁尔也不是胆小鬼,这死士么,你也不用费心去找了。我来动手好了,我老鲁尔的身手,你应该能放心吧,哈哈哼,吉斯伦特那个家伙的身手应该不错,不过当年在军事学院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喝酒打过架,我自信还是能解决掉他的,嘿”

    阿德里克看了一眼鲁尔,眼神里有些激动,可随即他却摇头二“你只怕你做不了这事情。我们是要栽赃到军阀党羽的身上,可你这身材,只怕帝国高层里随便一个人,从背影就能认出你来除非你能在两三天内减肥一百斤。”

    鲁尔嘿嘿干笑两声:“也用不着。我这个。人,三教九流的朋友可比你认识得多,我就认识一个魔法师朋友。找他给我施一个法术,一两个,小时内改变我的外貌和体形,还是能做到的。”

    阿德里克这才确定了鲁尔是认真的。他皱眉,看着鲁尔:“胖子,这事情很危险,一不小心是会死的而且一旦失手,你绝不能被抓住。”

    “一旦失手,我就自己了断。”胖子淡淡道:“我听说魔法师能配制出一种药剂,藏在牙齿里,死前咬破吞下去,尸体片刻就会被融化成一滩血水,就算是死,也不用担心会泄露身份至于对外么,就说我战死在城墙上,或者是在家里养伤,重伤不治去世就好了。

    “我没和你开玩笑,胖子。真的会死的”阿德里克神色肃然。

    “死

    鲁尔的眼角肌肉挑了挑,他忽然拉开车窗。望着窗外,晚风吹了进来,将车厢里的闷热一扫而空。

    胖子盯着天空,也不回头,却闷闷的低声道:“你知道么,这些日子来,我都无法安睡,每天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那天晚上,”看见兄弟们一个一个战死在我的眼前,看见我的副将,我的掌旗官,我的军官们跃马冲杀的场面。我记得我的一个亲卫队长。跟了我快十年了,多年的征战都没有死掉,他原本已经要退伍了,却因为对我的忠心,期服役留在我的身边,他还常和我开玩笑说,跟在我身边才是最安全的,因为我最擅长保身。可那天晚上,他帮我挡了叛军的长矛,好几根长矛把他从马上挑了下去,我甚至没有来得及去拉他,他的身体就被挑进了乱军之中”法成了肉密集的马蹄声啊整夜整夜的响在我的洲过,

    胖子的声音慢吞吞的,他忽然嘴角扯了扯,露出一个怪异的微笑来。然后回过头。

    他的笑脸,就映在阿德里克的眼中。

    “你是说死么我根本不在乎”因为,我早就该死在那天晚上。和兄弟们死在一起的”

    盯着阿德里克的眼睛,胖子满眼含泪如是说。

    骑马的卫兵们的簇拥之下,马车一路来到了皇宫之外。

    皇城看上去比以往要冷消了许多,就连站在皇宫外的御林军都比往日少了不少大部分的御林军都调去城墙参与城防了,皇宫里此刻只留下的数百御林军勉强支撑着一个架子而已,甚至不少宫廷里的仆人都放了武器和铠甲充做了御林军。

    阿德里克的马车没有受到阻拦,就一路被放行了进去。

    在这样的时刻,阿德里克身为奥斯吉利亚的最后一根精神支柱,无论皇帝的本意如何,他已经成为了皇帝最大的依靠,这段时间来。他经常进出皇宫禀报战况,皇帝也早已经下令,阿德里克可以随意进出皇宫了。

    马车一路来到了从前那威严的宫殿之前,再往上就是那肃穆的数十层宽大的台阶了。

    往日这里站在两旁的金甲武士也早已没有,显得冷冷清清的样子。

    阿德里克和鲁尔下了车,两人站在台阶上。看了看左右四周。

    “还记得”当初你我受勋封将的时候,担任一兵团之将军,都是在这里收到老陛下的正式授勋和嘉奖。”鲁尔忽然有些喘嘘。

    阿德里克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别那么紧张,今晚陛下只是见吉斯伦特会面谈判而已,真的签订盟约,最快也要等个一两天的,我们还是有时间动手的。”鲁尔试图宽慰阿德里克。

    阿德里克默默点了点头。正要和鲁尔一起进去,却忽然听见方才来路的方向,一阵滚滚的车轮声传来。

    扭头看去,只见一辆精美华贵的马车。在一队皇家御林军骑兵的簇拥之下缓缓行驶而来,就连那拉车的马匹,都是纯白色的皇家御马,高大雄壮,姿态非凡。

    这分明是皇室的御用马车,但是那车厢里,投过敞开的车窗两人看见坐在里面的,却是那个一脸络腮胡须的吉斯伦特

    吉斯伦特一身鲜亮的制服,徽章,绶带,居然是全套最高礼仪的装扮。显得神色焕,精神抖擞的样子。

    鲁尔立刻拉了阿德里克一下:“哈陛下为了见吉斯伦特,居然派了自己的马车和仪仗队去接人,到时好大的优待啊。”

    既然遇到了,两人干脆就停足站在了台阶上,等着吉斯伦特的到来。

    “我忽然想起了这次见吉斯伦特,他说起的一句话。”

    鲁尔看着阿德里克:“什么”

    阿德里克的神色冷峻:“当时,我们就站在海港区的箭塔顶上。看着我们的海堤,吉斯伦特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你们拥有一个很美丽的海港嗯。当时他就是这么说的。”

    鲁尔神色一动,凝视着那远来的马车。悠悠道:“嗯,我记得好像听说过这句话,不过原话却不是他吉斯伦特说的,而且,似乎也少了半句。”

    两个将军互相看了一眼,同时皱眉。

    大约在四十年之前;先皇康托斯大帝刚刚继位的时候,当时帝国的国势还算完好,虽然内部已经腐烂。但是至少还保持了一个光鲜的大耸国的架子。拜占庭帝国新皇加冕。兰蒂斯派了使臣来道贺,而那次的贺使的分量却是前所未有的重

    来人是兰蒂斯王国当时的海军副大臣,拥有兰蒂斯海军“军魂”地位的海军上将格林杰阁下。当年。那位已经年过六十的兰蒂斯海军上将,在下船踏足岸上的时候,就曾经要求登塔观看海港的景色,这个要求被负责接待使者的帝国礼仪官接受了。

    而那位兰蒂斯王国的海军上将,当时就在了望塔顶,仔细的看完了奥斯吉利亚的海港区全貌之后,也不知道是有感而,还是故意为之,低声的说了一句话或者是自言自语,但是偏偏声音却又不够低,在场的帝国礼仪官和外交官都听见了

    “你们拥有一个美丽的海港。可惜”如此美丽的海港,应该属于一个海上强国才对。”

    这句话,当年甚至差点引了一场严重的外交摩擦。

    此刻的夜晚,明明是夏日,可那暖暖的晚风吹在两身的身上,却偏偏却仿佛带着一丝透股的寒意

    仿佛是同时回想起了这件往事,两位帝国的将军的眼神都有些冰冷

    明天的更新量比今天只多不少。以后一直保持这样的每日更新量,直到补完欠的所有作业。在修补完人品,或者让大家满意之前,俺不敢求任何票,只是尽量修补人品,,丫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