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脱笼(一)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日暮。我爱小说网最好的全本小说网站

    原本这冬天的日头就短,天色黑的也早。伴随着寒风而过的,城外远远的就传来那浑厚的军号声。

    在这帝国北方,乱世之时,明里暗里,人人都知道,这国家的运势似乎都已经走到了尽头。人人也都知道,在这乱世之中,能挣着活下一条命已经是大幸,苦难之中,也无多他求了。

    只是在这小城之中,还能有一方平安,城中还有军队驻扎,而那位从“城守“到“郡守“又最后被称呼为“元帅“的那位大人,似乎也还颇得人心军心,这丹泽尔城里,能不受战乱地席卷,一日能平平安安渡下,在这乱世之球,也算是难得了。

    尤具是每天,这早晚两次,城外军营传来军队操演的号角声一一这熟悉的军号,开始的时候,还有人觉得嘈杂,但是日子长久了,也就渐渐习惯了。反而觉得每天能听见城外军队的操演号角,已经成了一种心头的安慰。

    至少,城外还有那么一些军队驻扎,这一方土地,还有人守护,总是一种安全的象征吧

    那位夏亚大人好像是一个大有本事的人,听说曾经在罗德里亚骑兵里干过,立过大功勋,受到过皇帝的赏识,军中对他也服气,这一年来,聚集了这么多军队,打退过那些凶猛的奥丁人。人人都能用眼睛看着的,这丹泽尔城周围的军势,是一日一日的强盛起来,也当得上是兵强马壮的评价了。加上舆论的控制,还有那位最近声明大振的“多多罗白衣师“等等诸多哮头。

    这里,似乎一下就成为了整个帝国北方最安全的所在。

    听说南边,西尔坦郡被奥丁人蹂躏的不像样子了,土地被占了,城破了,村镇烧毁了,敢于反抗的男人都屠了,剩下的拉去做了奴隶,女人都被那些粗鲁野蛮的奥丁人拉去糟蹋,而在这冬天,南边的奥丁人,听说为了节约粮食,将大扯大扯的老弱,都拉出去直接屠了埋掉

    种种可怕的传说,更使得莫尔郡北方,这一小片土地的宁静,在这乱世之中变得尤为珍贵。甚至每天,看着底中巡视的军兵,那些平民路人投去的都是感激和尊敬的目光。

    城外的号角声悠远而凝重,但是那声音,终究是惭惭的平息了下去。这是城外军营日落之前的最后一次操演。

    号角完毕之后,丹泽尔城就要关闭城门,进入宵禁了。

    战争时期,前些日子大军出征,作为后方的丹泽尔城,自然也是将戒备提升了几个等级。

    作为夏亚的老巢,丹泽尔城的城外军营里,还有一个北方战区的第二兵团虽然这个兵团远远没有第一兵团精锐,无论是装备训练,都有些差强人意,新兵居多,加上物资终究是有些短缺。要知道,夏亚目前手里的地盘不过就是莫尔郡这么点大的地方,手里几乎所有的财力物理都压榨了出来,靠着这么点地方,却养两个兵团的兵力,若是换在平日,早就不堪重负,唯一的结果就是垮掉。

    幸亏有扎库土人的黄金大力支持,加上战争时期,夏亚毫不客气的采取了配给制度,征收了几乎所有能征收的物资,粮食,铁器,一律交公非配,这种命令虽然有些残酷,但是在这种时期,民众也还是默典的忍受了,毕竟,大家也都知道,这种乱世,能挣扎着活下来就已经是大幸。这位元帅大人虽然要钱要粮根了一些,但拉起这么一支军队,也是为了有自保的能力。所以尽管日乎过的苦,也总能忍耐下来。

    为了打造军械,几乎所有的铁器都被搜刮了上去,征收的时候,平民家中的菜刀,铁锅之类的东西,也都是征收之列。此刻日暮时候,在城里处失可见,数户人家聚拢在一起合用一口锅来生饭的景象。

    听说为了聚集铁器,就连郡守府的大门上的包铁,都被录了去。若是放在太平的时候,这种做法,就是穷兵默武,但是在这种时候却是没有选择了。

    忍受,默默的忍受。日乎可以过的苦些,饭莱可以凑合弄一些,可以不用铁器,可以省下粮食来供应军队。

    只要真的能保住平安也就够了。

    至少,在这丹泽尔城里住着,锅里有食,头上有屋顶,好过南边西尔坦郡被奥丁人霸占的,男人沦为奴隶或者孤魂野鬼,女人惨遭奥丁野蛮人蹂躏,老弱被屠戮的遭遇,已经是强上万倍了。

    最后一次号角结束之后,丹译尔城的城门已经缓缓合拢。

    城中巡逻的士兵开始四处戒备,家家户户都闭门闭窗,日落之后,接到上,是不允许再有行人的了。

    往日的边郡的贸易繁华景象,是再也见不到的了。

    郡守府,现在已经变成了元帅府里,在后院之中,艾德琳立在院手里,就那么静静的站着,眼睛望着南边的天空,寒风吹在她柔嫩的脸蛋上,从衣领的缝隙里钻了进去,冷的刺骨。

    艾德琳足足等最后一丝余晖都落下了,有轻轻叹了口气,那一双明媚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淡淡的失落。

    她的身后,在房间的门口,黛芬尼,这位现在拜占庭帝园的皇后之尊的女人,就立在门边,静静的看着艾德琳。

    她头上裹了一条披巾,将那一头灿烂的金发尽数的掩住了,原本一张倾国倾城的艳丽容颜,却在之前连锦的病体析磨之后,变得有些憔悴,下巴尖了一些,眼眶也深了一些,脸庞的皮肤上缺了几分血色,但是却更多了几分柔弱的美感。

    看着艾德琳在院乎里呆立吹凤,这位皇后,终究是没有说话劝阻。

    她已经习惯了。

    自从夏亚出征之后,艾德琳几乎每天晚上都会站在院字里望着南方发呆,直到日落,才肯回房。

    开始的两日,黛芬尼还会劝上两句,担心这位自己从小就认识的如同姐妹一般的好友,真的冻出病来。只是每次劝说都是无效,每日站在寒风之中南望,直到日落,却成了对于艾德琳来说的一种寺奇特的心理安慰。

    过了两日之后,在黛芬尼心中,看着自己的这位好妹妹如此担忧,如此牵桂的模样。她自己的心中,原本的忧虑,却反而渐渐的变了味道。也不知道从何开始,一丝羡慕从心中泛了出来,就再也藏不下去

    是的,是羡慕,是真的羡慕啊。

    这样的情绪,就连黛芬尼自己心中都无法明了。

    或许,就是单纯的羡慕吧。

    牵挂也好,担忧也罢。

    至少,自己的这位妹妹,心中还能有一个牵挂之人。她每日南望,至少,南边还有一个被她南望的男人。相比之下,自己却仿佛浑浑噩噩一样。

    牵挂么

    自己心中,还有什么牵挂的人或者事呢

    父亲家族在黛芬尼心中隐藏的一个念头,多年以来,恐怕就连她自己心中都未必肯承认。自从当年,父亲为了政治上的目的,将自己嫁入皇室,成为了那尊贵的太子妃,看似风光尊贵,却其实将自己的女人一手推入了这个冰冷的旋窝。

    大概,从那一刻开始,自己心中对于父亲,就已经生长了恨吧

    嗯,是恨。

    军中元老又如何一代名将又如何叱咤风云又如何

    到头来,却连自己的女儿都守不住,将自己的女人,如同货物一般推了出去,作为筹码,作为交桩的资本,换给了皇家,换来自家家族的平安

    丈夫呢

    想起自己的那位名义上的“丈夫,“黛芬尼心中仿佛连苦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似乎,在整个帝国,整个贵族的圈乎里,自己根本就是一今天大的校花吧。

    绝色容颜又如何,第一美人又怎样

    那个丈夫,他却何曾用正眼瞧过自己一次

    每一个女字,每一个女孩,大概从鲜花一般的年纪开始,谁没有怀过纯,谁没有对未来

    有过幻想谁没有幻想过,未来会有那么一个人,把自己视若珍宝一般的疼爱

    可自己的梦,大概从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被生生的拖断了

    其他的呢

    都算了吧,算了吧。

    有的时候,在黛芬尼心中甚至忍不住会想:若是自己真的就死了,又怎么样

    似乎,也就如此了。这个世界上,自己算是毫无牵挂,活着,死了,心里都是一片空白。

    一个没有牵挂的人,纵然再尊贵,再美丽活着和死了,又还有什么区别。

    手扶着门,黛芬尼幽幽叹了口气的时候,艾德琳终于回过身来,朝着她笑了一笑。

    “风冷的很,进去吧。”可怜虫似乎自己担心完了还不足,还为这位姐妹担忧:“你的身体一直都没有康复,每天都陪我在这儿吹一会儿风,万一病又反复了,可怎么办。”说着,她上来,轻轻抱了抱黛芬尼,柔软的身子,就靠在这位自己视若亲姐的好友身上,脸蛋儿就挂在黛芬尼的肩膀上,贴在她脖子里,却忽然幽幽低声道:“我我好担心。”

    黛芬尼叹了口气,轻轻楼住了这个妹妹,想了又想,终究安慰的话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轻轻道:“进去吧。”

    房间里自然是暖和的。烧的壁炉,火光的温暖遍布了整个房间。

    艾德琳一进房,就用力跺了跺脚,然后捧过一杯热水来交到黛芬尼的手里,看了看黛芬尼,低声道:“他出征后,你就搬来这里陪我,这两天吹了风,脸色又有些不好啦,都是我的错,明天开始,我可不让你再吹风了。”

    接过手里的热杯,黛芬尼心里却闪过一丝茫然,看着面前的艾德琳。

    心中忽然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

    多年以来,两人相处,自己郁如同长姐,而这位好友,就如同小妹,总是自己在处处照顾她。可现在两人在一起,却仿佛渐渐的,这位从前长不大的小妹妹,却越发的成熟了起来,心中不但有了牵挂,却仿佛也懂照顾人了一般。

    “那个家伙也真狠心。说出征就出征,却没有想过,你这么牵桂他,念着他,若是在前面有一个以外黛芬尼摇头,低声道:“男人,心中大多想的都是野心抱负,这个家伙,看来也未必例外。”

    忽然心中一动,道:“他之前消失多日,又匆匆回来就出征了,和你婚事,他有没有说什么你千山万水的过来跟了他,这么多日子,就算是名分,也总该给你一个了吧你们就在这城里,举办一个婚礼,就算简陋一些,也不是做不到这么拖延着”

    艾德琳却摇头,脸色一片平静,轻轻道:“他自然有事情要做,那么多担字压在他身上,上上下下,几万军队,几十万民众的性命都压在他身上,他一颗心都塞的满了,我怎么能用这个事情去给他添烦。”

    黛芬尼低头思索了片刻,却忽然变色:“他一直拖着没有和你举办婚礼,难道是心中没有把握战乱之世,他只怕也是怕自己有什么意外,不敢施累你若是这样的话,也算是他心中为你着想了,唉

    “才不是。”艾德琳轻轻一笑,柔声道:“他若是真的这么想,我虽然会感动,但是却更会生气。我既然已经抛了一切来这里跟了他,自然是心中再无其他的念头了。他是元帅也好,是马夫也罢,我总是跟了他的。管他什么拖累不拖累。夏亚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人,他这个人,若是想不明白的事精,自然是犹豫,可一旦想明白的,做起事情来,可是比谁都果决。他已经明白的和我说过,说

    说到这里,可怜虫脸蛋儿一红,声音更轻了几分,低声道:“他说,我这一生,注定是他的女人了,这一条,就算是神灵也不能改变。再也不会变了,再也不会变了战乱之中,有生有死,这些事精,他想过,我也想过,就算就算有什么事精发生,就算是死了,我也是他的女人,他也是我的男人。总是不会变的。其实,他出征之前,我就对他说过,若是他在前面有什么意外,栽也绝不独活在这世界上,就算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我也总要和他在一起跟着他”黛芬尼脸色一变,惊呼道:“你怎么可以有这种念头战乱无眼,万一就算是大将军大元帅,战争之中,谁又能保证一定无事你心中千万不能有这种荒唐的念头”

    可怜虫脸色却不变,眼神儿却越发的柔和下来,轻轻道:“嗯,你骂我啦,当初我和他说这些心思的时候,我也担心他会责骂我。可是你知道么黛芬尼姐姐,他没有骂我。”“什么“黛芬尼心中一沉:“他,他没骂你他怎么说了”

    可怜虫仿佛笑了笑,柔声道:“他听了我的话,沉默了会儿,对我说:,好这才是我夏亚的女人就算是死,你也是我的谁也夺不去为了你这句恬,我怎么也要活着回来,你放心,这世界上,能杀死你男人的家伙,还没生出来就算是老天要杀我,老乎子也要拼了一口气,爬也要活着爬回到你身边来。”,

    说完这些,可怜虫脸上的笑意更浓,眼种里的幸福,却是毫不掩饰,看着黛芬尼,柔声道:“姐姐,你听,这个家伙,一向说话做事都是这么乱七八糟,荒唐吓人的,可是,我就是喜欢他,就是爱他”

    黛芬尼听了,心中一片茫然,隐隐的,又似乎有些怅然若夫的味道这样的话,仿佛荒唐到了极点,自己有心责备,却仿佛一个宇也说不出来。

    这西个家伙,一个混蛋,一个荒唐,但是那种言语之中的幸福甜蜜却却是自己好羡慕的啊一个说:我愿意为你去死。

    另一个就说:好,那就一起死。

    荒唐是荒唐到了极点,但若是没有爱到极处的话,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心中有牵挂,有爱,就真的会有如此荒唐的幸辐么可怜虫看着黛芬尼呆呆的样乎,走上去,轻轻拉住了她的手,柔声道:“好姐姐,这让你可千万别对其他说了。尤其是尤其是夏亚的养母,梅林大人。说实估,我可心中还是对她怕的很呢。”

    黛芬尼心不在焉,随后苦笑道:“那位梅林大人,我都不敢见她,若不是她现在不在城里,我哪里敢搬到这里来陪你你放心,这话,我总是没有机会和她说的。”可怜虫笑了笑。两个女孩子,就这么互相手拉着手,四目相对,黛芬尼看着可怜虫的眼睛,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是担优还是羡慕,一时间,却是失语了。

    沉默了会儿,却忽然就听见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顿时打破了这房间里的安静,把两个女孩乎,却是吓了一跳

    “说的好你这样的话虽然是疯话,但却反而大合梅林那个疯女人的脾气,你不用怕让她知道,让她知道了,反而会更喜欢你有对。那个疯女人的性子一向如此,别人不知道,我却是太了解不过了。哈哈你这个女孩有意思,和那个小混蛋,果然是一对儿”

    随着这声音,房间里呼啦一下,就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这身影仿佛是凭空就这么出现在了两个女孩子的面前。

    一头银不银灰不灰的头发,一身衣衫还算整洁,胡须很干净整齐,看模样年岁已经不小了,偏偏那一双眼睛,却是犀利明亮的惊人,浑然不像是一个老迈之人应该拥有的眼眸。

    这个老家伙突然出现,两个女孩子愣了一下,黛芬尼就要张口惊呼,只见这人轻轻一掐手,黛芬尼只觉碍呼吸一滞,一声惊呼,就这么硬生生的憋在了口中,怎么也叫不出来了。

    “不用叫嚷,我不是什么坏人扼,我老人家也不是什么好人。”

    这老头乎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头发,苦笑道:“我是梅林的旧年好友,上门来拜访而巳,说起来,我和夏亚那个小混蛋也有些交情。”

    梅林的旧日好友

    这句话让两个女孩心中稍定,此刻,倒是可怜虫却仿佛显得比黛芬尼反要镇定一些,她凝视着面前这个老者,忽然道:“您是梅林大人的好众,既然来拜访,怎么不从门进,而是从,从天”,老头子面色古怪,却道:“城里有那些精灵在,我和那些精灵不对付,恐怕一见面就能打起来。既然是上门作客,总不好让主人为难,我悄悄进来,避开那些家伙就走了。”

    可怜虫点了点头。

    说实话,她毕竟比黛芬尼要更了解夏亚一些,也自然更了解夏亚的这位“养母“梅林的脾气和性格,梅林行事大异常,那么想来,她的朋友,自然也都是行事古怪的吧

    这老头字虽然看上去古怪,但是眉宇和善,倒真的是没什么恶意的样乎。

    黛芬尼却依然不放心,习惯的,自然就将可恰虫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自己往前半步,护在自己这位小妹妹的身前。

    呈然她自己也是弱质女子,若是对方真的有什么恶意,她哪里能的挡得住,只是多年的习惯,总是下意识的要照顾自己的这位小妹妹。

    这个举动,让那个老头子看了,就是一笑,却是主动退后两步,随意在房间里找了一个位置生下,抬了抬手:“好了,坐下吧,我老人家说了没有恶意,就自然没有恶意的。若是我是来害人,你全城的兵丁护卫加起来,也拦不住我老人家的。”

    他这话说的狂傲,但是黛芬尼和可怜虫却不敢觉得对方是吹牛。

    既然能是梅林的故众和梅林这种顶尖的人物能称一声故人,自然也是不凡

    倒是可怜虫,忽然眼睛一亮,看着这个老家伙,试探道:“请问,您的名宇,是不是叫做,亚斯兰”

    下面是一些话,不算字数的。

    前些日字断更,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之前的章节里说了,我家里有些事情,老父心脏出了问题,入院。

    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