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脱笼】(二)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这老头子,自然就是那位曾经“劫持”过夏亚的那位战意剑圣亚斯兰了,一听可怜虫的话,老头子顿时就笑了:“夷想不到你居然认得我难道是听过我老人家的威名啊对了我听说你是那个家伏的女儿,难道,是他提起过我”

    可怜虫眼神惊奇,却摇头道,“没有只是夏亚前些日子匆匆回来,和我见面的时候,说过一个人,描述的样子,仿佛就和您差不多。他说那人的名字,就叫做亚斯兰。”

    蜥兰哈哈一笑:“哦那小子居然和你说起我,他说了些什么

    可怜虫忍着笑,低声道:“他说,他那次失踪几天,就是被一个叫亚斯兰的老头子害的,若是等他身体康复了,再叫他遇到,抬手就是一刀劈了”

    亚斯兰一愣,却也不怒,反而哈哈大笑:“好小子,有志气,要想一刀劈了我战意剑圣,只怕他今后这几十年,得好好的花些力气修炼才行了”

    可怜虫:i中渐渐没有了惧意她毕竟是住在夏亚的府里,每天和梅林那样的老怪物打交道,都已经习惯了,眼前这人,虽然古怪了一些,但既然是梅林的朋友,那么对可怜虫来说,这点古怪,也就不算什么了。

    她轻轻一笑,上前先是行了礼,然后缓缓道:“梅林大人现在也不在城里,夏亚他也领兵出征去了,不知道您老人家上门来,还有什么事情么

    亚斯兰脸色就是一僵,随即有些讪讪的模样,苦笑道:“我自然知道梅林不在若是她在,我也不敢上门了。上次我把那个小子带走,梅林已经知道,只怕我们一见面就要大打出手一场一一那个,我老人家可不是怕她,只是这事情,说来还是我理亏一些,况且我还有事情求那个小子,总不好意思和他养母打架。梅林若在这里,我是说什么都不会出现的,只是她不在,我才敢露面和你们说话。”

    可怪虫听了,略微思索了一下,缓缓道“既然来了,又是梅林大人的故友,就是咱们的客人了,您老人家有什么事情,就请交待下来吧。我能办的自然会做,若是我做不到的,等夏亚或者梅林大人回来了,我一定转告他们。

    这几句话说的,活脱脱就是一个女主人的口吻了,话出来之后,就连可怜虫自己,也是脸颊一红,颇有几分羞涩。这样的话,她还是头一次在外人面前讲出口,不免还有些脸嫩。

    谁知道,可怜虫一副羞答答的样子,面前这个老头子亚斯兰听了这话,一张老脸上,jl也居然是露出一种害羞不好意思的模样来。

    坐在那儿,似乎也有些扭扭捏捏的味道,支支吾吾的一会儿,才终于叹了口气:“我的确是有事情来的原本想等那个小子帮我的,不过他既然是去打仗,一时半会儿只怕也回不来,我老人家等啊等啊,心都等得焦了,年纪大了,耐心自然不如从前。

    这事情么,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却是你一定能做到的。若是你肯帮我,我老人家少不得要好好报答你一番这世上,我老人家做不到的事情,只怕还没有几件只要你让我如愿,我就为你做一件事情,你看如何”

    可怜虫和芬尼两人呆了一呆。

    到底黛芬尼身为皇后,无论见识还是阅历,总是比可怜虫要高了一些,心思转动之间,就是数个念头闪过。

    这人既然是梅林的朋友,而且言语之中的语气,和梅林那样的顶尖人物,似乎都是平等相交,必定是一个极有本事的大人物试想「梅林那种眼高于顶的人物,若是一个普通的阿猫阿狗,如何会入她的眼睛

    这种当世的老怪物之类的家伙,十,十、都是一身奇强的本领,若是能从他这里得到一个承诺,将来无论怎么算,都绝对是一件强大的助力

    不等可怜虫开口,芬尼就凝声道:“不知道您求的是什么事情,还请先说明。”

    亚斯兰眼睛一眯,扫了黛芬尼一眼,仿佛黛芬尼那绝美的容颜,在老头子的眼里看来,也不过就是视若平常,淡淡一笑:“看你的脸蛋轮廓我在这里听了你们两人半日的说话了你就是拜占庭现在的皇后了嗯,你的模样,我看得倒是有几分眼熟,你是米纳斯家的吧一看你的眉眼,就有那个小子的轮廓嘿嘿,姓米纳斯的,果然是继承了那个小子的谨慎和头脑。你放心,我说了不会来害人,自然不是来害人的。我求的事情,你们绝对能做到,而且不费什么力气。只是对我来说,却是生平一件大要紧的事情。”

    说到这里,亚斯兰终究是气短,语气也有些心虚的样子:“我,我想求你去陪我见一个人嗯,我说的明白一些,我想见那人,却不恝叫那人知道,我想寻一个认识那人的人,将那人引出到一个地方「我躲在暗处,看看她,也就行了。那小子既然认得她,你是他妻子,自然也是认得她的,既然那小子出去打仗了,我又等的心焦,只对不不你了。

    说完,这个老家伙居然站了起来,正正经经的对着可怜虫就是弯腰行礼,语气郑重而诚恳:“这事情对我来说,是生平夙愿,若是你肯帮我了却这个心愿,只要你说出一件事情来,天上地下,我老人家拼了全力,也给你做到就算你要教宗的权杖,要皇帝的皇冠,我也给你取了来”

    看着这老头子一脸郑重,又对自己行礼,可怜虫心中一软,脸也有些泛红,赶紧闪开来,低声道:“请说吧,您是让我去帮您见谁”

    亚斯兰老脸一红“那个一一一一一一野火镇苏;一一一一一一呃她现在的名字应该是叫索非圣才对吧。

    一看可怜虫和黛芬尼两人脸色古怪,亚斯兰赶紧咳嗽一声:“我知道你们不愿意出远门,不过野火镇距离这里虽然不近,我老人家带你去,也不过就是跺脚的功夫,片刻就能跑上十多个来回了。我们即刻去,见了人,即可就送你回来。若是快的话,不过一刻的功夫,慢也不过一两个小时。”

    眼看两个女孩子不说话,亚斯兰叹了口气:“我等了几十年「就是等这一天,夏亚那个家伙出征了,我等啊等啊,等到今天,实在是等不下去了。若是不能立刻见她一见,我老人家,可真的就要发疯了。

    黛芬尼还没怎么样,倒是可怜虫,她毕竟是身陷热恋之中的人,看着这老头子的眼神里隐茂的一点痴念,心中顿时就有了一丝明悟。但具r是自己正处于爱恋之中的人,总是会对同样抱有爱恋之心的人生出同情可怜虫略微一犹豫不等黛芬尼说话就点了头:“好吧我陪你去。”

    亚斯兰蝮时就是一喜,可随即可怜虫就是心中一动,立刻就道:“但我也有事情要你帮我。

    亚斯兰哈哈一笑,甚至豪迈:“你说”

    “我陪你去见索非亚大婶,回来之后,我要你去找夏亚,我知道你是有大本领的人,我不求别的,只求体能保护他安全”

    亚斯兰一愣,看着可怜虫,略微一迟疑,苦笑道:“这要求倒是不难,不过,我老人家不想骗你这个小姑娘,你这事情,我倒是能做到,只不过你却不用求我,白白浪费这一个机会。

    顿了顿,亚斯兰一笑:“夏亚那个小子才出征,梅林就也随即离了城,你们以为那个疯女人去了哪里放心吧,那个女人嘴巴上说的硬气,其实她心中对那个小子着紧的很,她已经暗中跟了去了,有她在暗中护着,夏亚一定是一根汗毛都不会少的回来。

    “呼”

    夏亚拼命呼出一口热气来,坐在马背上,早已经一身的热汗。

    被寒风一吹,全身又是一抖。随即他看准了身边飞过的一株大树,伸手就抓过一团树枝上的积雪来,一团就狠狠的擦在自己的脸庞上。

    冰冷的雪檫在脸上,檫的一张脸都红了,积雪也化成了冰水,夏亚才狠狠一甩手,顿时就精神了几分。

    身后,长长的马队安静的奔驰,队伍之中,依旧是一人三马「在这一片稀疏的林子旁奔驰而过

    这天气一日冷过一日,但是夏亚此刻的心,却如同一团烧红的炭火一般

    畅快就是畅快

    前日第一战,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这八百骑,一举歼灭了一千奥丁精锐,压倒性的胜利,使得夏亚一下看清了这支骑兵的实力,随后这两天下来,这八百骑兵一路驰骋,如同一柄锋利的匕首插进了西尔坦郡的腹地之中

    一日数百里,风驰电笪

    两天下来,又敲掉了三个奥丁人的据点大小三战,击溃了奥丁人的三支驻扎的守军,每一次,都是毫无任何悬念的压倒性的胜利

    如此强大的战力的展现,就连拟订这次出征计划的夏亚本人都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这支骑兵如此厉害,若是早早就做其他安排,只怕这次的战果会更大

    几次战斗之后,夏亚都是下令不做停留,只是就地将击溃的奥丁人的据点里的马匹牲畜征集了来补充一路损耗掉的普通马匹,全军就不做停留继续往西尔坦郡的内腹进发。

    但是夏亚,却已经改变了之前的计划,做了一点“小小”的改变

    原本的计划是这支奇兵,插进西尔坦郡的腹地,狠狠的搅和一番,闹一些动静出来,然后逼迫前面围困疯狗格林率领“主力军团”的奥丁军队不敢过分紧逼,甚至能通得曼宁格退兵,然后只要将局面弄舌l了,趁机能吃掉曼宁格一两支部队,打下几座大一些的城镇,就算是胜利了。

    可现在么,既然手里攥着如此一柄尖刀若是不好好的利用,那还是夏亚的性子么

    夏亚早已经改变了行军的路线,此刻骑兵全力往南。

    目标,就只有一个

    西尔坦郡的首府城市赤雪军曼宁格的老巢

    快一些再快一些

    夏亚吐完了胸中的气,低声呼喝,身边的护骑立刻前后驰骋,将主帅的命令传递下去。

    夏亚坐在马背上,身子已经几乎快散架了,但是心中那团火熊熊燃烧,却都是死死咬牙忍耐。明明几次都已经到了极限,只怕就是昏倒,就狠狠的咬自己的舌头,让疼痛叫自己清醒一些。

    若是不行,就抓一把雪,狠狠的塞迸自己的衣服领子里

    这样的举动,他身边的亲卫看在眼里,全军的八百骑,都是看在眼里

    原本夏亚身子没有康复,这次出征,他就显得有些潺弱,不复当初在罗德里亚骑兵军团服役时候的武勇,但是他此刻表现出来的劲头,却是够狠,能忍,能撑

    主帅如此,下面的人,自然是人人效仿。

    军中向来只尊重武勇的英雄,夏亚原本当初就是以武勇而立名,以战场单挑黑斯廷的战绩而闻名。

    此次出征,他身体有异,真正作战,冲锋驰骋在一线的,带兵冲阵斩将的事情,都是内内这位女中豪杰一力承担了。夏亚却反而成了一个真正在后面坐馈的“主帅”0

    若是长期这样下去,只怕他早期积妄下来的军中的威望,难免会有蓑退。

    但是一路上,他如此对自己狠历的劲头,却起到了更好的效果。

    武勇武勇,夏亚此刻的武力方面的能力恐怕不太好说,但是一个勇”字,却是无愧了

    对自己狠的人,往往就能对敌人更狠

    这样的人,更能让人敬畏

    原本他如此折磨自己,虽然叫人敬畏,但是身边的亲卫,也实在是担心这位主帅支撑不下来若是这位主帅倒在半路上,哪可就算是糟聪了。

    可偏偏奇迹就发生了

    明明夏亚两天之前就已经虚弱不堪,甚至是用绳子将自己绑在马背上才能跟在队伍里前进,但是他咬牙坚持,昼夜不息,用疼痛,用寒冷来刺激自己的身体,刺激自己精神。

    可原本潺弱的身子,在几夭来,明明几次都已经到了极限,却给他奇迹一般的挺了过来

    而且看来,最近的两天下来,夏亚甚至都不用绳子绑住自己,就能自己骑在马上奔驰,虽然还有些笨拙和迟缓,但是却已经毕竟比前些日子好了许多。

    就连夏亚自己也觉得无法理解。

    疼痛到了极点,疲惫也到了极点,精神的困顿也到了极点,但是每次自己都以为自己快倒下了,快不行了,可最后这么一挺过去,顿时就仿佛身子轻了一些。

    原本沉重的身体,仿佛一点一滴的,渐渐的往日的那种灵敏和敏锐的感觉,就一丝一丝的回来了。那种笨拙的感觉,仿佛全身的骨头都如生锈的烂铁一般,可在马背上日夜不停的颠簸,死撑之后,随着马匹颠簸往前,一点一点的,仿佛自己身体里那些生锈的东西,仿佛也在一点一点的抖落。

    如同原本生锈的齿轮,退去了腐烂的锈迹,重新渐渐的开始运转,开始还有些滞涩,但是后面就渐渐的顺畅了许多。

    身体里,仿佛有一些什么多余的,无用的,之前束缚了这个身体正常运转的东西,一点一点的在消散,在融化,在褪去。

    顺着那一身一身的汗,就这么流淌了,走掉了,消失了

    这种感觉,痛苦到了极点,疲惫到了极点,但是也是爽快到了极点

    跑不停的跑奋力的跑夏亚心中,仿佛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了或许,跑到这段路的钟点,那充满力量的自己,就该回来了吧伏在马背上,夏亚却忽然伸手摸进了挂在马鞍上的一个长长的皮囊里触手冰冷的感觉,坚硬,而且锋利这是自己的那柄火叉那柄曾经随身半步不离的火叉

    自从上次受了重伤,身体几乎虚弱到了极点之后,自己就再也使不动这柄火叉了如此沉重的武器,就算是挂在身上,对之前虚弱的身体,都是巨大的负担。

    之前的自己,就算是拿着一根轻飘飘的木棍挥舞几下,都要气喘吁吁。

    对于一个曾经雄壮勇猛的人,对于一个曾经胆敢带着百骑就直冲奥丁黑旗军的夏亚来说,这样的感觉,已经是憨屈到了极点了

    摸着皮囊里的火叉,夏亚心中的火热更增添了几分

    跑

    继续跑

    用力跑

    这条路跑到尽头,我会亲手用这火叉,劈开挡在面前的所有荆棘

    马蹄急促,身前身后的骑士都紧张的伏在马背上奋力的奔驰。

    没有人注意到,夏亚探进皮囊里的那只手的地方,一团淡淡的火光,忽隐忽现

    破开破开终究是要破开这束缚的

    夏亚的心中,一个声音在吼叫。

    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