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脱笼】(十)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曼宁格的坚持无疑是有他自己的道理的。我爱小说网最好的全本txt下载小说网

    奥丁帝国历来都是以战士彪悍勇猛而著称。但其实国力方面。却是远远逊色于拜占庭帝国。若不是拜占庭帝国百年来受困于那个特玛军区制。弄的帝国内部分裂。国力大衰。奥丁帝国也很难在两国的争钱。占据上风的。

    更何况。奥丁人历来野蛮”不似拜占庭帝国这里智者辈出。若是比拼权谋智慧。十个奥丁人绑在一起也赶不。一个拜占庭人。

    可偏偏曼宁格这样的奥丁人之中罕见的雄杰却是一个明白人,他很清楚两国之间的差距更是将情势瞧得极是清楚

    拜占庭帝国现在内部的内乱终于彻底爆了出来,内战连连。皇室和军阀之间终于撕破了脸大打出手国力已经衰退到了有史以来最虚弱的时候

    可以说。一举击垮这个最强的大帝国,摆在奥丁人眼前的。这是最好的机会了不可能在出现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

    而曼宁格却更清楚一点:这机会只有一次若是现在错过了。那今后就再也别想了

    大乱之后。就是大治这场内战之后”不管是拜占庭皇室胜了,还是红色圆桌会议的那些军阀胜了,结局虽然不同。但是结果却只有一个:内乱结束

    内战总有打完的时候。之前拜占庭帝国虚弱。是因为内乱一直引而不,渐渐的削弱帝国的实力。可一旦内乱的矛盾彻底爆出来总爆之后。就会真正的结束这场内战一旦结束之后。不管胜利的是哪一方。接下来都会开始收拾残局”然后缓缓的恢复国力。

    以拜占庭帝国的老底子。坐拥的人口。土地。各种资源。都是远远胜过奥丁一旦让拜占庭帝国这里安定下来恢复国力。用不了多少年。就会越奥丁帝国然后,这局面,就再也不是奥丁人说了算了的

    所以”这最好的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

    曼宁格看得远”心中图谋的也远大。这才会倾族而出。将自己部族最精锐的军队战士全部带了出来他打的主意。可不是仅仅劫掠一番。而是想趁机狠狠的咬。一口,然后图谋最大的好处为将来数十年甚至数百年后的局面打算。扎下牢牢的根基

    而曼宁格更清楚。奥丁和拜占庭两国相争。拜占庭拥有财力,人力和各方面资源的优势。奥丁人唯一能绮仗的,就是自己赖以生存的武勇和彪悍之气

    奥丁帝国能力压拜占庭帝国这么多年。靠的就是这一股子凶悍之气

    而此刻。自己的赤雪军一再受挫。老巢被抄”堂堂族长的儿子被人斩杀。大军被人家骑兵衔尾追杀一路狼狈不堪”自己的精锐骑兵也叫人家几乎给全灭了

    一件一件的挫折下来。就已经动摇了自己全军的这股子心气

    这股子心气。却是奥丁人最大的绮仗了若是奥丁人连这一股子勇气都丧失了那么奥丁人就真的没有任何本钱和拜占庭人对抗了

    现在若是全军转移去其他地方暂时躲蔽,多刮几个城镇的粮食。勉强挨过这个冬季”缓缓的修整恢复元气,也不是不行。

    可面对如此挫折,己军居然不做奋力一搏。而是反而转移躲避这样的事情。一旦有了个开头。心气一旦丧失。要想恢复恐怕就不是这么容易的了

    骨头一旦软下来,要想再硬气起来。就很难

    所以。不管从任何角度来说,曼宁格都必须硬着头皮。将自己的军队带到新城。去做殊死一搏哪怕是冒再大的风险

    可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若是现在退缩了。逃避了,虽然能躲得一时。给自己的全军稍做喘息”可敌人占领了自己的老巢新城。

    自己若是不迎头而”对方自然就可以利用这个冬季。利用自己喘息躲避的时间。然后一点一点的收服西尔坦郡的其他地盘

    毕竟这里是拜占庭帝国毕竟这些地盘,赤雪军打下来也才半年时间若是让拜占庭军队收服了回去。

    自己军队修养好了之后。再想重新夺回来。就难了

    所以。曼宁格不是鲁莽。而是他实在是没的选择

    赤雪军重新。路。全军更是加快的度朝着新城而去。

    步军行走。自然度就慢了许多。足足又走了两日的时间。大军行走到了前些日夏亚歼灭奥丁骑兵先锋的地方。

    就看见大路中央。堆积了高高的数堆人头那些人头堆积如山”都是奥丁先锋骑兵战士的脑袋

    这两日没有下雪。看。去清晰可见。大军行走到这里。就被这眼前的景象给震撼住了

    从来只有奥丁人野蛮杀戮他族。可此刻”却看见自己本族的战士的脑袋堆积在这里这样的打击,在奥丁人的眼中。不啻于重锤当头

    原本军中的领将领。都担心眼前的这副场景。若是让曼宁格看见了。只怕这位身体已经虚弱的族长。又要怒气攻心。万一再呕血,只怕就要坏事。

    可没想到。曼宁格这次倒是看似平静的很。知道了前方道路。,自己的先锋骑兵”人头都被敌人砍了堆积在道路中央”他却反而显得很是平静。只是面色依然苍白。淡淡的下令扫清道路。继续前进。

    他这么镇定的模样。倒是让手下的这些部族领心中惴惴。

    曼宁格在这几日之内已经吐血两次。昏迷数次。身体的状况越来越是不堪,就连侍侯在身边的亲卫,一路。都能听见马车里”这位族长的咳嗽声不止。说话的气u是越来越虚弱。

    虽然曼宁格依然坚持每日都出马车来在众将面前露面。安抚人心。但是他的脸色日益苍白。却是掩饰不住的。

    在第四日的中午,大军终于开赴到了新城

    而此刻。距离新城被夏亚攻下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整整七天

    赤雪军就在城外驻扎下营帐来”曼宁格却忽然就仿佛恢复了几分气力,在大军刚刚驻扎下来”就立刻召集了部族里的众多将领领。毫不犹豫的就下达了攻城的命令

    “族去,儿郎们奔走了多日。昼夜不停。不少部族里的豪勇汉子都累吐了血还是什息半日。让大家养养气力”再下令攻城吧”

    面对这样的请求。曼宁格只是冷冷一句:“我没有等待的时间你们若是没力气。我就亲带亲卫。去拼杀。,。

    这句话可让下面的人再也不敢违逆了。

    堂堂赤雪军的统帅。若是真的亲自带亲卫。去拼杀。那么下面的这些部族领将领。都干脆抹脖子自杀算了

    曼宁格此刻的强硬态度。靠着他多年积威。命令依然下达了下去。

    赤雪军的营盘未稳。就立刻调集了军中战士。动了第一波攻势。

    新城之中,内内在这里已经做足了一切准备。夏亚虽然离去”但是城中的那些降军附军。却并没有再生出什么事情来。他们并非真的忠心。只是也被逼的无路可走了。

    眼下除了死守”和奥丁人拼死一战。以求活路”其他的就都不用去想了。

    没有了其他的想法。人的心思一旦单纯下来。做事情自然效率也就高起来了。

    城防原本就是坚固得很,内内几天来更是做足了准备。把个新城弄的铜墙铁壁一般。

    新城的城墙高大。原本一共有三座城门,内内更是干脆叫人将城门都从里面石头给封赌死了反正城里这点兵力。守城都不足。也就没打算出城夜战。堵死了城门。也算是。下一心。

    赤耍军的第一波攻势,显得气势熊熊。

    看着城下那黑压压的一片杀。来的奥丁人。纵然那些守军已经下定决心死战了。可依然不少人忍不住头皮麻

    这些可是奥丁人啊是那些凶狠强大的奥丁人啊。

    城中守军都是降军附军。都是从前奥丁人的手下败将。奥丁人的强大早给他们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阴影。此刻为了求活”才不得不硬着头皮拼杀罢了。

    内内站在城墙”看着左右的守军都是面色有异。心中一动,就举起手里的一柄长刀”大声喝道:“看着城下的那些奥丁人的尸体看清城墙。悬挂的那些家伙你们没有选择了想活了。就拼死一战,,

    她这一声怒吼。身边站着的几个骑兵”都是举起长刀来齐声响应。有了他们这些人舟挑头”一遍一遍的呐喊。这呐喊声。才终于将守军心中的畏惧一点一点舟驱散。

    渐渐的。“拼死一战”,这样的声音。声音从城墙。渐渐传来”开始只是稀稀拉拉。但是在内内和少数骑兵的奋力呐喊和带领之下,这“拼死一战”,的声音。就越来越整齐。越来越响亮了。

    奥丁人攻到城下的时候,城头。就是一阵箭雨洒落下来。

    城中库存的大量的强弩弓矢,堆积如山。此刻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全部用了出来。

    虽然只有不到三千的守军,胆气也颇有不足。若是野战。只怕会被奥丁人一鼓作气就给灭了。可躲在城防。射箭的勇气还是有的。

    几波箭雨。给了攻城的奥丁人不少杀伤,渐渐的。射出了几箭之后,守军的气势终于。来了许多

    奥丁人也是人看着自己的弓箭之下”城下那些攻城的奥丁人中箭的也有倒地身亡。或者在地。惨呼。守军的心志渐渐坚定

    城门已经被堵死了。守军更是不用分心,只是死死守护城墙,应对奥丁人的附城作战就好了。

    赤雪军在曼宁格的严令之下,全军拼死赶路。自然将大部分的沉重军械都扔了。以求轻装加快度。

    攻城的时候。器械自然不足”什么投石器”攻城车。一时半会儿。是根本造不出来的。甚至就连爬城的梯子”也只是仓促之中做了十多架而已。

    新城之外都是旷野。纵然从前有一些小树林。也都被砍伐殆尽了,此刻奥丁人要想砍伐木料打造攻城器械,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做到的。

    奥丁人冒着城头的箭雨冲到了城下”强行忍耐的损伤。才攻到城下,城。就立刻砸下了无数石块和沸油。

    一时间。惨呼嚎叫的声音,就遍布城下

    忍受了相当的损伤之后。爬城的梯子终于一架一架的被支了起来,一些奥丁军中的勇士”带头攀爬梯子。朝着城墙。攻去。冒着箭雨和当头砸下的石块沸油。虽然不时有人惨呼从空中坠落”但是奥丁人天生的彪悍和勇猛。依然还在支撑着他们死战的决心

    可守军却依然守的顽强对于这些附军降军来说。若是从前”自然没有这种胆量。看着奥丁人杀。来。本能反应的”就是想扔下武器逃跑,或者屈膝投降。

    可毕竟心中存了一个念头:城破即死

    生死关头”再懦弱的人,也不由得爆出了勇气来。

    守军死死顽抗。虽然偶有奥丁战士冒死冲。了城头”但是立刻就被围。来的守军奋力杀死。内内更是大神威”带着身边的数十个骑兵精锐,在城墙。来回奔走。一旦现哪一段城防告急。内内就带着这些精锐立刻杀到。

    她个人的武力强悍。又是带着一群强化过的精锐骑兵。这些骑兵身形彪悍,力大勇猛。用一句玩笑话来说“比奥丁人还奥丁人”

    但凡有出现险情的城防。内内就带着人呼啸杀到。她手里长刀劈过去。没有一个奥丁人能挡她一招

    眼看城墙。厮杀了好久。奥丁人虽然已经竭尽全力。可一座一座搭建起来的梯子。渐渐的被一一掀翻。

    更有城。撒韩油浇下。随即就丢下一个个火把。一些梯子随即就冒心沁熊火焰

    奥丁人奋力攻杀了一个多时辰。却是毫无寸功偶有攻。城头的。也就顷刻之间就被内内带人扑灭。

    曼宁格就在自己军阵之前。他虽然身体虚弱。但是却强行支撑着。就在军阵前列坐镇。

    眼看自己派。去的一队一队的奥丁战士。虽然冒死拼杀。却始终无法攻。城防。渐渐的士气就开始松懈下来。

    看着架在城墙。的梯子被一个个掀翻”有的已经化作了熊熊大火。

    曼宁格终于失望的叹了口气。

    厮杀了一个多时辰。他终于无力的摆了摆手:“让他们退下来吧。”

    曼宁格不得不做出了这个决定。

    此刻奥丁人虽然兵力占据绝对优势。但是毕竟长途跋涉而来”没有攻城器械,就连爬城的梯子也就那么十几架还是刚刚临时赶做出来的。

    眼下。虽然自己还有充足的兵力。但是那些梯子却都被摧毁了。总不能真的让自己的战士用脑袋去撞城墙吧。

    况且。曼宁格也知道自己是在冒险。

    大军赶到。不做修整就立刻攻城。是历来行军打仗的大忌。可曼宁格心中抱有侥幸的心思。新城必定才丢了几天。城中的守军立足不稳。那些附军降军畏惧自己。说不定不敢死战。一鼓作气。说不定就能攻。去

    可惜。这个侥幸的念头。终于在冒险失败之后被他自己打消了。

    看来这个尝试失败了。曼宁格不得不重做打算。

    “传令。修整一夜各营连夜制作攻城器械。明天我要看到一百架长梯”

    曼宁格不得不接收了这个事实。只是脸。的阴霾又深了几分”在寒风之中咳嗽几声。就在护卫的簇拥之下”回马车去休息了。

    他此刻实在是吹不得寒风了。

    族长的命令压下来。全军就连夜赶制攻城器械。周围的村林虽然都被砍伐的七七八八的,大军也只能派遣出小队在四面索树林。更有的不得不将随军的马车木箱。甚至是扎营用的姗栏都拆了来制造军械。

    这一夜。赤雪军大营里热火朝天。忙了足足一夜的时间。

    曼宁格在自己的马车里休息,可是他心中冒火。哪里能真的睡着

    这一夜”他翻来覆去,心中只是隐隐的不安。一种失败的颓废翻来覆去涌。心头。叫曼宁格心中跳的不停。

    直到快天亮的时候。他翻身起来。正要叫人。却忽然就听见外面传来了急匆匆的呼喝。

    “族长大人族长不好了不好了城中起火”

    一听这声音。曼宁格忽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陡然就跳了起来。踹开了车厢们”连衣服都没有披”鞋子也没穿。就赤足冲了出去

    脚下是冰冷的雪地。头顶的天色还是灰蒙蒙。天色还没有真的亮起,此刻正是黎明到来之际

    曼宁格站在雪地里。赤足就踏在冰冷的雪中。而这股寒意。却仿佛顺着双脚双腿。一直蔓延到了他的心中

    他的眼睛,就死死舟盯着新城的方面

    火

    灰蒙蒙的天空之下。新城的。空泛起了火光。是那么的明显那么的触目惊醒

    滚滚的黑色浓烟直冲天空那火光映照的仿佛将那一片的天空都染红了

    远远看去,在黑夜之中。那火势更是显得尤为汹汹

    而火起的方向,正是新城之中

    已经有不少军中的部族将领领闻讯赶来。聚集在了曼宁格的身边,有人望着城中大火,就顿足捶胸,更有的连连跺脚高声呼骂。

    还有人满脸沮丧”望着曼宁格:“大人族长他们放火烧城了我们的仓库我们的东西”

    可是旁人叫了半天,曼宁格本人却是一声不吭”只是静静的盯着远处的新城。

    仿佛此刻。这位赤雪军的主心骨。顶粱柱。已经完全的呆住了。

    终于。在旁边人连连的呼唤声之中。曼宁格才终于扭过头来”一束目光。扫过在场众将。

    这是怎样的一束目光啊

    旁人清楚的看见。自己的这位主帅。双目赤红

    “好。好。好,”

    曼宁格连连说了几个“好”字。然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没。苍白的脸”却泛起一片诡异的红色来,嘴角甚至露出一种诡笑来。

    气好。好啊”曼宁格的声音。一字一字。犹如寒鸟泣血语气之中,说不尽的凄厉“好好这拜占庭军的统帅。够狠堵死城门。自绝生路。又放火焚城。烧进我们所有的储存物资他自断生路,也是绝了我们的路如此狠厉的人物。必是有大智慧大勇气之人我曼宁格输在这样的豪杰手里。也不算亏好好好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这一串狂笑,曼宁格忽然就再次张口。一团鲜血喷了出来。落在雪地之”顿时犹如点点梨花

    那雄壮的身影。轰然倒下。

    曼宁格再次呕血倒下。身边的人轰的一下就乱了。就有人冲过来,七手八脚的将这位统帅族长搀扶起来。

    可这次。曼宁格却没有昏迷。他被几个人架着。却依然瞪大了眼睛,口中那鲜血。还在一口一口不停的喷出来

    看着族长连连吐血不止的样子。所有人都慌了。直到将曼宁格架回了马车里。曼宁格的胸口已经一片血红。胡须都染成了红色。

    有军中的巫师过来抢救。给他灌下药水去。可刚灌了下去。就被他舍着血又喷了出来

    身边一些跟随他多年的亲卫和嫡系领,都惊慌失措。更有人当场就落泪,还有人嚎啕大哭。

    曼宁格吐血不止。却是始终没有昏迷。看着身边人抢救。看着军中的巫师给自己灌药。还有给自己施展巫术。

    自始至终”这位奥丁豪杰。都只是睁着眼睛。那眼神里。却是一片平静。

    终于。在贼一的丝巾都已经染红了数条之后”曼宁格的吐血才终于传“来。

    旁边人的一声声的呼喊。曼宁格却仿佛浑然听不见一般。他只是睁着眼睛,看着马车的车厢顶部,眼神里,仿佛依然一片平静。又似乎在静静思索着什么。

    眼看主帅终于不吐血了。下面的人才稍微松了口气。

    可这个时候。曼宁格却忽然就开口兵

    “调集我亲卫,将马车围住。任何人,二十步之内。任何人不得靠近”违令的。直接斩杀。”

    曼宁格平静的声音一字一字的说出来,中气虽然虚弱。但是那语气之中却仿佛又恢复了几分昔日的杀伐凌厉的味道。

    “各军领。将领。都过来听我刮示,若有人不来”直接斩了。”这是第二条命令。

    这两条命令说出来。身边的人都是全身一震

    说完这两条命令。曼宁格就自顾自的闭上了眼睛。静静的等候了。

    有他这两条严令。军中立刻行动了起来,不多片刻。所有的赤雪军和部族之中的领将领。都聚集而来。

    马车周围。数百名曼宁格的亲卫已经将二十步之内。围的水泄不通。

    曼宁格又下令”让人将自己的车厢给掀去了。叫聚集来的众将”在马车旁都能看见自己。

    此刻他神色古怪。语气森然。旁人不敢违背”虽然明知道族长重病”不能吹风”这掀去车厢的命令有些不妥,但是这个时候。曼宁格已经明示,违令者立刻斩杀毫不容情再人都聚齐了之后。曼宁格却忽然仿佛就恢复了几分精神来。

    甚至不用人搀扶。他自己就缓缓坐起来,就坐在马车。的软榻,然后凌厉的眼神。缓缓扫过全场。

    凡是被他眼神扫过之人。都下意识的垂下了头去。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了一丝隐隐的明悟

    “我死之后。你们不必惊慌。”

    曼宁格缓缓的说出了第一句来,顿时在场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就有人忍不住叫了出来。曼宁格冷冷喝道:“此刻不许废话我说完之前,不许打断”若有人鼓噪,直接杀了”

    一声严令说出。叫嚷的人才都赶紧闭。了嘴己。

    曼宁格深深的吸了口气。望着周围这些部族的将领领。毕竟都是跟随自己多年的部下。他的眼神也稍微柔和了一些。

    “你们不必惊慌。人都有死的时候。我此刻已经自觉不起。性命就在顷刻,现在有几句后事交待给你们。你们听了。按照我的命令去做最好,可若是有人事后违背,我死之后。也反正是看不见了。”

    说到这里。曼宁格故意顿了顿。看着众人。下面的人这才敢开口。纷纷高声喝道:“不敢违抗族长之令。”

    “很好。”曼宁格咳嗽了两声,声音虚弱”语气却依然平淡:“我死之后。全军不必继续攻城。立刻整军开拔北”大军徐徐而动,往北去。沿途所到的城镇,若是还在我们手里的。就刮粮草。若是已经被拜占庭人占了的,就绕城而去,不必纠缠。”

    他说到这里。又咳嗽一声。嘴角又流出一丝鲜血来。曼宁格随手就自己擦了去。才继续道:“大军一路北”只要你们安抚住军心。一路小心翼翼,不必求快。稳稳而行。纵然拜占庭军会派出骑兵来纠缠。你们只要不去理会。卜心一些,不分兵和他们厮杀。他们兵少。总奈何不了你们。我知道这一路艰险。从这里。越过西尔坦郡,越过莫尔郡,就一路北。”从野火原,回归咱们奥丁帝国去吧。只要能走出莫尔郡。这活路。就算是走通了。”

    这一番话说完。下面人人都是变色

    到了这时候。毕竟奥丁人生性就是粗蛮。终于有一个部族领忍不住开口:“族长,您也不必如此颓废吧。咱们还有数万战士。这新城兵力不足。明日必定能攻下来,到时候”

    曼宁格听到这里。眼神里闪过一丝狠厉来。抬起手来。指着那说话之人,冷冷道:“杀了”

    他一声令下。立刻就有几个亲卫扑了。去。一下将那说话的部族领按在地。那人惊骇万分。连连呼喝求饶。可是早有亲卫拔出刀子来”就狠狠刺进了他的脖子里。劝的一声,一个人头就被割了下来

    曼宁格叹了口气:“还有人要说什么吗”

    下面哪里还有敢开口的人人都是拜服在地”纷纷高声道:“不敢违背族长大人”

    “好。”曼宁格的脸色又灰败了几分,深深吸了口气”眼神扫过众人”仿佛犹豫了会儿:“菲尔丁留下。其他人都退回各营。整军去吧。”

    下面的人面面相觑”终于在那些族长亲卫的驱赶之下都散了去。

    当场。就只剩下的曼宁格点名的那个叫做菲尔丁的人依然拜服在马车旁。

    这个叫菲尔丁的人。大约四十多岁。一身皮袄”相貌颇为雄壮,看。去就是一个标准到的奥丁人”只是相较其他奥丁人。眼神里却多了几分沉稳。

    曼宁格轻轻叹了口气:“菲尔丁。你是我部族长老之一。平日里做事稳健。有些事情”我就只能托给你。才能放心了。”

    这菲尔丁跪在地。连连顿。

    曼宁格看着对方的态度。眼神里闪过一丝满意。又喘了几口气。才缓缓道:“战势已经不为我们所控制。退兵势在必行。这件事情,我死之后,就交给你了。我的亲卫营”都交给你统领。若有人不服,你可以直接斩杀。”

    先是。”这菲尔丁犹豫了一下。眼神里闪过一丝痛苦,终于点头。

    “我们奥丁人太过骄傲了此刻还有数万战士在手”就算我死了”多半也有人不服气”要继续攻打新城。可有些话。别人不明白,我说了,也只有你才能领会。部族那么多领长老。我却一向只对你最信任”就是因为你头脑清楚。是我奥丁人之中少见的人才。我们奥丁人么,武勇是不缺的。

    缺的。却恰恰就是有脑子的人。”又广格说到这里,声音又虚弱了几分:“若是强行攻城。“二城自然是能打下的,只是打下之后”却是徒劳无用。新城里的储存的粮草军械。都被拜占庭人烧了。我们的根基动摇。这西尔坦郡。已经是待不下去了。若是我还活着,统领全军,或许还能领兵在这里继续和他们周的,可我一死。全军之中。勇将虽多”但是却没有一个能有统领全军的人了。继续打下去。那就真是求死之路罢了这支拜占庭军的统帅很走了得。这一个个手段。都是将我们逼。绝路的。我刚才思索半天。

    都实在。不通,大好局面明明在我。对方怎么就能将这局势翻转了过来,,嘿嘿我曼宁格一生骄傲。遇到这样的对手。输了。也算是不亏。我们没了根基,攻下新城也不过就是一个空壳子。西尔坦郡的其他城镇。只怕多处都会被拜占庭人煽动叛乱。咱们客军在这里。是待不下去了。若是强行再打下去”这数万部族精锐。都要客死在这里了,我巴沙克族若是损了这数万精锐。今后全族难免被其他部族吞并,菲尔丁。我今日托付给你的,就是我巴沙克一族的生死。”,

    这菲尔丁听到这里。终于抬起头来。双目含泪:“族长。我记下了,绝不敢有丝毫违逆。”

    曼宁格满脸疲惫,却是目光露出一丝欣慰:“好,你还有什么想问了。现在就说子吧。”

    菲尔丁也不犹豫。直接就问道:“请问族长您之后,部族领。谁来担当”

    曼宁格点了点头:“我次子尚在族内。虽然他只有十七岁。不过部族内还有。万青壮。你将着数万战士带回去。若是能尽力辅佐,”,,

    “我必定尽力辅佐您的儿子”菲尔丁毫不犹豫的说道。

    顿了顿。菲尔丁却忍不住道:“我领兵北归。若是拜占庭人大军拦截,我当如何”,

    曼宁格听了。淡淡道:“若是小股骚扰。不去理他。许许而退”。

    菲尔丁犹豫了一下:“若是大军前来呢,,

    曼宁格听了。眼神就是一僵”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吐了口气”缓缓道:“拜占庭人已经是赢了”他们毕竟兵少。我们既然撤军。我想那拜占庭的军队统帅,未必就肯损兵折将和我们拼死一战。我们毕竟还有数万战士。若是真的拼死一战”纵然对方能赢。损失也不会小。此刻拜占庭国内已经大乱。乱世之中”人人都是自固实力。哪里有人肯做这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这拜占庭统帅应该是一个聪明人。所以”,

    葬尔丁皱眉。看着这位族长。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道:“可万一,对方就真的大军集结前来堵截我们。我该,,

    曼宁格脸。肌肉一舟。深深的凝视着面前的菲尔丁。这菲尔丁此刻却是平视曼宁格。毫不退缩:“族长既然将后事交给我。我就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这其中关节。还请您明示吧。,

    曼宁格终于点了一下头。压低了声音:“军中的粮食已经剩下不多。若是敌人大军堵截。我们不能久战。必输无疑若真的事不可为,我许你只带我亲营精锐突围北去。丢下这大营。自己归国去吧

    他拜占庭军。必定将注意力放在歼灭我大军之”你小股精锐突围而去。他们不会他过追赶的。回国之后,你去觎见神皇6下。面陈我赤雪军的遭遇。神皇陛下与我毕竟还有几分情义。陛下性子。向来是,恃强而不凌弱”。我战死前方。他念在情分。必定会庇护我的族人。扶植我的次子继承族长之位。也算是保存我巴沙克一族了。”,

    听到这里。菲尔丁才是面色一沉身子忍不住也是晃了晃

    曼宁格的话清楚分明。就是许了自己。在危机的时候。可以抛弃全军,只带他曼宁格的亲营而去

    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曼宁格毕竟还是以自己家族为重哪怕是抛弃全军,也要让自己的亲营回国”好支持自己的次子继承族长的位置

    枭雄本色。尽显无疑

    眼看菲尔丁眼神闪动。似乎还有什么心思想要再问。曼宁格已经摇了摇头。望着菲尔丁。长叹一声:“其他的”就不是我现在能看到的了。听天由命吧。”

    菲尔丁不敢再多说什么。眼睛含泪。缓缓站起。又重新郑重的拜倒,重重顿。行了一个大礼。然后用力擦去眼角泪水。转身离去

    等菲尔丁离开了。马车。的曼宁格终于闭。了眼睛。然后轻轻苦芜

    “这支拜占庭人的军队统帅。听说是那个叫夏亚雷鸣的。当初我南下的时候。他独自跑来见我。就叫我。了一当。我也只当他是一个有胆子的年轻新秀罢了。却没想到”这人居然如此了得,拜占庭帝国俊杰辈出。我奥丁人却只顾蛮勇,,天命。一切都是天呢,嘿嘿。我曼宁格南下来。吞西尔坦,占科西嘉,灭第七兵团,这一生的威名。也是不枉了我奥丁英雄活一世。纵然身死。也要留下赫赫威名。大好男儿,才不枉来这世。走了一次”

    他忽然重新睁开眼睛来:“来人。扶我起来。”

    左右的亲卫,都是双目含泪,听见曼宁格的呼唤,自然就有两个亲卫过来。将族长大人架起来。

    曼宁格已经走不得路了。只能站在马车”远远眺望。

    此刻,他的眼睛,却并没有望着远处火光冲天的新城。而是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眼神之中。尽都是流连和不甘

    平原之。,地势平坦。大地一片苍茫。

    “只可好可惜啊,,,这一片土地。终究不是属于我们所有,,”,

    叹息声之中。曼宁格这自言自语的声音渐渐微弱下去,直到平息,那一颗高昂的头颅。也终于缓缓歪倒,,

    是夜。奥丁帝国的一代雄杰,巴沙克部族族长。赤雪军统帅。曼宁格,终于含恨而去。

    天天中文无广告小说奉献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