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一章 【何所赏?】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偌大的殿堂之中,仿佛只有那巨大的火盆里偶尔出火油爆裂的劈啪的声音。

    这座皇宫里美轮美奂的殿堂议事厅里,此刻气氛却仿佛是凝固了一般的紧张

    阿德里克就静静的站在那儿”面色看似平静,其实心中却已经浪潮诣天就在他前方,台阶之上,那位年轻的帝国皇帝加西亚陛下,一身白色的袍子,显得身形清瘦,脸色却是铁青,眼神阴沉,正坐在座位上沉默不语。

    皇帝的手里,放着一封信

    此刻这座议事厅之中,站在皇帝面前的,除了阿德里克之外,还有那位满头银的帝国老宰相萨伦波尼利,老宰相年老体弱,坐在一张椅子上,此刻却也是皱紧了眉头,紧紧抿着嘴巴,眼神里也看不出什么喜怒。

    阿德里克的身边,一个臃肿肥胖的身躯,脸上却带着三分淡淡的笑意,却正是那个狡猾的胖子鲁尔。

    至于阿德里克的身后,一个银的威猛中年汉子,正是巴特勒

    大殿之中”恐怕此刻也只有这位银汉子巴特勒心中一片茫然了。

    他委实不明白,夏亚让自己送来的这封信,居然会引出这么大的场面来

    皇帝陛下,宰相大人,阿德里克将军大人,鲁尔将军大人,居然都被那个小夏亚的一封信弄的汇聚一堂

    夏亚托巴特勒带回这封信,已经一天前的事情了。

    当时巴特勒虽然满心疑惑,但是在夏亚的肯切请求之下,仿佛也隐隐感觉到了事情的不简单,只能压下心中的疑团,留下自己的部队归拢降军慢慢的带回去,他自己本人则立刻带了两个亲卫,快马回了奥斯吉利亚去。

    就在城外的叛军大营里,他把自己出去追杀叛军,遇到夏巫的事情禀告了阿德里克,同时拿出了夏亚的那封信。

    阿德里克得知这个消息,自然是大大的震惊

    他知道的消息,奥丁人已经南侵,复亚这个小小的莫尔郡地方军官,恐怕当其冲就是奥丁人兵锋所向,虽然阿德里克原本也是极赏识夏亚的,又知道夏亚身边有格林那条疯狗辅佐,可是奥丁人大军南下,阿德里克就算在大胆,也不会敢奢望夏亚能为国抵御外侵最好的结局”不过就是兵败而走,若是倒霉一些,恐怕已经兵败战死了,

    可巴特勒带回来的这个消息”让阿德里毒吃惊之余,更是心中生出了大大的疑团

    尤其是巴特勒言明,夏亚南下来“勤”带来的军队,有大队骑兵”而且还是一等一的精锐

    以巴持勒的评价原话是“恐怕足以媲美咱们的罗德里亚老部队了”

    小小的莫尔郡军备长官,居然能拉出数千媲美罗德里亚骑兵的精锐

    不过,幸好当时鲁尔这个胖子就在阿德里克的身边,一听巴特勒的汇报,鲁尔心里就有了数

    他当初全军扑城,留下的那些罗德里亚骑兵的种子,看来是真的被夏亚收编了。

    鲁尔随即就把自己做的一步暗棋说了出来,阿德里克听了,也不置可否”至少心中的疑惑稽稍散去了一点。

    可随后拆开夏亚的那封密持的信来一看,阿德里克才真的震惊了

    是震惊彻彻底底的震惊

    那密封的信里”其实是两封不同的信,一封是夏亚写给阿德里克的,另外一封,则是夏亚拟写的一份“公文,”则是以军报的形式,上交帝国中央的公文。

    夏亚给阿德里克的那封私人的信件,当时只有阿德里克和鲁尔两个人看了,就连巴特勒,也只是站在帐蓬外等候而已。

    让巴特勒惊奇是,明明这一战,战果辉煌,一举击垮了叛军,如此盛大的胜利,阿德里克集本心情激亢,自己又追杀叛军溃兵回来覆命,阿德里克原本是兴高采烈。

    可看完了夏亚的那封信之后,阿德里克却忽然就仿佛一下子变了脸

    不但阿德里克变了脸,就连那个一贯有些吊儿郎当的胖子鲁尔,也变得面色古怪,分明是极度震撼之余,还带着几分紧张和忧虑

    随即,阿德里克立刻下令,带着鲁尔一起回城去兢见皇帝,又指名让巴特勒也跟着一起去。

    到了皇宫里之后,觐见了皇帝,阿德里克将那份夏亚密信交给了皇帝一自然是那份公文了,复亚给阿德里克的那份私人的秘信,其实阿德里克看完之后,就当着鲁尔的面给直接烧了

    而皇帝陛下看完那份公文之后,面色陡然巨变,开始的时候仿佛是震惊狂喜”但随即就立刻变做了疑虑,最后隐隐的居然流露出几分不快,而那不快的样子,最后凝聚成了一股子阴霾,就聚在眉宇之间不散甚至那眼神,都仿佛有些阴冷

    公文的内容,巴特勒自然没有资格看到,只是跟着阿德里克觐见皇帝之后,亲眼看着年轻皇帝的神色变化,随即皇帝立刻叫来侍卫,派人去请宰相大人来议事吧特勒才意识到,事情恐怕真的不简单

    很不简单啊

    等宰相大人来到之后,皇帝把夏亚的公文让宰相看了一遍之后,萨伦波尼利也变色了。

    大殿之中,就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终于,过了会儿,阿德里克咳嗽了一声,对着上面的皇帝躬了躬身子,缓缓道:“陛下,我把巴特勒将军带来了,就请他将路遇夏亚的经过再对您面禀一遍吧。,”

    说着,不等皇帝话,阿德里克就转头看着巴特勒,缓缓道:“巴持勒,你说吧,你一路追击叛军”路上怎么遇到夏亚,生了什么,一件一件都仔细的说一遍。”

    巴特勒心中一片疑惑,但是阿德里克的话他自然不会违抗,只得耐着性子,缓缓得讲述了一遍,他口才一般,说的自然是干巴巴的,但是好在够仔细,倒也说的清清楚楚。

    巴特勒说完之后,阿德里克对他点了点头,然后叹了口气:“辛苦你了,巴特勒嗯,军务繁重”城外还在收拢降军,你这就先去吧。,”

    巴特勒立刻明白:接下来这几位大佬要商议的事情,不是自己的级别可以够资格参与的,他立刻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了看上面的皇帝。

    加西亚皱了皱眉,仿佛对于阿德里克越过自己就直接对巴特勒下令的做法有些不快,但是随即皇帝也点了点头,郑重看了巴特勒一眼:“辛苦将军了。你先去吧”

    巴特勒带着满心的疑惑退了出去之后,大殿里的气氛,仿佛就越的紧张起来

    良久良久,不论是皇帝还是宰相,抑或是阿德里克鲁尔,大家都是沉默不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宰相萨伦波尼利忽然站了起来,对着加西亚皇帝行了一礼,然后才转头看着阿德里克,郑重道:“阿德里喇大人,这个夏亚雷鸣,走出自您麾下的一若是说到时其人的了解,自然以您为最,还是请您来说说吧这份公文,内容实在是骇人听闻,是真是伪”

    阿德里克神色不变,立刻就坚定的说道:“夏亚雷鸣这个家伙我自然是信的过的,其人武勇果敢,资质出众这种事情,他是绝不会伪报的”

    顿了顿,阿德里克又道:“况且这份公文,不是他单独拟写,下面还有格林的联名,格林是帝中宿将,对帝国对皇室忠心耿耿,是绝对可以信得过的人”

    格林的身份抬出来,老宰相才点了点头格林是标准的鹰系将领出身,根正苗红的忠诚皇室的帝国将领,这一点自然是无疑的。

    只是这份公文的内容,也实在太过震撼了

    阿德里克和宰相也就说了这两句,随即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之后,都同时又闭上了嘴巴。

    又沉默了会儿,加西亚皇帝才终于深深的吸了口气。

    年轻的皇帝开口了。

    他先是仿佛笑了笑,仿佛想表现出一些愉悦的味道,但是笑声里的阴冷,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哈哈,哈蜘,那么以这份东西的内容看来,我拜占庭,是又出了一位名将了”

    说到“名将”这个词的时候”皇帝的语气似乎有些古怪,也似乎下意识的加重了几分字眼的味道,抬头缓缓的看了阿德里克一眼。

    随即皇帝缓缓拿起桌上那封东西来展开。

    “这上面写的可是很清楚啊嘿奥丁赤耍军南下,他夏亚“据城而守,誓死不降”奥丁人粮尽而走”,好一个孤军奋战的忠诚将领。还有这段,臣收拢地方,收编残军自固,为军令畅通,不得不越权便宜行事”,果然够鼻断啊嘿嘿还有这里,挥军南下,攻伐赤雪军酋蛮,破之,斩杀酋曼宁格,灭赤雪军,为帝国计,俘尽坑之”好一个俘尽坑之这个夏亚,是个狠人嘿嘿阿德里克将军,你调教出来的一个厉害的人物啊”

    这一句一句,明明是夸赞,可是这位阴气十足的年轻皇帝说出来,却隐隐的就带着几分怪异的味道来。

    “还有这里”暂领莫尔郡,西尔坦郡,科西嘉军区地方军政”这个夏亚,一口气灭了奥丁一个军团,还一下子为帝国收服了三个郡的土地这么大的功劳,这么大的本事嘿嘿还策反了贝斯塔军区这公文里写的很清楚,贝斯塔军区已经全军投诚,早早脱离了叛军,这次他夏亚南下来勤王,带来的军队里,倒有一大半是贝斯塔军区的人马哼哼莫尔郡,西尔坦郡,科西嘉军区,贝斯塔军区,啊,对了,还有一个被贝斯塔军区暂时“代管”的埃斯里亚郡这个夏亚,现在手里控制的,已经有五个郡了吧乱世出英雄,嘿嘿,乱世出英雄啊他年纪轻轻,有是除崭露头角,当初他也来过帝都,我亲眼见过此人,当时却怎么没看出这个夏亚雷鸣有如此大的本事呢”

    加西亚皇帝说到这里,语气变得越来越缓慢:“他手里控制了五个郡的土地”麾下兵马数万,这次又带着一万骑兵南下来勤王这个夏亚,看来倒是对帝国忠心的很啊。”

    阿德里克挑了挑眉,没说话。萨伦波尼利抬眼看了一眼年轻的皇帝,终于还是继续闭着嘴巴。

    皇帝说到这里”仿佛有些气喘,然后咬了咬牙,忽然就眼神变得犀利起来,紧紧的盯着阿德里克:“阿德里克,我问你几个问题。我心中疑惑,还请你这位军务大臣来为我解惑”

    “陛下”阿德里克皱眉。

    加西亚深深吸了口气,缓缓道:“第一,这个夏亚雷鸣既然带兵前来勤王,自然是忠心的,可为什么兵马不直接到城下,而是摆在距离城外数十里的地方待命他为什么不自己亲自直接进程来觐见我,而是派人送来这么一份公文”

    阿德里克沉默。

    皇帝的眼神越的锐利:“第二,这个夏亚现在控制了五个郡的土地”麾下兵马数万,嗯,我记得他应该还只是莫尔郡的军备长官吧他公文里只写了他现在手里控制了多少地方,委集了多少军队,可为什么唯独没有请示中央如何处置为什么没有言明请中央派得当大臣去接管地方的话语只字全无是他忘记了还是他觉得他这个莫尔郡的军备长官,可以代我来统管五个郡的土地又或者是暗示我,该给他这个大功之臣升官呢”

    阿德里克依然沉默。

    加西亚脸上闪过一丝戾气,随即飞快的消逝,他看着阿德里克:“怎么军务大臣,您无法帮我解答这几个疑惑么”

    随即皇帝又看了看萨伦波尼利:“宰相大人您呢”

    萨伦波尼利咳嗽了一声,略微一沉吟,抬起头来,每气却很是平静:“陛下,是想听我的意见么”

    “当然。”皇帝点头,淡淡道:“宰相大人有什么顾虑么”

    萨伦波尼利站了起来,望着皇帝,然后深深吸了口气:“陛下,我倒是觉得,您的这两个疑惑”此刻看来,已经不是当务之急的,倒是暂时可以先越过不提。”

    皇帝眼神里一僵,随即皱眉道:“哦那你倒是说说,当务之急是什么”

    萨伦波尼利不动声色的看了阿德里克一眼:“当务之急,是如何对待这个夏亚雷鸣大人。是封赏,还是召见他进城来觐见”

    宰相果然老辣,言下的意思却是很明确:不管原因如何,过程怎样,反正现在事实就在眼拼了陛下你与其纠结这些事情,不如别费那个功夫,直接定一个处置的法子吧

    皇帝眉头紧锁,就在这个时候,阿德里克抬起头来,仿佛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正要开口忽然,身后的鲁尔,暗中悄悄的拉了阿德里克的衣角一下

    随即胖子不等阿德里克反应,就已经抢先开了。

    “陛下”

    “哦”加西亚脸色有些不自然,看了看鲁尔,不过语气却立刻变得平和了下来,但是他的心里,此刻却是极为别扭面对鲁尔的时候,年轻的皇帝心中总是带着几分不自然的亏欠内疚的味道。

    说起来,自己能顺利继承皇位,走到现在,全是靠着这个胖子将军那天晚上拼死厮杀奋战,护着自己进城,全军上万将士覆知每次面对胖子的时候,皇帝心中的那种愧疚亏欠的感觉就无法掩藏,但是一种别扭的感觉,却更是明显

    恩大成仇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不过”面子上还是要做足客气平吅和的架势的,毕竟谁都知道,自己头顶的这个皇冠,有九成都是靠着这个鲁尔用全军部下的命换来的。

    “陛下,我有几句话。”鲁尔面不改色缓缓道。

    “鲁尔将军,请说。”加西要颜悦色道。

    鲁尔嘿嘿一笑,仿佛看似很轻松的样子:“我先请问阿德里克将军,请问宰相大人。

    我静占庭帝国和奥丁人交战,缠绵百年,乃是世仇。这大大小小的仗,打了百年了,说一句丢脸的话,咱们是输的多,赢的少。我只想请阿德里克将军大人和宰相大人回忆一下,这历来和奥丁人交战,胜迹之中,立下显赫战功,可曾有过灭奥丁人一个军团,斩杀敌酋的先例”

    宰相无语了。

    阿德里克倒是立刻明白了鲁尔的意思,毫不犹豫道:“如此战功,从未有过”

    “走了。”鲁尔仿佛一笑,脸上依然带着那种有些无赖的笑容:“我也记得,好像从来不曾有过,能歼灭奥丁人一个兵团,还是赤雪军这种奥丁五大部族之一的强军,连曼宁格那个老儿都死掉了这种功绩,说一句,不世之功”也不为过吧。我鲁尔说一句丢脸的话,这种本事,我鲁尔是绝对没有的。恩,阿德里克将军,你也做不到吧”

    阿德里克心里有些暗笑,面子上却正色道:“不错,我先前任罗德里亚骑兵将军,与奥丁人交战多年,虽也有小胜,但说来惭愧,歼灭一个整建兵团的功劳,也不曾有办恩,如此大功劳,前所未有。”

    “不错。”鲁尔对着阿德里克笑道:“不过,阿德里克将军不必过分谦虚了,你是帝国顶梁支柱,这次卫国战争,你一力支撑,力保帝都,可谓帝国名将之。”说到这里,鲁尔故意竖了竖大拇指,然后笑道:“不过这个小夏亚雷鸣,也的确是一鸣惊人,阿德里克将军您这样的帝国名将都做不到的事情,这小家伙却一下子做到了。这样的人才,这样的功劳,不知道,若是按照帝法吅,论功行赏,该当如何的封奖呢”

    阿德里克想了一下:“这样的大功没有先例,若是封赏,还得军部商议来定夺。”

    鲁尔却笑了笑:“我倒是忽然记起一件事情来,这封赏么,倒是有案可寻的。”

    不等其他人反映,鲁尔就缓缓道:“我记得先皇在世时,这个夏亚就曾立下战功,先皇召他进京觐见,授他会猎之荣,那次会猎,先皇当众杀马立下誓”

    胖子的笑容越的古怪:“那次会猎,帝都贵族和军中将领颇多参加,陛下您当时似乎也是在场的”

    上再的加西亚皇革脸色有些僵硬。

    胖子却仿佛浑然没看见一般,然后摆出一副肃然的架势来,缓缓道:“先皇当初立誓有言,当日举酒亲口对复亚雷鸣许下,三年内,你若杀奥丁人满三万我便封你为伯爵有朝一日,你若能把黑斯廷的人头棒来给我我就封你为公爵我若早死,将来夏亚立功这公爵,就由继任皇帝来封在场诸位都是帝国贵族,俱为见证”嘿嘿先皇陛下英明,早早看出这复亚雷鸣是可造之才,就已经料定此子他日必成大器,所以早早定下了封赏。实在是让人敬佩啊”

    说着,这可恶的胖子还一脸佩服的模样,摇头叹息。

    加西亚坐在上面,脸色铁青,若不是还有几分理智,差点就要直接一口吐沫啐过去了

    只是这个死胖子,张口闭。”把“先皇”康托斯大帝抬了出来,却哪里是能反驳的

    先皇立下了誓言如此,还让所有的权贵大臣为见证

    若是常人,立下誓言若是反悔,也只当放屁了,可先皇是什么人自己身为先皇之子,若是不按照父亲的誓言去做事,岂不是就存心让先皇英灵不慰

    这话,加西亚却是一个反驳的字也说不出来。

    胖子却仿佛还嫌不够,转头看了看阿德里克:“阿德里克大人,不知道,那奥丁赤雪军团,有多少人呢”

    阿德里克强忍心中好笑,故作镇定道:“奥丁军团历来大小不一,过赤雪军是奥丁五大部族亲军之一,兵力总不会弱于四五万的,这次南侵更是倾巢而来。以夏亚的这份公文写来,他此次歼敌,算也不少于四万之数了。”

    胖子顿时就故意摆出一脸羡慕的表情来:“四万唉,这个好运气的家伙啊先皇立誓,杀敌三万就封他伯爵,他这个小子一口气干掉了四万奥丁人,看来一个伯爵,是跑不掉的了。”

    顿了顿,胖子又还嫌不足,故作一副“天真”的模样看了看宰相:“宰相大人,不知道,这个赤雪军酋曼宁格,这个家伙的地位,和黑斯廷相比,谁高谁低呢”

    萨伦波尼利也是脸色有些难看,犹豫再三才终于苦笑道:“这曼宁格是奥丁五大部族之一巴沙克族的族长,奥丁帝国内一等一的权贵,奥子神皇亲信,手下雄兵数万,部族强盛呃,黑斯廷么,乃是奥丁第一名将,战功显赫”那个若是说身份地位,大概大概相当吧”

    其实老宰相说这话,自己都有些脸红了。

    若是真的说曼宁格和黑斯廷两人”在奥丁帝国的地位身份,曼宁格毫无疑问是高出黑斯廷一筹的

    奥丁五大部族之一巴沙克族的族长,控制的人口,权势,是何等之大黑斯廷虽然名声更大一些,但是在奥丁帝国内,也只是长官一军而已,若是说到权势,却是远远不如曼宁格了更何况曼宁格是奥丁神皇的亲信嫡系,听说奥丁神皇都和他兄弟相称哪里是黑斯廷这个单纯的武将能媲美的地位

    说两人地位的重要程度一样”已经是老宰相亏了心思说的了。

    胖子听了,故意匝了匝嘴:“啊呀,这个倒是难办了,虽然先皇说”若是夏亚杀了黑斯廷,就封公爵”可现在他虽然没杀黑斯廷,却杀了一个地位和黑斯廷相等的奥丁大人物,这封赏么”

    阿德里克在一旁听了,心中也忍不住叹息。

    这鲁尔,够狠

    三言两语”就给夏亚那个小子争来了封赏

    不管如何,按照先皇的遗令,夏亚一个伯爵是怎么也跑不掉了若是再争取一个,一个公爵都有可能

    人家都说了”虽然杀的不是黑斯廷,但是曼宁格的脑袋,分量和黑斯廷相比,也不差了就算不封公爵总也不好意思一毛不拔吧

    这可是先皇的誓言啊

    加西亚虽然竭力保持镇定,但是藏在衣柚下的手却已经隐隐颤抖,强行压下心中怒气,看了鲁尔一眼,却看见这个胖子一脸“忠厚”的样子望着自己,只能狠狠一咬牙,然后故做平静:“好了,鲁尔将军,你的提点,我听着了。对这个复亚雷鸣的封赏,我思量一下,再做决定吧。”

    他无力的抬了抬手:“我有些累了,两位将军军务繁忙,先下去吧,晚上,晚上我再召见两位。”

    阿德里克和胖子对看了一眼,两人随即行礼退出。

    等两位将军离去,老宰相却依然坐在那儿腹挪动屁股,皇帝静静等着两个将军专了出去,房门关闭之后,又等了会儿,加西亚脸上陡然就露出狂怒之色来,猛然站起来,狠狠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

    “啪”

    加西亚胸膛欺负,脸色铁青,喘息急促,全身都在隐隐的颤抖。

    看着皇帝狂怒的表情,老宰相心中暗暗叹了口气,随即缓缓的站起来,对着皇帝躬身,郑重行了一礼。

    口中,仿佛轻描淡写一般,缓缓吐出了一句话。

    “陛下请您勿忘,斯潘将军,已经殉国了。”

    这一句看似平静的话说出,落在加西亚的耳中,年轻的皇帝忽然就全身一震

    加西亚的狂怒,陡然就瞬间消失,重重吐了口气,然后扭头凝视着老宰相,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的平静了下来,终于化作一片平吅和。

    “谢谢宰相的提点。”加西亚点了点头。

    方才这看似毫不相干的一句话,说起已经殉国多日的斯潘将军,却能忽然让皇帝陡然消除怒气镇定下来。

    老宰相的政治功力,果然深沉

    这言下的潜意:斯潘已死,目前军中,阿德里克一家独大,暂时根本没人能制衡阿德里克。

    原本皇帝重用斯潘将军,就是看重的斯潘对皇室忠城,和阿德里克又不是一系的出身,一个是中央军,一个是帝都城卫军,体系不同。扶植斯潘,就是为了在军中埋下一个将来制衡阿德里克的钉子

    可斯潘却偏偏战死了。

    老宰相的意思很明白,提醒加西亚,刚才阿德里克的态度,分明是赞同要求封赏夏亚雷鸣的而此刻阿德里克是军中擎天支柱,一家独大,陛下最好不要在这种时候强行驳回阿德里克的要求。

    皇帝望向竿相:“萨伦波尼利那么这个夏亚,就真的封赏他这个家伙,难道你看不出么,他”绝非常国忠臣”

    萨伦波尼利却仿佛涣淡一笑:“陛下,我明白。”

    老宰相略微一沉吟,缓缓道:“这个夏亚雷鸣的确厉害,灭了赤雪军,居然不声不响,在北方掌控了五个郡,聚集了数万精锐兵马来。实力已经非同小可此人这次南下来勤王,却在城外按兵不动,不肯进城来觐见,却弄了这么一封多余的,公文”来哼”若是他直接将军队留在城外,直接就进城觐见陛下,然后当面禀告北方战况,主动请陛下派遣得当臣子去北方接管地方,那倒是一个忠臣了,如果是那样的话,不消陛下说,臣也会认为这样的人应该重重封赏可此子如此行事”可见其心不纯”

    这“不纯”的评价,可见老宰相的功力了

    说到底,夏亚毕竟是还没有“不臣”或者“谋反”的心思。总舟来说,多半还是存了一个想自固实力,拥兵自保的意思。

    而且,老宰相对夏亚的猜测”已经差不多有七八分了。

    说实话,夏亚倒不是真的想当军阀。

    若是此刻帝国当皇帝的还是康托斯大帝,当初骑枪大帝对夏亚很是赏识,也很是厚待,夏亚说不定一到帝都”就直接丢下军队在城外,只身进城归顺了说到底,夏亚并不是那种一心想当军阀的野心之人。

    可问题是现在的皇帝是加西亚

    别的不说,夏亚却是很清楚,这位年轻的皇帝,和自己可是有大仇的

    当初,这位皇帝的“男宠”,那个兔子邦弗雷特的死,可是和自己大有关系为此,这位皇帝在当皇储的时候,就曾经给过自己小鞋穿了。

    现在人家当了皇帝了,名分大义都有了,要说会对自己并冰释前嫌,嘿嘿,夏亚心里可不踏实呢

    而再退一步说。

    复亚是何等骄傲的人大好男儿立身与乱世,自己手里的这些本钱,地盘,兵马,都是他一分一分拼出来,一分一分争出来的

    若是皇帝是康托斯大帝的话,夏亚或许还对老皇帝服气,归顺就归顺了。

    可这个加西亚皇帝么

    妈的不过就是一个喜欢男宠的兔子一个阴柔的诡人而已夏亚大爷堂堂男儿,英雄毛概,要他对这种恶心的东西低头称臣归顺,别说是没门了,窗户也没有啊

    所以,那份公文的意思很明白

    虽然措辞还算客气,可是说穿了,就是一个意思:

    老子现在在北方,赤雪军给我灭了,手下一堆人马,一大片土地压根就没有让你这个小皇帝派人来接管的意思,你这个小皇帝,自己看着办吧

    说是威逼,或许还过了一点,但是隐隐威胁的意思,却是跃然于纸上

    “鲁尔。”

    走出议事厅之后,没多远,阿德里克就一手拽住了胖子,脸色阴沉:“刚才你不该出头”

    胖子一笑,脸色平淡:“那些话我不说,你也是要给那个小子争取的。”

    阿德里克淡淡一笑,眼神里有一丝复杂:“陛下疑我,这是注定的事情,我说与不说,也没太大关系。倒是你出这个头却把自己赔进去了,咱们这位陛下的器量么,嘿嘿”

    胖子一挑眉头:“我就算不说,陛下就会信任重用我么这内战一打完,我要么退役回家当今富家翁,要么,就是去军部做个文职养老,这一生,只怕都没有在领兵的机会了。”

    “两个人赔进去,总比一个人赔进去好。陛下疑我,我毕竟现在的位置和手里的权力,陛下也不会轻易动我,可是你”阿德里克皱眉。

    胖子看了看阿德里克,看了良久,忽然轻轻一叹:“刀疤脸啊我有一句话对你心你听我一句劝,这次内战打完,你就立刻上书请辞,这军务大臣的职位,你就撇了,咱们老哥俩一起回家当今富家翁,闲时钓鱼打猎,逍遥度日吧。”

    阿德里克听了,只是微微一笑,眼神却很是坚定,看着胖子,淡淡道:“我明白鲁尔,你是担心我,会不得善终么”

    鲁尔脸色霍然一变

    阿德里克眼神温和,抬手拍了拍胖子,他的语气虽然平静,但是其中坚定之意,却不可动摇

    “信念所向我退不得”

    “这章九千字,算是够量了吧

    说一下,我今天就已经去广西参加的作家论坛的。本来想请假不去的,但是这次会议重要,必须参加。我周日才能回来,也就是说,周六周日两天”恐怕都无法更新了。

    说实话,我没带笔记本,人在外面出差,带着笔记本写实在难产,而且最近心思缠身,也实在烦闷,干脆就趁着这次去广西开会,这两天就当是散心了吧,还请大家谅解。,

    天天中文无广告小说奉献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