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六章 【阿德里克的难题】(六千字)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夏亚的命令也说的很清楚了,让全军上下那些年轻单身的汉字们,一个个都是眼睛放光。

    不过夏亚又留了神”毕竟自己军队还在外”若是现在弄的大家军心散了,只怕会有麻烦。他干脆再下了一令,让这些女孩子单独列了一营,派人在外面把守,谁也不许骚扰

    要想追求女人,回家再说现在军队在外驻扎,谁也不许造次否则的话,军法从事。

    可这么一来,军中倒走出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轮班在女营外把守的任务,就成了抢手活儿了,战士们一个个都是削尖的脑袋,主动要求担任女营的把守任务。听说几个营队之间还互相为此暗中很是竞争了一番。现在军中,也只有三千骑了。

    原本和贝斯塔军区的联军,已经名存实亡。那位总督夫人进了帝都之后,贝斯塔方面的七千骑就已经和夏亚的军队分了家。

    夏亚这里又等了几日,终于等来了城里的访息。

    帝国的贵族议事团,已经完成了夏亚的封爵的手续。贵族评议团经过了审核夏亚雷鸣阁下的功绩,事迹,风评,以及出身,正式承认了夏亚雷鸣阁下成为帝国公爵的爵位。

    公爵爵位的合法的文件,封令,以及贵族评议团的签名文件全部送到了夏亚的手里。

    从这开始,夏亚就已经名正言顺的成为了一名帝国的公爵封地诺兹郡对外宣称“诺兹大公”

    当然了,贵族的封赏,手续还有很多繁复的细节。比如夏亚必须要提交自己公爵家族的族微,家族的族谱等等

    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一个贵族家族的族微,可不是你随随便便画个符号就能使用的贵族的族微,自然有一种模式和规矩,什么身份可以用什么图案,都是有讲究的,不得逾越比如族微上有皇冠图案的,除非是和皇族有亲戚关系和有皇室分支血统的才可以使用,其他是绝对不允许的。还有剑和权杖的图案”除非是家族的族谱之中,祖先有担任过一定级别的军中高职,才能有资格使用。再如一些花草的图案,有些是明文规定,除非是祖上立下过一定级别的功勋,才可以使用。

    这些东西,都自有一套传统。也就是所谓的纹章学。

    夏亚哪里懂得什么纹章学的东西。

    一年前他上一次受封成帝国男爵的时候,原本已经有胖子帮他聘请过帝都的一些学者,做了一套这些东西。但是现在他从男爵变成了公爵,之前的族微现在再拿来用,就有些太过简陋了。

    不过好在现在帝国上下都在努力巴结这位年轻的公爵大人。

    反正爵位的手续都已经做完了,至于你夏亚大人什么时候有空,做好了族微等一系列的东西,派人送到帝都贵族评议团去,补个手续备案就行了。

    又等了两日,军部也下发了公文,夏亚的“北方卫戍区将军”的任命已经完成了军部报备的手续,军部明义下发全军全国,让夏亚意外的是,除了“北方卫戍区将军”的职位之外,军部下发的公文里,还给夏亚添加了一个头衔。

    军部参谋专员。

    这个职务,历来都是隶属军部的参谋部,而参谋专员的职务,更是比普通的参谋要高了许多,专员的职务,从军部的级别来说,仅次于总长和部长级军务大臣和副大臣算是总长级,军部的各个部门的首脑算是部长级,而专员级,也算是军部的要员了。

    这一来,也算是给夏亚添了一个帝国中央军部的虚职。

    除了地方领兵将军之外,多一个军部的直接职务,大概也是阿德里克的意思吧。

    官职和爵位的封赏都搞定了,那么按照惯例,夏亚就可以上书请示军部,带兵回归自己辖区了。

    夏亚做好了准备,亲自带人重新再进帝都,去了一趟军部,送交了自己的请令回北方的军文,同时也再一次和阿德里克将军见了一面。

    阿德里克军务繁忙,帝都光复,他手里支撑着偌大的一个军部摊子,一方面要整顿军队,加强对于奥斯吉利亚区域的控制,另外一方面,加紧的从南方调集地方守备军队,调集物资,准备对叛军进行大反攻。

    堆积如山的事情等着他处理。阿德里克几乎忙的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

    但纵然如此,他还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见了夏亚。

    对于夏亚请回的要求,阿德里克沉吟了片刻之后,直接就否决掉了。

    “再等几日。”

    面对阿德里克的话,夏亚表现的有些为难。

    自己领兵出来已经不少日子了。说起来,带兵来帝都勤王,原本就是抢时间,自己出发之前,才吞下西尔坦郡,家里还有大量的军务事务没有处理。虽然占领了西尔坦郡和科西嘉地区,但是如何访化掉这么一个巨大的战果,可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夏亚心中自然是恨不得立刻能回北方去才好。

    “我知道你心急。”阿德里克看着复亚,语气很严肃:“但是现在这里更需要你兰蒂斯人已经表示分批从奥斯吉利亚撤军了但是他们的文章就在于,分批,你留在这里,对他们就是一个威慑若是你走了,他们从帝都的撤军计划了,只怕就要故意延迟下去。”

    夏亚皱眉道:“我虽然号称一万骑兵,但其实只有三千骑是我的,贝斯塔人占了七千骑。我虽然走了,贝斯塔人还在这里”他们的七千骑兵也够了吧。”

    阿德里克摇头,凝视着复亚:“正因为如此,你现在才走不得对外来说,贝斯塔人虽然有七千骑,你只有三千但是对兰蒂斯人来说,你夏亚雷鸣的名字,才是真正的威慑贝斯塔人可没有被兰蒂斯人看在眼里毕竟,你夏亚雷鸣才是击败了奥丁赤雪军的人别说你还有三千铁骑,就算你只有三百骑,留在这里,兰蒂斯人就不敢轻动。”

    夏亚苦笑,摸了摸自己曲下吧,吐了口气“妈的,老子的名头还这么有用”

    “你说呢”,阿德里克冷笑:““一个名将的威名,就是用无数人命和鲜血堆出来的你夏亚的名字放在这里,就代表着威慑代表着尸山血海兰蒂斯人如何不为之所慑换了一个不知名的人,谁会看在眼里”

    夏亚点了点头,心里也不禁有些得意。百度破晓颓废更新可阿德里克随即语气一转:““对外说是这个原因更有一层原因是对内贝斯塔人毕竟是新降之军你若是走了,把他们留在帝都,只怕上面也未必敢放心哼,上面有意用贝斯塔人来制约你”但是却未必真的敢对他们放心毕竟他们之前还是叛军的一员你若是走了,贝斯塔人七千骑兵在这里,万一出了什么乱子你在这里,对贝斯塔人也是一种威慑么。”

    夏亚眼睛一亮:“上面对贝斯塔人也不放心”

    阿德里克哼了一声,却深深看了夏亚一眼:“你是不是对宰相说过,要提防贝斯塔人”

    嗯

    夏亚一愣。

    这话他的确是对宰相说过,也是贝斯塔的那位总督夫人求自己说的。

    “不错,我是说过。”复亚点头。

    阿德里克眉头紧锁,看着夏亚”然后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将房门关上,转过身来凝视着夏亚,沉声道:“你为什么对宰相说这样的话”

    “”,夏亚犹豫了一下,缓缓道:“也不是没有道理,贝斯塔人毕竟是新降,若是一点不防备他们”

    阿德里克微微一笑:““你当真是这么想的”

    夏亚苦笑:“好吧,将军明茶那个,上面不是忌惮我么这次重用贝斯塔人,从封赏上来看,摆明了就是把我和贝斯塔人的关系分化,我就不如投其所好了。他们不就是想让我和贝斯塔人起嫌隙么我就故意背后说贝斯塔人的坏话”也好交他们放心吧。”

    “你和贝斯塔人的关系怎么样”阿德里克追问了一句。

    复亚略一迟疑,终于还是没有隐瞒:“关系不错,有合作。”

    阿德里克嘿嘿笑了笑,看着夏亚,笑容就有些古怪:“看来你和那个总督夫人倒是有默契你对宰相说要防着贝斯塔人一手,而那个总督夫人,据说在面见宰相的时候,也表示说帝国现在当务之急就是限制新军阀的滋生嘿嘿限制新军阀放眼看去,除了你夏亚,还有谁能当得上是,新军阀,这个称呼你们两方,都在背后说对方的坏话,是早有默契的吧”

    夏亚干笑两声,没说话,干脆来了一个默认。

    阿德里克一摆手:“我不管你的这些小花招。不过让上面对你放心,也是好事。只要你自己心里真的没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就好”

    夏亚心里叹息:到了这个时候,阿德里克还是不忘记要敲打自己啊。

    “还有一桩事。”阿德里克神色有些不悦:““我听说你前些日子,收了不少女人”,完蛋了。

    夏亚脸一白。

    这事情,别人过问夏亚才不理会,就算是外面传自己如何好色无度,夏亚也只当是别人放屁。

    但是,阿德里克过问这事情,可就有些难办了

    不管怎么说,自己好歹走向人家求了亲,阿德里克从名尖上来说,是自己的未来岳父啊。

    自己在城里收了几百个“侍女”,的事情,传扬开来,自己还没娶人家女儿,就找了那么多女人说起来,阿德里克只怕心里就大大的不爽了。

    夏亚赶紧仔细的解释了一遍。

    阿德里克听完了,神色才稍和,点了点头:““我就知道,你应该不是那种好色的家伙。嗯,北方战乱才结束,你麾下数万军队,驻扎在地方,男女比例失调,你趁机弄一些女人回去,也不过是个小伎俩,我不管你这些,只是”

    夏亚心里一动,就赶紧把自己之前遇到了维亚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到末尾,苦笑道:““大人,维亚小姐对我可以颇有成见,我看”,言下之意,就是有些推脱的味道了。

    阿德里克哼了一声:““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管。你既然求了亲,怎么槁定我女儿,就是你的问题了。

    哼,男人追求女人,难道还要我教你去做么女人么,多花些心思哄哄,总会好的。”

    顿了顿,大概老头子也知道自己的女儿实在是有些“另类”语气稍微软了一些,低声道:“维亚和我的关系,说起来话来唉,我一向没有时间去管教她,她的性子也实在是特别了一些。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多容忍她一些吧。既然我把她许给了你,将来总是要靠你好好照顾她一生的。”

    夏亚心想:照顾维亚一生只怕她一见我,当面就拿刀子捅过来了

    哪怕是带着军队朝奥丁人冲锋,夏亚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但是要说面对那位维亚大小姐,可就实在是让人头疼了。

    “好了,事情就是这些。你暂时先别想着回去,在城外再等几日,嗯贝斯塔方面的封赏和任命也下来了,等到他们请令回归的时候,你和他们一起离开了,上面才放心。多拖延几日”我也好给兰蒂斯人施加压力,催促他们快些撤军。”阿德里克就直接下了令,然后仿佛又想到了什么似的,看了夏亚一眼:“你前些日派人送了两百匹马来,做的不错。我替军部谢谢你了不过我现在手下用度太紧,没有军费支付给你。”

    夏亚立刻拍胸道:“钱是不用的了,就当是我孝敬您老人家”

    阿德里克哈哈一笑,看了夏亚一眼:“既然如此,不妨多孝敬一些吧,明儿你再派人送两百匹马来。”

    夏亚脸顿时就一苦。

    再送两百匹前后可就是四百匹了这可都是上等的战马啊四百匹战马,足够武装一个骑营了

    “皱什么眉。”阿德里克笑了笑:“我知道你心疼。不过现在帝都的情况紧张,你在莫尔郡北方,哪战马比我这甲方便许多哼,坐拥一个边境贸易渠道,今后你还在乎这点费用么”

    夏亚无奈,咬了咬牙:“好吧,我明天就派人送来不过大人,这可是最后两百匹了,您若是再要,我也没有了。我几千骑兵,若是没了马,总不能叫我的人跑步回北方吧。我还带了那么多货地”

    “货物哼,是从叛军手里缴获的战利品吧”阿德里克笑了笑。

    夏亚赶紧就叫道:“那些东西,您可别再想什么主意了我手下战士卖命拼杀缴获来的东西,若是要我上交,只怕下面的人也不服,况且我手下也是几万人,人吃马嚼,用度巨大,这点东西,我还等着带回去养兵呢。”

    “哼,我可没说打你那些战利品的主意。”阿德里克摇头:“你这些天,除了收了不少女人,那些贵族送了你不少礼物吧不多说,价值几万金币总有的吧。”

    夏亚嘿嘿一笑,也不细说。

    其实何止几万金币,他大概计算了一下,送来的礼物财货,只怕价值在十多万金币以上这还没有算那些送来的女侍的价值

    阿德里克的脸色就有些难看:“此刻战争还没结束,军方正准备整军组织反攻,帝费紧张我已经情示了陛下,想让那些贵族们捐一些军费,那些家伙都是一个个叫苦连天,左一个理由,右一个借口,只是不肯为国出力这些短视的家伙难道就不明白,若是不能完成反攻,一日扫平叛党,帝国的危机就一日不除他们就算手里攥着钱再多,将来一旦再“哼,只怕也没命去花”

    看来阿德里克这些日子为了军责的事情着实头疼,也在帝国的贵族们那儿吃了不少憋,心中怒气积攒了不少。

    不过夏亚却没有言语了。

    他送阿德里克几百匹马,已经算是自己对于阿德里克的一番情义了。若是让他捐赠军费,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他自己手下也要养几万兵

    不过么

    夏亚眼珠转了转,道:“大人,军费的事情,我倒是有一个法子。”

    阿德里克眼睛一亮:““哦你说”

    夏亚淡淡道:“我在北方,莫尔郡战乱之地,物资自然紧缺,只靠地方财政,别说是几万兵了,只怕能养活几千兵就顶天了当初我苦于军费物资不足,就干脆在地方实行了军管”

    “军管”阿德里克脸色一变。

    “物资全部集中,进行配给制”复亚淡淡道:““不管是什么富商也好,大户也罢。到了那种时候”实在没法子,若是没钱,城一破,人人都是完蛋这种时候,心慈手软,只怕是没活路的。我在北方莫尔郡,在丹泽尔城,梅斯塔城,都是实行了军管和配给制,所有的粮食全部上交,人人不得例外,不管是什么身份,地方贵族也好,商人,平民,都必须上交所有的粮食,然后军队登记造册,记录好了之后,按照人头,每日配发需要的口粮至于军费,也是如此。战争时期,先要保证活着只有活着,才有意义”

    “这不是明抢么”阿德里克摇头。

    “不是抢,是配给制,物资紧缺的时候,不得不为之说起来,主要下手的目标,还是那些有钱的富人哼,军队都吃不饱了”老百姓也吃不饱了,那些富人家里粮仓里却还存了粮食,库房里还藏了金教这样的人,我凭什么去保护他们我的士兵拼死拼活的和奥丁人打仗,是为了谁这些宴人却连军费都不肯出,粮食都不肯贡献,那我就不必对他们客气了。”

    阿德里克神色有异,低头皱眉不语。

    夏亚淡淡道:“当然,北方和帝都的情况不同,莫尔郡不过就是一些地方的富人商人罢了,帝都么,却是豪门世家遍地,不可能用同样的手段去强硬的收缴他们的财产。不过”

    夏亚压低了声音道:““帝都之前曾经被叛军攻破,我听说,当时有一些贵族豪门,似乎和叛军就有勾结呢大人不妨在这上面做做文章。”

    阿德里克眼睛一亮他一生打仗,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看了夏亚一眼:“你的意嗯”

    “真的追究其实没什么意义,为难的时候,人人都为自己找后路,其实也不能真的去怪他们。但是人总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点代价的。敌人来了就投降,敌人走了之后又来抱您的大腿,可没那么好的事情。不如放出点儿风声去,就说要准备清查内部和叛军勾结的情况,然后对外则让那些贵族捐赠军费两件事情同时动手,那些贵族,又不是傻瓜,我保证您这么一做,必定会有人带头踊跃捐赠军费的。”

    说到这里,夏亚皱眉道:“不过这事情却有一个难地就是得罪人这些贵族豪门都是根深蒂固,他们短时间被拿住了把柄,不得不出钱,但是事情过去之后,只怕被他们记恨所以,这事情,您不要去做,找个人出头就好了。要我看么,这号召大家捐赠军费的事情,不妨您来做至于放言清查内部和叛军勾结的情况,这事情么,不妨就交给宰相大人处理吧嘿嘿”

    夏亚笑得有些诡异。

    哼,那个宰相大人,先是在自己的封地上做文章,把黑斯廷占领的地盘封给自己,摆明了就是阴老子然后又是故意搅和让自己娶阿德里克的女儿说起来自己后来不得不主动求亲,也是被宰相的手段逼的,那老头子,不动声色就给自己下了两个套子,老子怎么也要偿还他一下才行

    收钱的事情让阿德里克去做,至于下令清查判党得罪那些贵族的事情,宰相大人就多多费心吧,阿德里克看了夏亚一眼,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好吧,非常时期行非常事,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

    天天中文无广告小说奉献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