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 【临世】(一万字!)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好吧,关于那个明媚灿烂的春天的故事其实结果并不是之前料想的那样。我爱小说网提供最好的体验天天中文小说网看小说

    至少,不是我们的土鳖心中料想的那样。

    在我们的土鳖的心中描绘的场面应该是这样的:一脚将院门踢关上之后,然后抱着怀里的这个可人儿,冲进房间里,将怀中这个已经柔顺如春水的少女扔在床上,然后以一个饿虎扑食的动作,凶狠的扑上去就好像一只思春的猫科动物一样,比如豹子或者山猫什么的。

    事实上,我们的土鳖也的确是这么做的很可惜,他只完成了一半。

    到底是什么东西能阻止一个已经将压抑了很长时间,并且此刻已经满脑子都是某种男性刺激因素的正常的男人,在情绪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的关口,生生的将满腔欲火狠狠的熄灭呢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能做到这点的东西并不多或者说,这样的人并不多。

    恰好,此时此刻,在丹泽尔城里就有这么一位。

    而这一位,还很不巧的出现在了夏亚的卧室。

    好吧,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我们这位已经满脑子不良念头,浑身火热的土鳖,正冲进自己的卧室里,准备将怀里的少女扔在床上然后扑过去的时候

    很不幸的,他的床边已经有另外一个女人坐在那儿了

    “呃梅林大人”

    夏亚怀里抱着艾德琳,一脸尴尬的站在自己的卧室里,一张脸涨红的好像猴子屁股一般。

    夏亚已经彻底呆住了,连同他怀里的艾德琳,也是目瞪口呆,羞涩的少女将脑袋狠狠的埋进了夏亚的胸膛,连看都不敢看梅林一眼。

    还有什么比这样的场面更让人尴尬的呢一对儿年轻的沉浸在爱情里的男女,正准备玩儿一场天雷勾动地火的游戏的时候,忽然看见“母亲大人”坐在小情侣的床前。

    事实上,梅林此刻的脸色很平静,平静的仿佛她并不是在这种尴尬的时候撞破了夏亚的好事好吧,用撞破这个词儿并不准确,因为这个可恶的女人根本就是故意的。

    和夏亚以及艾德琳这一对儿爱情鸟的尴尬表情不同,梅林表现的很是从容淡定,她甚至轻轻的叹了口气,用一种高雅而从容的姿态耸了耸肩膀,语气里带着几分遗憾的味道:“看来,你们正准备玩一场有趣的摔跤游戏我亲爱的儿子”

    如果说刚才夏亚的脸红的好似猴子屁股,那么此刻他的脸上就真的要渗出血来了。

    幸好,我们的土鳖在经历了短暂的尴尬和发楞之后,他的光棍气发作起来了,将怀里的女孩用力抱紧之后,土鳖干脆心中一横,直视着梅林:“那么,我亲爱的养母,这个时候你坐在我的卧室里,又是打算做什么”

    我很伤心啊。”梅林故意冷笑:“我亲爱的儿子,在出征几个月之后,终于活着回到家里,居然连一丁点儿都没有想起这几个月来在家里为他担惊受怕的亲人别看你怀里的这个妞儿,我指点的是我,你的养母大人真的叫人伤心啊,我的孝顺儿子,在出征数月回到家里之后,居然都没有想起来要先拜见一下母亲大人,报一下平安,而是唉,夏亚,难道你的脑子里都是稻草么”

    好吧,这算是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不管如何,梅林是夏亚的养母至少这个身份是得到承认的。而且这位养母大人还先后救过夏亚三次以上,当然,也给夏亚带来了不少麻烦,让我们的土鳖吃过不少苦头。

    但是,梅林提出的理由,夏亚却实在没法辩解。

    出征归来,没有拜见长辈,就立刻抱着自己的女人急吼吼的往卧室里钻嗯,说出去的确是有些不上台面。

    老天作证,夏亚雷鸣可是一个知错就改的正派人,所以他立刻挺直了腰板,用一种理直气壮的样子看着梅林:“好吧,拜见养母大人,养母大人安好,我出征数月让养母大人在家受苦了,在外征战,我心中也一直挂念母亲大人,现在我回来了,一定会好好的孝顺养母大人”

    在飞快的将这两句话“喷”出来之后,夏亚就毫不掩饰的用眼睛斜着看着卧室的门,那意思是:好了,现在你可以走了吧

    梅林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故意幽幽的叹了口气:“哦,是真的么你在外出征数月,也一直挂念母亲么可是我刚才好像听有人说过在我心中,这世界上所有的女人加在一起,都比不得你的一根手指儿还有旁的女人老子都当她们只是空气嗯,这样的话,貌似我没有记错吧唉,年纪大了一些,这记忆力就果然不如年轻人了。”

    这疯婆子刚才一定也躲在城门口听见老子说的这番话了

    夏亚心中腹诽。

    但是他脸上只能堆出笑容来:“怎么会呢在儿子心中,养母大人虽然不是我生母,但是对我恩同再造,我心中一直对养母大人是饱含崇敬的”

    “哦,是么可是我刚才又好像听见有人说谁来打搅老子,直接拖出去砍了这样的话呢唉”

    梅林继续摇头叹气。

    “好吧好吧”夏亚终于放下了艾德琳,将女孩拉到自己身后,瞪着梅林:“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很简单,我是来救你的命的,你这个满脑子欲火的蠢小子。”梅林一脸的不屑,然后叹了口气,眼神越过了夏亚,落在了夏亚身后的艾德琳的身上:“艾德琳,你真的以为事情会这么简单么还是你打算什么时候把这件麻烦告诉你的未婚夫呢”

    老实说,梅林说的这几句话,夏亚基本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至少有一个词儿他听明白的。

    麻烦

    是的,没错,就是“麻烦”

    在经历过了无数麻烦之后,夏亚对这个词儿就变得特别敏感。

    尤其是这个词儿从梅林的嘴巴里说出来的时候

    如果一件事情对于梅林这样的人来说都是“麻烦”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真的很麻烦了

    夏亚看了看梅林,发觉梅林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然后他转身看了看艾德琳,艾德琳一脸无辜的表情,有些慌张:“夏亚,我并不知道事情也许没那么严重,我想”

    “到底发生了什么”夏亚抱着艾德琳,柔声道。

    艾德琳深深的吸了口气:“就在你出征不久之后,家里来了一个访客,是你认识的人,然后我和黛芬尼,看他实在是太可怜的,所以我们答应了他,陪他一起去做一件事情”

    好吧,让我们暂时把时间推回到数月之前。

    野火原,野火镇。

    艾德琳和黛芬尼两人陪着一个叫做亚斯兰的老头子来到这里。不过亚斯兰在野火镇外就已经消失了,只是在消失之前,交待过两个女孩子:“我就在周围你们看不到的地方,你们只要去见索非亚,把她吸引出来,然后让我悄悄的看上她一眼,我就满足了。”然后又附加了一个条件:“只要你们肯帮我做完这件事情,我就立刻南下去找夏亚,然后暗中保护他帮助他打赢这场仗,什么曼宁格,对我老人家来说不过就是挥挥手就灭掉的事情”

    请注意,说这些话的时候,是发生在艾德琳和黛芬尼第一次陪亚斯兰来到野火镇的时候,当时夏亚还在南边的西尔坦郡准备着和曼宁格决战。

    然后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复杂了。

    按照艾德琳的描述,第一次“偷窥”索非亚大婶的行动很成功。

    她和黛芬尼两人联袂来到了那个小酒馆拜会索非亚大婶,对于这两个年轻漂亮女孩子的来访,慈祥的索非亚大婶显得很高兴,甚至亲自下厨做了两个拿手的菜来招待两个女孩子,还陪着她们一起喝了一小壶自己酒馆里酿的甜酒。

    在一顿愉快的晚餐之后,索非亚大婶亲自送两个女孩出了镇子,大家挥手告别。

    艾德琳和黛芬尼和索非亚大婶告别之后,各自心中松了口气。她们明白,这一次的事情终于圆满完成了。索非亚大婶送自己出城的时候,在野外,那个叫亚斯兰的老头子一定在暗中看到了索非亚大婶了。

    一切都很顺利,没有出任何的差错。

    “第一次去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一切看上去都很顺利,我们心想,事情这么就算是完成了。”

    艾德琳看着夏亚的眼睛,语气有些勉强。

    “等等。”夏亚皱了皱眉:“你说第一次,嗯第一次难道你们去了野火镇不止一次你们后来又去了第二次”

    “准确的说,是二十六次。”

    旁边一个声音毫无征兆的陡然响起,让夏亚一惊

    夏亚猛然扭过头,就看见了亚斯兰这个老家伙和之前见面的时候相比,亚斯兰现在的模样看上去糟透了。

    他原本还算整齐的头发和胡须都乱成了一团,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破,脸上还带着几块淤青,一只手臂吊在胸前,胳膊上缠了厚厚的纱布,下面还有血色渗出来。

    老家伙看上去就好像是被人狠狠的臭揍了一通

    甚至就连他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嘶哑夏亚仔细多看了两眼,才发现老家伙的喉咙上肿了起来,仿佛被什么人狠狠的在喉咙上痛击了一下子。

    “亚斯兰见鬼你怎么也在这里这是我的房间老天,难道今天所有的人都跑到我的房间里来了吗”

    夏亚气得跳脚。

    然后,在他发完火之后,猛然想起了什么,瞪着亚斯兰:“你刚才说什么二十六次你们一共去了二十六次”

    “是的,二十六次。”亚斯兰的语气很沮丧,就好像一只斗败的公鸡。

    对于亚斯兰这样的人来说,身为大陆顶尖强者的行列,成名数十年,当世能当他对手的人几乎一只手就能数的出来。老家伙无欲无求,纵横天下,恣意逍遥,这世界上实在已经很少有什么事情会让他害怕的。

    但是真的去和索非亚大婶见面,却依然让这位战意剑圣生出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事实证明了,在对待这种感情问题的时候,什么剑圣也好,或者毛头小伙子也罢,其实表现都差不太多。

    第一次悄悄的在野火镇的城外,准确的说是躲藏在某一棵大树上,看到了城门之下,送两个女孩出来的索非亚大婶,亚斯兰终于可谓是得偿夙愿了。

    接下来,似乎就可以解开心中的枷锁,然后

    当时这个老头子,看着面前两个年轻的女孩子,用由衷而且诚恳的语气:“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你们我一定会去帮夏亚干掉曼宁格但是在这之前,你们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小忙”

    这位战意剑圣很不好意思的提出了要求:“我还想再见见她。你们一定要帮我”

    事实证明了,艾德琳和黛芬尼两人都想错了。她们之前同情这个用情颇深的老家伙,以为带他来偷偷看一眼索非亚大婶,让他数十年的夙愿得偿,从此他心中的那压抑了数十年的遗憾和情感就会得到排遣,慢慢的消失

    但是恰恰相反压抑了数十年的情感,在终于得到了一个小小的发泄口之后,非但没有缓缓的排遣掉,反而以不可收拾的姿态冲垮了老头子建立了数十年的心防堤坝,一发不可收拾

    同时,艾德琳和黛芬尼毕竟是两个年轻的女孩子,两个年轻的,还有些单纯的,心底也很善良的女孩子。

    而大部分像她们这样年纪的女孩子,都很容易被感动,尤其是被那种所谓的海枯石烂的传奇爱情故事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再加上,亚斯兰开出了更诱人的条件来诱惑两个女孩子。

    “再去见一次就一次这次你们一定要帮我,帮了我之后,我就立刻南下去帮夏亚,我帮他把南边的郡都打下来,谁敢和他为难,我就出手灭了谁”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你们帮了我,我就去帮夏亚带兵平叛,什么军区总督,老子挥挥手就都灭了”

    “真的是最后一次了老天啊,我真的要发疯了我看见她的样子,连饭都吃不下了,你们看,我老头子都饿瘦了”

    “我以我的名誉发誓,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我答应你们,就算夏亚那个小子想当皇帝,我都保证把他捧上皇位若是现在的皇帝不肯让位我就把他脑袋拧下来啊现在的皇帝是你的哥哥,是你的丈夫那么就把他打晕好了。呵呵”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了你们可都是善良的好孩子啊,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老人家饱受这样的煎熬么我保证这次之后,我就全力帮夏亚那个小子争霸天下什么奥丁帝国兰蒂斯王国,我都帮他去灭了”

    结果,一次一次的发誓,一次一次的哀求,两个女孩的心也一次一次的软下来。

    而亚斯兰发的誓也一次比一次重,承诺也一次比一次多若是让这个老头子真的去兑现他的诺言的话,他就必须要将夏亚捧为世界之王了

    而“拜会索非亚大婶”的事情,她们一共进行了二十六次。

    几个月内反复的前往野火镇拜会索非亚大婶,这样的事情其实是很枯燥的。

    而且,最让两个女孩很郁闷的是,最先对这个游戏厌烦的,并不是她们,也不是亚斯兰。而是

    “所以我早说了,亚斯兰,你就是一个蠢货。几十年前我这么说,现在我还会这么说。”梅林看着亚斯兰,一脸不屑的样子。

    夏亚心里一动:“难道”

    “当然,就是你想的那样。”梅林冷冷道:“那个女人虽然本事低我一点点,人品也差我一点点,成就也逊我一点点,就连运气也一直比我倒霉一些但是我不得不说,她其实还算是个很聪明的家伙。两个女孩子,无缘无故的跑来拜访自己二十多次,而且从丹泽尔城到野火镇的路途也不算太近,两个女孩来回这么奔波连白痴都会知道这其中有鬼了更重要的是,亚斯兰这个蠢货,他的剑术也还马马虎虎的,但是他隐藏自己气息的本事,实在是当今的强者之中倒数的他就那么傻乎乎的藏在旁边,还真以为自己有隐身术不成就算是一个白痴都会发现他就戳在旁边了”

    夏亚:“刚才我就没发现他躲在这里。”

    梅林却不理会夏亚,看着亚斯兰:“也只有你这个蠢货还会天真的以为自己藏的很好,以为自己没被人发现事实是,在你们第一次去的时候,那个女人就发现了你躲在那颗该死的树上了”

    亚斯兰一脸沮丧的样子,却也只能点了点头:“不错她,的确是早就发现我了。”

    终于,在第二十六次“拜会索非亚大婶”之后,索非亚大婶送两个女孩子出门,才走出自己的那个小酒馆的门口,索非亚大婶忽然就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破口大骂起来。

    “你这个老混蛋懦夫胆小鬼三十年前你是个懦夫现在你还是一个懦夫你知道我最看不起什么人么告诉你,就是你这样的懦夫你既然跑来看我,为什么又不敢露面二十六次了老天都二十六次了我等了二十六次了,你都不敢露面拜托,你就不能拿出点儿男人的样子来懦夫懦夫懦夫懦夫你就是天下第一没种的懦夫,亚斯兰你就算是死了,丢进棺材埋到坟墓里,你的墓碑上也会写着懦夫亚斯兰”

    看着忽然发飙破口大骂的索非亚大婶,两个女孩惊呆了

    然后索非亚大婶一口气对着夜晚的空气足足骂了有一刻钟的时间,才扭头,对着两个已经惊呆的女孩子展颜一笑,温言道:“哦,亲爱的,让你们受惊了,别害怕,你们可都是好孩子,来吧,我们再进去喝点东西。某个胆小鬼喜欢躲在外面喝风,就让他喝个饱好了。”

    艾德琳看着索非亚大婶,支支吾吾道:“您,您早就”

    “亲爱的,你还真是天真啊”

    索非亚大婶搂着两个女孩子重新走进了酒馆里,带着两个女孩坐下,给她们每人来了一小杯甜酒。

    果然,过了小半个时辰之后,酒馆的门终于打开。

    亚斯兰就像一只被阉割掉的土狗一般,灰头土脸的走了进来。

    索非亚大婶看了看亚斯兰,脸上仿佛露出了一种异样的表情,她转过身来,看着亚斯兰,深深吸了口气。她的语气变得温和了起来。

    “好久不见,老朋友,要喝一杯么”

    在这一刻,索非亚大婶仿佛不再是那个身材臃肿的中年女人,这一刻,她的眼睛亮的仿佛冬日的寒星。

    晚上的时候,酒馆里并没有其他人,艾德琳和黛芬尼两个女孩子坐了一张桌子,而索非亚大婶和亚斯兰两人则坐在酒馆里最靠近里面的桌子。

    两个人到底谈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并没有任何人知道。艾德琳和黛芬尼只看见亚斯兰在一杯一杯不停的喝酒,他喝酒的速度非常快,一口一杯,一口一杯,很快就喝下了足足半桶,然后老家伙的眼睛也变得越来越亮。

    而索非亚大婶似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坐在亚斯兰的面前,看着亚斯兰喝酒,也不说话。两人似乎都很安于这种状况。

    而此刻,酒馆里还有一个人,站在酒馆的柜台后面。

    这个人是独眼,酒馆的老板,同时也是

    “这就是你的丈夫”

    在喝下了不知道多少杯酒之后,亚斯兰终于开口了。

    他看了一眼站在柜台后面的独眼。独眼对他笑了笑,笑的很和善,并没有什么异常。对于独眼来说,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妻子经常会有一些奇怪的朋友来访。

    “是的,这就是我的丈夫。”索非亚大婶也终于开口说话了。

    “一个普通人。”亚斯兰低声嘀咕:“就算我喝下一个酒窖的酒,在把我的双手双脚绑起来,他这样的人,我眨眨眼皮就能杀掉一万个。你为什么会找了一个普通人当丈夫”

    “原因么很简单,因为他真心爱我。”索非亚大婶淡淡一笑,看着亚斯兰:“顺便说一句,你刚才的话最好不要再说第二遍了,如果有人胆敢生出伤害他的心思,哪怕只是嘴里说说,我会激怒我,亚斯兰,你应该知道激怒我这样的人会有什么不好的结果。”

    “对不起。”亚斯兰又狠狠的灌下一杯。

    “对不起,我打断一下。”夏亚斜着眼睛看着亚斯兰:“你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要我说,能打伤你,把你伤到这种地步的人,这世界山可不多啊。让我想想,是索非亚大婶动的手还是梅林对你欺骗我的未婚妻的令人发指的行为感到愤怒,出手狠狠惩罚了你”

    面对夏亚的这个问题,亚斯兰的脸忽然就涨红,然后又很快变得发紫,就好像一种叫做“茄子”的蔬菜的颜色。

    然后,这个老头子的样子就仿佛恨不得找个洞当场钻进去一般。

    “是是那个独眼。”亚斯兰咬牙切齿:“把我打成这样的,是那个独眼”

    这下轮到夏亚吃惊了独眼独眼老爹那个退役的海盗兼酒鬼索非亚大婶的老公

    虽然夏亚也承认,独眼也算是一个好勇斗狠的家伙。但是亚斯兰人家可是强者是剑圣

    用亚斯兰自己的话来说:就算我喝下一个酒窖的酒,在把我的双手双脚绑起来,他这样的人,我眨眨眼皮就能杀掉一万个。

    看看亚斯兰现在的惨状,分明是被人暴揍了一顿

    “难道”夏亚沉默了好久,才很费力的苦笑道:“难道我们都看走眼了独眼老爹其实是一个隐姓埋名隐居的绝世高手”

    “不是,他就是一个普通的酒鬼。”

    回答夏亚问题的是梅林。梅林看着亚斯兰,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喂,亚斯兰,被一个普通人暴揍一顿的滋味怎么样”

    亚斯兰哼了一声。夏亚摊开手:“好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实话,你们现在是真的把我的好奇心勾出来了。”

    梅林叹了口气:“刚才都是艾德琳对你诉说这件事情的。现在么,后面就让我来告诉你事情的另外一面吧嗯,刚才的诉说之中,遗漏了一件事情,难道你都没有察觉么”

    “嗯”夏亚愣了一下。

    “你现在过的怎么样”

    在时间已经到了午夜的时候,两个老家伙已经对坐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之后,亚斯兰终于问出了一句很烂俗的话来。

    “很好。”索非亚大婶笑着回答:“在这个小镇里没有人认识我是谁,我和我的丈夫开着这么一个小酒馆,我们还有自己的孩子,我丈夫还有一个侄女,我们一起经营这个酒馆,生活的很平静。也许明年,我们攒够了多一点的钱,会把隔壁的房子买下来,把酒馆的铺子扩大一倍。”

    “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小镇,开一个小酒馆,渡过余生”亚斯兰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古怪:“还真是不错的生活啊可是,你何时变得甘于如此平淡了”

    索非亚大婶展颜一笑:“顺便说一下除了酒馆老板娘这份职业之外,我最近还做了一个兼职,当别人的老师,帮一个老朋友调教他的儿子。哦,这个老朋友你也认识的,是我们的老相识。”

    “老师”亚斯兰愣了一下,但是很快,索非亚大婶的这几句话在他的心中飞快的过了一遍之后,亚斯兰立刻就警惕了起来

    “调教别人的儿子我们共同的老朋友”亚斯兰忽然就脸上微微变色:“难道是汉尼根家的小子你那个家伙,让他的儿子来找你进行试炼”

    “这已经成为了一个传统,不是么”索非亚大婶淡淡一笑:“当年他是在我父亲的手下试炼的,现在他的儿子跑来找我试炼。命运绝妙的安排。”

    “那个滚蛋”亚斯兰忽然就愤怒了:“难道他伤害你伤害的还不够么”“已经过去太久了。”索非亚大婶平静的看着亚斯兰:“我都已经不恨他了,也请你忘记这些仇恨吧。亚斯兰,其实仔细想来,你和他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仇恨,一起,都只是因为我而已。现在我都已经放下了,也请你释怀吧。”

    “释怀释怀”亚斯兰陡然出离愤怒了。他猛的站了起来,大声道:“你让我怎么释怀因为你,我恨了那个家伙几十年几十年来,我心中除了能再见你一面之外,另外的一个梦想,就是有朝一日亲手将他击败我数十年的心愿,积累了数十年的情感,难道就这么简单的一句释怀,就让我统统忘记我告诉你,今天在这里见完你之后,我就立刻北上我去奥丁,去他的神城皇宫,去向他挑战我,战意剑圣亚斯兰,要向他发出堂堂正正的挑战我要让世人都知道,他是如何输在我手里的”

    亚斯兰忽然情绪激动,大声叫嚷,让站在柜台后面的独眼吓了一跳,有些担忧的朝着这里看过来,不过被索非亚大婶投去了一个安慰的眼神。

    “你喝多了,亚斯兰。”索非亚大婶淡淡笑道:“今晚就住在我的店里吧,楼上有空的客房。”

    听见了自己妻子的话,独眼立刻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当然,这个时候的独眼,投向亚斯兰的眼神就有些不太友好了通过刚才两人坐在角落的对话的模样,独眼似乎隐隐的也察觉到了一些这个找上门来的老头子,似乎是自己妻子的老朋友,而且似乎这种“老朋友”的关系还有些复杂。

    不过独眼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走到了门口,准备将店门关上,就此打佯。

    不得不说,命运是有它的巧合性的。

    如果亚斯兰跑来偷窥索非亚大婶的不是二十六次,如果是二十五次,或者是二十七次,那么那天晚上的事情,或许就不会发生。或许他们就会错过那天晚上

    但是,偏偏是二十六次

    偏偏就是那个晚上两人真正的见面了,在酒馆里畅谈,逗留到了半夜

    “呃,对不起,先生,我们已经打佯了。”门口传来了独眼的声音。

    独眼怀里抱着一块门板,看着站在门口的这个人。

    门口的灯光很昏暗,但是并不妨碍坐在酒馆里的人看清这个来人的模样。

    这个人的身材很高,但是却并不魁梧,甚至显得有些过于片瘦了一些。

    他的年纪似乎是三十岁,也可以说是四十岁,甚至如果你说他五十岁似乎也没有什么奇怪。

    年龄这种东西,似乎在这个人的身上已经失去了概念。

    他没有留胡须,脸庞甚至有些清秀,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平和儒雅的味道。

    但是偏偏是这么一个看上去仿佛是一个博学多才的中年学者的人的身上他身上的穿戴,却明显是一个标准的奥丁人兽皮质地的皮靴,一件皮长袍。

    “没关系,我并不是来喝酒的,而是来找人。”门口这个人的声音很平静,他说的是拜占庭语,咬字很清楚,嗓音甚至有些柔和的味道。

    但是就在这个人出现在门口的同时索非亚大婶已经陡然站了起来而刚才还站在那儿的亚斯兰,却脸色陡然就变了他的手里,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忽然多出来了一柄剑

    “是你”

    “你你怎么”索非亚大婶和亚斯兰几乎是同时开口。

    门口的那个中年学者一样的人已经淡淡一笑,看着两人:“好巧,我以为来这里只会见到你,却没想到亚斯兰也在。真的好久不见了。”

    他就这么从容不迫的走了进来,脚步很轻松,步伐从容,那神态,就仿佛是在自家花园里散布一般。而他从门口走到两人桌前的这段时间里,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瞬间。索非亚大婶和亚斯兰两人,却都是连动作都没有变化一下。

    这个人走到两人面前,眼神扫过两人,仿佛微微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失望,甚至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责备:“你们都退步了不少。尤其是你,亚斯兰。”

    “你居然出来了”索非亚大婶和亚斯兰几乎又是同时开口。

    “你们很意外”这个人缓缓坐了下来,就坐在两人的面前,语气似乎有些淡淡的惆怅:“其实,你们早就想到,总会有这么一天的,对么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只不过,连我自己都没想到,这一天居然花费了我那么久的时间。”

    索非亚大婶深深的吸了口气,凝神道:“你这次出来是为了”

    “为了处理一些事情。”这个人微笑,他忽然回头看了看坐在酒馆里另外一张桌旁的两个女孩。他的眼神很迅速的落在了艾德琳的身上,仿佛停留了一下。

    然后他仿佛又叹了口气:“时间过的可真快。”

    另外一张桌旁,艾德琳仿佛已经彻底傻掉了,她坐在那儿,身子却在瑟瑟发抖,看着这个走进来的中年人,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模样

    而她身边的黛芬尼,看见了艾德琳古怪的表情之后,轻轻的拉了拉她:“艾德琳,你认识这个人”艾德琳的牙齿在“格格”作响。她的脸上,是一种货真价实的畏惧。

    黛芬尼略微一思索,看着这个中年人一身奥丁人的装束,还有那高高的身材,又看了看艾德琳脸上的畏惧。

    很快,黛芬尼仿佛陡然明白了什么她的脸上立刻也露出了恐惧的表情来

    “他,他难道就是就是”

    “是的。”艾德琳的表情仿佛就快要吓的哭出来了,深深的吸了口气,勉强用颤抖的声音道:“他是我的父亲亲生父亲。”

    就在这一年的冬天,在这个夜晚,在野火镇上的这家小酒馆。

    当世公认的第一强者,奥丁神皇,索尔汉尼根陛下,重新踏足大陆

    这一天,距离当年大陆强者汇聚奥丁皇城鏖战神皇,逼神皇发下强者不与世人争锋的誓言之后,已经过去了足足三十年

    而这位垂在当今世人头顶的绝代杀神,终于又一次,踏足大陆

    他的出现,也宣告了他正式打破了“不与世人争锋”的枷锁

    夏亚也笑不出来了。他的表情也变得异常严肃

    奥丁神皇,重新临世这个消息,是何等的震撼将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何等的巨大变化

    他很清楚,三十年前,包括了自己的养父那个死鬼老头子,以及梅林,亚斯兰,索非亚大婶等等诸多大陆顶尖强者,还有那位远在圣城巴比伦的那位传说之中唯一可以和奥丁神皇分庭抗礼的“圣罗兰加罗斯”在内,诸多大陆顶尖强者会聚在奥丁神城,和奥丁神皇进行了一场旷世绝伦的决战

    那一场决战的过程,至今夏亚仍然不知道详细的过程,只知道结果是,除了圣罗兰加罗斯终于和奥丁神皇打了一个平手之外,其他所有的强者,都不是奥丁神皇的对手

    最后,以这样的局面,大陆诸多强者才得以逼迫奥丁神皇,这位绝代强者发下了“不与世人争锋”的誓言从此定下了强者不得干涉世事的法则。

    否则的话,以这一代奥丁神皇的绝代雄姿,以索尔汉尼根傲世当代的绝伦实力,若是他亲自统帅军队南征的话有这么一个无坚不摧的杀神临阵,夏亚很怀疑,拜占庭帝国能有什么本领来抗衡

    不仅仅是拜占庭,就算加上兰蒂斯在内,也绝对挡不住若是神皇临世,那么这个世界的架构,就将从此改写因为除了圣罗兰加罗斯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当代强者能够挡住神皇的神威一击

    当初逼迫神皇发下那个誓言,是靠了当世所有强者的合力,加上圣罗兰加罗斯这样的绝代强者在内的帮助。那个誓言最大的作用,就是约束住奥丁神皇这么一个绝代强者,不得以一己之私,用那一身不应该属于世俗的力量来干涉这个世界。

    根据那个誓言,神皇会留在奥丁神城里,不会踏足这个世界一步然而三十年过去了,神皇却终于离开了奥丁,出现在了野火原这就代表着他终于破除了自己的誓言正式介入这个世界也表明

    “你难道已经”索非亚大婶深深吸了口气。

    “你们很清楚,那个誓言不可能永远束缚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永远束缚我。”奥丁神皇的语气很平静,却一次一次的落在索非亚大婶的心中深处:“若是你们不信,大可以召集所有人,我们再打一场。哪怕就算你们再将圣罗兰加罗斯请来,我也有信心,一剑斩下她的人头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