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章 【乱启(三)好雪!】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皇宫方向,忽然就有火光冲天,滚滚浓烟遮天蔽日,就看见旌旗漫天,只是这旗帜却不再是传统的帝国鹰旗,而是将原本的鹰旗涂上了一层刺目的鲜红

    就看那皇城之下,红旗招展,犹如一片血海一般

    中央军在皇城之外已经是黑压压一片,少说有三四千人,而城中各处却都传来了惊人的号角鼓点声,四面俱都是一片喊杀震天。

    皇城之上的御林军将士,一个一个都是面如土sè,神sè有诧异的,有震惊的,有骇然的,还有一些军官将领,则是神sè复杂,望着下面围困了皇城的那些中央军,也不知道心中思索着什么。

    围了皇城的中央军,大多都是打了第二兵团的旗帜帝国第二兵团现任将军乃是索西亚,一个铁杆的罗德里亚出身的将领,也是阿德里克的嫡系之中的嫡系,心腹之中的心腹,在阿德里克庵下任职拼杀了九年之久,可谓是最最死忠阿德里克的那一种人。而此人的能力,在原罗德里亚骑兵之中也堪称是佼佼者,在罗德里亚骑兵之中,就担任的是罗德里亚骑兵的王牌旗团重甲骑兵的旗团掌旗官,原本阿德里克离任的时候,曾经是希望由索西亚来担任自己的接班人,但是当时的帝国上层为了平衡,将他这个罗德里亚嫡系出身的将领硬是调离去了帝国中央军第二兵团担任将军,虽然是升了一级,同样也是担任将军但是第二兵团的将军,哪里有罗德里亚骑兵的将军来得更威风

    大概走出于这些考虑所以围攻皇城的重任,阿德里克交给了自己最为信任而且能力最出sè的索西亚统帅的第二兵团。

    此刻,第二兵团的中央军,在皇城之下有两个旗团四千人之多,都是索西亚悉心培植出来的自己最信任的心腹嫡系部队。四千全副武装的第二兵团中央军,将皇城广龘场之下围的水泄不通,将士门虽然还不曾真的攻打城防,但是却已经是呐喊震天而后面的道路上,数架攻城车已经缓缓的推了上来更让皇城上御林军战士感到心惊rou跳的,是那些中央军队列后面的弓箭手队列

    曾经经历过一次叛军入城的战争,这些御林军比任何人都清楚中央军的战斗力更何况是这些浴血拼杀之中存下来的中央军,几乎每一个都堪称精锐他们曾经和叛军在城外野战曾经和叛军在城防殊死搏斗,以弱势兵力,抗拒了十多万叛军围城数月之久而在城破之后依然顽强不屈浴血拼杀”

    而现在,这些曾经是拱卫帝国的最值得信任的精锐力量,却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城下黑压压的一片,刀剑如林,将士们愤怒的呐喊着,用吼叫声发泄着他们的不满和愤怒

    ,我们要见皇帝陛下”

    ,让陛下出来见我们”

    ,请陛下答应我们的要求”

    “luàn臣不除,贼子不灭帝国不存”

    “请阿德里克将军担任帝国元帅”

    愤怒的吼叫声一làng高过一làng声làng如cháo,皇城上的御林军,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手脚酸麻,只是在身后上官的严令之下,还勉强手持武器站在岗位上不敢退去。

    终于,城下的军中忽然响起了一阵浑厚苍凉的号角声随即,那仿佛永远都不会停息的声làng,骤然之间就寂静了下来

    黑压压的队伍之中,如cháo水一般飞快的分开了一条通道,在那队列之后一匹雄壮的黑sè健马,缓缓而来,马上之人一身金sè的铠甲,身后鲜红的披风在风中猎猎作响雄壮的身躯仿佛永远都不会倒下一般,手里举着一面被染的火红的帝国鹰旗,缓缓从军中那个通道策马而过。

    他所到之处,将士纷纷躬身让开,做出了最恭敬,最崇敬的姿态,而当这个骑士策马来到了队伍最前列的时候,他忽然就将手里那面鲜红的鹰旗高高举起

    顿时,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从四面八方炸雷一般的响起

    “阿德里克将军”

    ,将军威武”

    ,阿德里克将军万岁”

    ,阿德里克将军”

    阿德里克就在这一片呐喊声之中,缓缓的将头上的狮头盔摘下,然后陡然举起左手,在空中一晃

    顿时,就如同魔法一般,那狂cháo一般的声làng就在他单手一挥之下,声làng戛然而止

    这一份掌控力和威望,顿时让城防上御林军的军官们纷纷变sè

    阿德里克面sè冷峻,但是脸上却带着一股暗暗的红cháo,就连他脸上的那一道著名的刀疤,也仿佛变得猩红。

    终于,他缓缓策马上前,几乎已经走进了皇城上弓箭手的shè程之内的,但是他仿佛却浑然不惧,几乎就直接策马到了城门之下,才终于将手里的那面红sè的旗帜狠狠的chā在了地上

    夺的一声,那旗杆就这么立在了城墙下,力量之大,将广龘场地面结实的方砖直接扎破,入地几乎两尺有余

    鲜红的旗帜迎风招展,阿德里克就立在那旗帜之旁,仰头望着皇城之上,深深吸了。气,随即,雄壮的声音,就传遍了整个广龘场和皇城上下

    ,帝国为难,jiān佞误国我中央军将士浴血奋战,死不足惜然陛下却信用宵小,任凭luàn臣贼子误国,葬送帝国基业我等将士虽不才,愿以一腔热血,请陛下收回luàn命,清楚jiān佞,拨luàn反正若是陛下一意孤行,那中央军,城防军数万将士心冷,国将不国还请将此话传给陛下,请陛下出来见一见这些一腔热血的将士吧我等心迹,天日可鉴”

    轰

    随着阿德里克这一番宣言,城下将士无不应声呐喊欢呼,刀剑敲打盾牌的声音,铿锵如cháo

    城防之上,一个穿着丘山铠的御林军将领,面sè苍白,望着城下,深深吸了口气,低声道:,“还不快去向陛下请令这场面”这场面,不是咱们能控制得住的了”

    中央军兵围皇城,城卫军封锁城防,皇宫之中已经是一片大luàn

    这古老而庞大的帝国,仿佛就真的走到了末日一般,皇宫之中,内侍们到处奔走,有的趁luàn就脱去了身上的衣衫,寻了个空就悄悄消失在了人群之中,有的则趁机跑进了各个宫廷内室里,将财物往自家怀中揣,趁luàn而去。

    御林军紧张的列队,一队一队奔赴广龘场皇城的方向,但是人人的脸上都写着紧张和慌luàn。

    而大”这个曾经的帝国权力核心之地,大殿之外,就连侍从都已经跑光了,只有两三个御林军卫士还勉强站在那儿不敢离去。

    天殿之内,却更是一种绝望的狂luàn。

    老宰相萨伦波尼利坐在那儿,眉máo紧锁,苍白的面sè上,满是老人斑。

    加西亚的脸sè更是如同透明一般,面sè狰狞可怕,却不知道其中有几分是愤怒,而几分是恐惧了。

    年轻的皇帝,眼神已经几乎失去了最后一丝理智,他愤怒的将桌案上的器皿一件一件的狠狠砸碎,绝望的吼叫和咆哮声,因为过于激动,而显得有些尖锐刺耳。

    “阿德里克混蛋叛逆他岂敢如此这是叛国我要杀死他要绞死他要把他施以火刑无马分尸”

    皇帝咆哮了会儿,忽然就扑通一声跌坐在了地上,呼哧呼哧的喘息,胸膛不住欺负,原本苍白的脸sè,却依然刚才的一番激烈,而多了一层病态的红晕。

    过了片刻,他忽然眼睛里流淌出泪水来,抱头哭嚎一声:“天啊神灵啊难道我拜占庭帝国,就真的这么亡了吗我克伦玛家族立国,却终于要灭亡在我的手里了吗”

    老宰相依然沉默,甚至于,看着皇帝坐在那儿毫无尊严的痛哭,老人的眼神里居然连一丝怜悯也无,有的,却只有一种深深的冷漠。

    “我”我”我要杀了他,杀了这个逆贼。“加西亚收了眼泪,声音有一种病态一般的颤抖:,“就算是真的亡了国,我也要先杀了这个家伙我要看着他先我而死杀了他杀了他”

    说着,他忽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陡然从地上跳了起来,转过身去,冲到了墙角,一把抓住了一直站在角落里,那个沉默的中年人。

    “先生去杀了阿德里克我命令你,去杀了那个逆贼”

    中年人略略抬起眼皮,平静的看了看皇帝。

    加西亚的脖子和额头,青筋暴起,用力抓着中年人的衣衫:“去杀了他我要看着他先我而死就算是真的亡了,我也要看着他先死掉”

    中年人终于低低的吐了口气:“陛下,这就是您最后的命令么”

    “是的去杀了他杀了他现在就杀了他”

    “陛下,我可以保着您离开皇宫,离开奥斯吉利亚,有我护送,我可以保证您安全的离开。“中年人皱眉。

    加西亚脸sè惨然:“离开”离开”我还能去哪里我还能去哪里”

    他尖叫着:,“米纳斯公爵背叛了我他已经掌控了南征军这个老混蛋,他利用了我的信任阿德里克和中央军也反了我天下之大,我还能去哪里我还能走到哪里去”

    他拼命的摇头:“不不我绝不离开皇宫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这里我是克伦玛家族的人克伦玛家族创建了这个帝国,就算是这个帝国亡了,我也要死在这里,死在我的皇位之上”

    说着,他居然就再次哭了出来:“去杀了阿德里克这是我最后的命令了先生”

    中年人终于点了点头,他望着皇帝的眼睛,良久良久,才吐了口气。

    “那么,就如您所愿吧,陛下。”

    说着,他忽然一个闪身,就脱离了加西亚的身前,下一个瞬间,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大殿的门口,转过身来,躬身一礼。

    “陛下,请您先保重。我这就去杀了luàn首,想必若是没了luàn首,那些luàn兵也就做不得luàn了”

    说着,这中年人昂然而出,身影飘然出了大殿之门。

    大殿下高高的台阶,中年人的身影也不过就是如一阵风般略过,他身形极快,身影朝着皇城大门的方向急速掠去。

    可就在他穿过了两座殿房之时候,忽然之间,周围的空气骤然变得寒冷了起来,这个中年人陡然身形就顿住了,低头沉yin,脸sè就变得难看无比

    咻的一声,他的手里,一柄细细的长剑就已经幻化了出来指着天空冷冷道:“请出来吧”

    身旁不远,宫廷深园之中的一片树林里,一个雄壮的身影缓缓从大树后转了出来。

    一头银sè的短发,狠狠如钢针一般,面sè冷峻,棱角分明,那一双眸子,更是如同野兽一般

    夜林就站在那树下,周身杀气迸发,将那大树上的树叶纷纷催落他就站在这一片落叶之中,遥遥望着那个中年人。

    夜林的手里,是一把刀一柄薄薄的短刀,刀锋上仿佛也透明如寒冰。

    中年人的脸sè很是难看凝视着夜林,缓缓道:“你如”

    “你不认得我。”夜林淡淡道:“这当世的强者,没有一个认识我。我不过是一个渺小的苦修者罢了。”

    中年人略略了点了点头,收回了审视的目光:“一个苦修者,居然修练到了强者的级别,看来我真的避世太久了,世间出了新的强者,我居然却一个都不认得。”

    夜林提刀,夜林迈步,夜林缓缓而行。

    漫天落叶就飘洒在他的身上,偏偏没有杰片落叶能真的落在他的肩头,但凡是靠近了他的身体,那些落叶就飘然粉碎

    “你是,阿德里克找来的帮手”中年人冷冷道:“也如”“他们知道皇宫里有我的存在,若不是有了对付我的手段,岂敢就这么发动叛luàn。哼“

    夜林依然不语,缓缓前行,直走到了两人之间距离只剩下了不足十步的时候,他才缓缓止步。

    “你不是我的对手,陌生的强者。”中年人冷冷道:“即便是强者之间,也有强弱之分。你既然已经晋身此境,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我明白。”夜林看着面前的中年人。

    “你修炼不易,帝国已经有数十年出现过新的强者了。”中年人淡淡道:“你年纪不算大,若是再有数十年,成就会远远高过今日。”

    “我知道。”夜林低头看着自己的刀锋。

    “你若是一意和我相斗,那么最后死的一定是你。”中年人皱眉。

    “我晓得。”夜林深深吸了口气。

    “那”中年人感受到了对方身上越来越凛冽的杀气,不由得动容:“那你这又是何苦”

    “我不求胜你,因为我知道我胜不过你。我不求杀你,因为我知道我杀不了你。我也不求将来,只因为我知道,我心已死,本无什么将来可言。”夜林忽然笑了,他脸上的笑容依然如他的相貌一般,棱角分明,锐气十足:“今日,我来到这里,只求拖住你,我虽然知道不敌你,但是拼了我一生修为,拖住你一些时间,想来还是能做到的,强者之间的确有强弱之分,但是即便是弱的强者,也是强者,就算我最后一定会死,但若是我全力而为的话,你就算要杀了我,真的打起来,你需要多少时间一个时辰三个时辰还是一天三天”

    “你”中年人凝眉,眼神里终于迸发出一丝杀气来:“我若是铁了心杀你,一个时辰足亦”

    “那就杀。”夜林毫不犹豫的一笑:“我就是抱着一颗死心而来”

    “你不怕死”

    “怕”夜林淡淡道:“人生在世,谁不畏死。只不过,曾经有一个朋友告诉过我一句话,在这世上,有些事情可以不做,有些事情,一定要做纵然明知必死,也不过就如一个死罢了。”

    夜林轻轻一摆手中的短刀,刀锋之上,仿佛就有偏偏寒霜一般的光芒,仿佛瞬间,就抖落无数雪花和

    “哦,告诉我这句话的那个朋友,想必你也认得,他的名字叫做斯”“几个月前,他就战死在前面的那座城墙上一一为了守护你身后的那个主子而死的”

    越来越多的雪花,自两人身上的天空降落,夜林周身都是一片雪白的光芒,寒气越发的弥漫。

    好一场”雪

    帝都,城南,一座高塔之上,那钟楼已经在之前叛军入城的那场战争之中废弃,原本的敲钟人,也在那场城luàn之中化作了一俱无名之尸。

    这座废弃的钟楼,就此没有人再上去过了。

    而就在此刻,城中四面前是旌鼓号角,肃杀一片,骑马的城卫军,在城中策马来回奔驰,将街道戒龘严。铁蹄急促,杀气沸盈

    而就在这钟楼之上,那已经破碎的铁钟上,却坐着一个身影。

    这人身材高大,从背影看却很是消瘦,手中抱着一桶酒,坐在那儿,迎着寒风,却一。一口将冰冷的酒灌入口中,每灌一口,便是长长的出口气。

    棕sè的长发凌luàn,而一身脏兮兮满是污迹的皮袍,还勉强依稀能看出是奥丁人传统的服饰。

    忽然之间,他眼睛一亮,放下了手里的木桶,朝着城中最中心的那个方向望去。

    随即,嘴角,一抹奇异的笑容浮现了出来

    “强者的对决永远都是这世上最美妙的画面啊。”

    说着,他抹了抹嘴角,长长一叹:“好一场雪好雪”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