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四章 【定难(三)秘谋】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第五百三十四章定难三秘谋

    第五百三十四章定难三秘谋

    夏亚并不是盲目的狂妄自大,他对达克斯说出的兵分四路,扫平北方,其实正是他心中的决心

    若是换在从前,北方军固然强悍,但是要兵分四路去讨伐北方诸多军阀豪强,那就只有一个词:找死

    北方军固然善战,但是饿虎不敌群狼的道理,人人都明白。我爱小说网免费全集txt下载网北方目前的局势,牵一发而动全身,北方军若是要扫平四方,按照正常的情况下,还得走发展自己的实力,得有个几年时间发展壮大,等兵精粮足之后才好动手。

    但是现在,这平衡,却被一个人打破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放弃了奥丁神皇之位的汉尼根

    汉尼根毅然决然抛弃神皇之位,寻求他自己的强者之道,这样的做法,带给大陆的,可不仅仅是奥丁失去了一个无敌的神皇

    这个绝代强者一去,最最直接的后果,便是让一条稳固了大陆局势数十年的铁律,就此烟消云散

    强者,不与世俗争锋

    这条规则,原本是众多大陆强者,在数十年前为了困住那个北方的绝代强者,而通过苦战,bi迫奥丁神皇签下的契约。

    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条契约的存在,直接保证了拜占庭帝国的数十年和平

    试想,若是没有这条契约的束缚,那个绝代强者,身为一国帝王,若是以他强悍绝伦的本领,以当世最强的强者身份,带着他数十万的奥丁勇猛的战士南下老迈而腐朽的拜占庭帝国哪里能抵挡

    可是若是仔细想想,这条契约,从反过来说,不仅仅是束缚了奥丁神皇数十年,却也同样的,将当世的其他的强者给束缚住了。同样的因为这条契约的存在,其他的强者,也不得参与到世俗的争锋之中

    故而,以拜占庭皇室身边的那个神秘的中年人强者,那等强悍的本领,也最多只能给皇室当当保镖而已。

    而现在,神皇即出,那条契约就已经被打破了

    而打破了契约之后,夏亚左思右想之后,却忽然发现,自己成了最大的收益者

    强者的强大,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的,可以说,当世的强者,他几乎都已经会遍了。

    没有人清楚一个强者若是用在战场之中,将会发挥出何等的威力

    若是两军对垒,一个强者的存在,就几乎可以直接左右战局的胜负结果沙场之上,任你如何的猛将无双,在强者面前,也不过就是如蝼蚁一般的存在

    正面战场如此,其他方面也是同样如此若是一个强者肯放下身段去干刺杀之类的活儿试想,大战当前,敌方的统帅忽然暴毙军中,那是何等的惊天大事这仗还没开打,只怕输赢就已经定了七成

    当然了若是其他强者碍于身份不肯去做这等刺杀的勾当我们的夏亚大爷可绝不是拉不下脸的人他自己本身就已经晋身强者行列了若是他出手想刺杀什么人的话,那么除非对方同样也是强者,或者也如同拜占庭皇帝那样身边有一个强者保镖,否则的话除非你成天到晚都有千军万马在身边时刻守护,否则就绝难逃一死

    而现在算下来,夏亚的阵营之中,实力达到强者级别的,除了他自己之外,还有那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养母梅林大人,当然了,或许还要算上那个倒霉的战意思剑圣亚斯兰老头子。

    而梅林的实力,据说已经超越了强者级别,晋级到了更强的境界,大概当世之中,就只有奥丁神皇汉尼根和圣罗兰加罗斯能稳胜过她了。

    自己一方可是已经有三个强者级别了,此外,自己还新招揽了达尔文,这个黄金龙

    夏亚可没有那种喜欢摆架子的臭máo病,眼下他手里拿了一手的王牌,若是不趁机大用特用,那在他看来才是白痴行径了

    若是这样还不够的话

    想想那个已经被夏亚调教的已经开始吃素的欧克吧

    以欧克现阶段听话的程度,只要夏亚对着某个看不顺眼的人努努嘴,然后说一句:“死基死基”

    问题就立刻解决了。

    当然了在发出这些豪言壮语的时候,夏亚还不知道,自己的家里,那个聪明的被自己封为了幕僚长的苏菲小妞,已经为自己又额外的招揽来了八千精锐无敌的黑旗军,以及一个名震大陆的奥丁武神

    若是拥有了这么多绝对的实力,还打不下几家军阀叛军的话,夏亚干脆就一头撞死,或者就干脆顶上一片龙鳞当乌龟壳,跑回他的深山里当土鳖算了

    夏亚在哈斯克城也就只待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便告辞上路北返。这次回去,他却没有再把达克斯留在贝斯塔人这里,而是带着这个家伙一同上路返回。今后的这段时间,夏亚准备大肆用兵,而这个时候,将达克斯这么一个人才丢在贝斯塔军区,实在是一种làng费。

    达克斯倒是对于回归很有些无奈,一个早上都在对夏亚抱怨或许对于这个懒散的家伙而言,留在贝斯塔的这些时间,日子过的实在太过逍遥了,吃喝玩乐,和贝斯塔军区内部的官员们一起赌钱喝酒,时不时的还能被总督夫人召见,收受一些好处等等,美酒美女,要什么有什么,哪里还有比这更逍遥的时日

    “老板,请你明白,我本质上来说是一个情报人员。”达克斯很严肃的对自己的雇主提出了要求:“所以,如果你打算在开战之后,送我上战场,去前线打仗的话,恐怕这种活儿并不适合我这样的人才啊”

    夏亚闻言,瞪了这个家伙一眼,反问道:“谁说我要送你去前线”

    “哦不是前线么那可太好了”

    “当然,我会直接派你去敌后。”

    “”

    夏亚一行离开,贝斯塔军区倒是有很多人前来相送不过让夏亚郁闷的是,这些贝斯塔方面的官员前来相送的对象并不是自己,而是达克斯。由此可见,这个家伙现在在贝斯塔军区内部的上下官员之中,人缘相当的好。

    能不好么这个家伙拿着夏亚给的经费,在贝斯塔军区内部上下结交朋友,出手又大方,赌钱的时候舍得输,喝酒的时候抢着付帐,听说还差点和几个贝斯塔军方的军官拜了把子。

    听说达克斯要离开了,贝斯塔军区内部很多官员无不叹息:多好的人啊,就这么要走了,今后吃饭喝酒谁来付帐呢今后找姑娘也没有人买单了

    达克斯和众多贝斯塔军区的“朋友”们挥手告别,场面看上去倒是颇有几分感人的样子,达克斯一面做出感动的表情,对着自己的酒rou朋友们挥舞手臂,一面低声对夏亚道:“老板你可看到了,我的任务完成的有多出sè在贝斯塔的这些日子,我可是真正的算是打入了他们的内部了,像我这么优秀的人才那个,薪水”

    夏亚望着天空的白云,一脸的茫然:“薪水那是什么东西世界上还有这种东西存在么”

    “夫人”

    就在哈斯克城头,总督夫人莫尼卡批着一件火红sè的狐皮裘衣,望着城下道路上送别的人群,看着那骑马马上的夏亚,正凝神思索着什么,身边一个急躁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沉思。

    莫尼卡略微一拧眉,扭头看了身边的人一眼,身边一个精干的武士面露不满之sè,低声道:“夫人就这么放任他去了这个家伙狂妄之极,昨日在府里,他分明就是藐视我贝斯塔人此人无礼而狂悖,这等人实难相处,将来必定是我贝斯塔人的心腹大患,不如趁现在他没有防备,我带一支精骑绕到他们前面,半路上”

    “愚蠢。”总督夫人眼皮垂下,声音却是冰冷:“鲁菲斯,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夏亚雷鸣,也是我们现在能碰得的么此人看似粗鄙不文,其实却精明的很呢况且动他你认为,我贝斯塔现在的军力,有着能和北方军相抗的资本么你自认你的行军打仗的本事,比奥丁赤雪军的曼宁格如何哼给你几千人马,你能把曼宁格那样的雄杰bi上绝路么他麾下精锐骑兵,在北方已经没有对手,而夏亚此人的本领,我也是看不透莫说是动不了他,就算真动了他,事后引来北方军的报复,咱们杀的血流成河,难道让萨尔瓦多和休斯那些红sè圆桌的人看笑话么”

    鲁菲斯赶紧低头后退半步,只是脸上却流露出了几分不以为然。

    “怎么你不服气么”总督夫人望着渐渐离开城门沿着大路北去的夏亚的车队,淡淡道:“我知道你心中不服气其实,你们这些家伙,只不过心中畏惧我,又什么时候真的对我服气过哼”

    “属,属下不敢万万不敢”

    鲁菲斯顿时额头冒出冷汗,后背一股寒气窜了上来,单膝跪了下来。

    总督夫人终于收回了远眺的眼神,回过身来望着身边的这个亲信武将,冷冷道:“我也未必就真的要你真心服气,只要你听话就好。哼你们这些家伙,只想逞一时之快,男人大丈夫,就是受不得这种气可笑的想法我是一个女人,可没有你们这些大男人那么好面子。你可知道,我这个女人,和你们这些男人最大的区别在哪里么”

    “属,属下不知”

    “你自然不知道。”总督夫人叹了口气,失望的看了一眼这个战战兢兢跪在面前的家伙:“你若是真的知道,此刻就不是你跪在我面前了。我告诉你,我是一个女人,所以我不会像你们这些大男子这般看重面子,为了我的计划,我可以忍受一时之气,一时的屈辱。我不会去逞强这些年来,我早就习惯了在夹缝之中求存,我唯一的手段,便是借势眼下,北方的局势,夏亚就是最强的一个,要想打破僵局,只有借助他的势你明白了么”

    夏亚的车队出了哈斯克城北上,车队的规模已经壮大了许多,有贝斯塔派的沿途的护卫队,还有不少仆从车夫,尤其是达克斯那个家伙,在贝斯塔军区待的这些日子,显然是没少捞好处只是他一个人的行礼,就装满了两辆马车,据这个小子自己说,这些都是贝斯塔军区的那些好友们赠送的“土特产”。

    对于这种无耻的言辞,夏亚干脆就懒得理会了。

    车队行了不过小半日,等到远离了哈斯克城的范围,沿途护送的哈斯克城的骑兵队也告辞离去之后,队伍里就只剩下了哈斯克城带来的二十多名车夫马夫,夏亚才下令,让队伍寻了一个沿途的农庄停下,休息片刻。

    随即,夏亚立刻就把达克斯召唤到了面前。

    “好了,亲爱的达克斯,你的北上旅途就到此为止了。”夏亚一句话,顿时让这个家伙翻了白眼:“我就知道你绝不会让我太清闲。”

    “话不是这么说的。”夏亚很是愉快的拍了拍达克斯的肩膀:“能者多劳,你现在是我身边最擅长做这种活的人选,不用你这样的人才,我还能用谁呢”

    “说吧,难道你现在就要把我打发去其他的叛军势力里去卧底么”达克斯叹了口气。

    “不。”夏亚神sè严肃了起来:“有一件事情,现在看来时间紧迫,所以我来不及等回到家里再慢慢布置了,所以,你必须现在立刻就动身而且,这事情,要秘密行事,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都绝不能让外界知道消息。”

    “一听就不是什么容易的活儿。”达克斯再次翻了个白眼。

    夏亚不理会这个家伙的废话,缓缓道:“你即可脱离队伍南下,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以最快的速度去帝都一趟”

    “帝都”达克斯立刻闭上了嘴巴,一脸玩世不恭的表情也收了起来,眯着眼睛想了想:“你真打算在帝都做什么手脚夏亚好高骛远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以你现在的情况,还是暂时不要参与到帝都的权势争夺之中为好。”

    “我对帝都现在的权势争夺没有兴趣。”夏亚摇头:“我要你去,是让你去找一个人这个人,原本在帝都应该是被拘禁了起来,不过现在帝都发生了兵变,想来情况会出现许多变化,很可能就会出现一些机会我要你去帝都,找到这个人,然后,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悄悄的把这个家伙给我带回来如果他不愿意,绑也给我绑回来这件事情很是紧要,而且,不能惊动旁人,更不能让帝都的人知道这个人落在了咱们手里,你明白么”

    达克斯听到这里,已经猜出了七八分来,他看着夏亚,表情有些复杂,叹了口气:“谁说你这个家伙粗鄙愚蠢的,说这种话的人,迟早会被你yin死我明白了,你要我去带回来的人,是贝斯塔的那一位”

    “没错,就是李尔贝斯塔军区总督的亲侄,贝斯塔军区真正的合法继承人”夏亚淡淡道:“若是能掌握了这个筹码在手里,将来贝斯塔人想背着我们做什么,那么到时候,咱们也多了一个制约他们的手段了。”

    达克斯笑了一下,随即忽然又道:“那么我这次去,所有的一切行动都要瞒过所有人,也包括阿德里克,还有那个鲁尔”

    夏亚沉默了,他注视着达克斯,过了好久,才缓缓点了点头。

    “我说的是,不让任何人知道,你明白了么”

    达克斯对于这个回答,倒是仿佛一点也不意外,只是看向夏亚的眼神,却又深沉了几分。

    随即,这个家伙微微一笑:“这个活儿可不容易李尔是作为人质留在帝都的,就算帝都兵变,城中大luàn,对他的看管或许会松懈一些,但是以他的身份,毕竟还是会被盯住的,我一个人去做这个活儿,要想不nong出动静,那是不可能的,暴露的危险也是不小,所以”

    “所以什么”

    “我需要帮手。”达克斯缓缓道:“我不是神,那个李尔听说武技也很不错,又不是木头人任人摆布的,若是他不肯合作,我要制服他,又要对付看押他的人,我总没有分身术吧,所以,你得给我派一个帮手才行。”

    “帮手”夏亚皱眉了:“等我回到新城,再派人去帝都,只怕已经赶不上了,现在我身边,又哪里去找人”

    “不用另找,我倒是看上一个人,我看来倒是很好用的家伙。”说着,达克斯扭头,朝着车队后一辆马车上坐着的某人,露出了古怪的微笑来。

    正坐在马车上看着周围的风景,手里拿着一瓶子美酒,惬意的舒着气儿的魔法师先生,忽然之间就觉得全身冒出一股寒气来,我们的白衣师多多罗大人,立刻就打了个寒战,一对儿眼珠骨碌骨碌转了转,小心翼翼的望了望四周。

    见鬼了,这青天白日的,哪里来的一股寒风呢

    `

    很多朋友问关于明晚的活动的事情,呃,我在这里再具体说明一下吧。

    我参加的是江苏电信移动举办的“翼智千金”系列的一个活动。

    时间是星期一十月二十四日晚上7点。

    地点是:南京邮电大学仙林校区,活动举行的礼堂是:教2-101貌似就是教学楼2号101室。

    这是一个讲座式的活动,也就是说,明晚我会在活动现场做一些关于文学和网络文学方面的一些讲述,类似演讲一样,然后就是同现场的同学和观众进行一些互动,比如问答之类的。

    时间大概是一个小时多,也就是从晚上7点开始到8点多结束。

    有在南邮仙林的朋友,或者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有时间有兴趣,也可以去活动现场。

    听有的读者说带着书去要签名,这个当然没问题,不过嘛拍照拍视频就免了吧,偶现在胖的惨无人睹啊

    `

    `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