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四章 【定难(八)问心】(九千字~)

作者:跳舞 作品:猎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爱小说网    第五百三十四章定难八问心九千字

    九千字

    第五百三十四章定难八问心

    莱茵哈特走马上任,任命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军中将士并没有任何抵触毕竟就任的新统领是莱茵哈特,是那个曾经带着他们一起从南杀到北,几千弱旅一路北上投奔夏亚的莱茵哈特,曾经和他们一起浴血过,也同样是出身原罗德里亚骑兵的莱茵哈特。我爱小说网免费全集txt下载网26dd书友整理提供

    对于这个人选,骑兵团上下并没有什么反对,很安静的接受了。

    之前这一仗打的如此窝囊,让大陆上名不见经传的小小的诺丁人给死死挡住,这让骑兵团上下将士们,心中也都是郁闷的很。沙尔巴的去职,莱茵哈特的到来,让大家稍微安心了一些毕竟都是老熟人了,或许会给大家留几分面子吧。

    然而,第二天,所有人都明白,他们错了。

    凌晨的时候,天还没大亮,军中就忽然吹响了紧急集合的军号。

    急促而凄厉的军号打破了凌晨的寂静,号角声传遍整个大营,士兵们在睡梦之中惊醒,军官们衣衫不整的冲出帐篷来,等到大家现并不是敌人袭营,这才稍稍放心,随即将士们开始紧张的穿戴准备。

    号角声不过三遍,营门前,各营各队的士兵就已经完成了集合。

    这个度相当不错,毕竟是临时的紧急集合,独立骑兵团的将士们表现出了出色的军事素养,集合的度非常迅,士兵和军官都没有显露出慌1uan,虽然紧张,但是一切都是有条不紊的进行。

    当数千官兵集合完毕之后,他们现,新任的指挥官统领莱茵哈特,早已经站在了大营前的旗杆下。

    莱茵哈特一身戎装,英俊的脸孔满是冷峻,眼神冰冷,在队列之中扫来扫去,凡是被他扫到的军官士兵,都是忍不住心中一沉。

    很显然,这位新任的统领,看上去情绪非常不好。

    人们注意到,莱茵哈特的手里提着剑出鞘的剑

    队伍集结完毕,各营军官完成了简单的汇报之后,莱茵哈特只是对身边的副官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站在那儿,冷冷的瞧着面前的队伍,瞧着他的士兵们。

    场面的气氛似乎非常冷,非常僵。

    清晨寒冷的风吹过,士兵们和莱茵哈特,就在这寒风之中对视着,好久好久,莱茵哈特不开口,也不训话,下面也是鸦雀无声。

    终于,莱茵哈特紧锁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一些他的表情看上去仿佛是终于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

    然后,在几千双眼睛的注视之下,这位新任的独立骑兵团统领将军,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吃惊的事

    他转过身去,走到了旗杆前,抬起手里的长剑,狠狠的朝着旗杆劈了下去

    他砍的非常用力,一剑之下,寒光所过,喀嚓一声,那旗杆顿时就被斩断,嘎吱的轰鸣声中,旗杆轰然倒下

    队伍开始有些不稳,士兵们的脸上有的流露出惊奇,有的流露出惊怒,不过严格的纪律约束着他们,依然没有人擅动。

    莱茵哈特缓缓走过几步,从倒塌的旗杆上,扯下了那面军旗北方军独立骑兵团的军旗。

    那面旗帜就在他手里,他走到了队伍前,然后双手抓着,高高举起,再然后

    “嗤”

    撕裂的声音

    军旗被莱茵哈特狠狠的扯成两片,随即再次撕扯

    眼看着那面威武的军旗,被莱茵哈特就这么狠狠的撕成了碎片,然后狠狠的扔在了地上,他甚至用皮靴狠狠的践踏在上面,毫不客气的踩了几脚

    有的军官脸上开始露出了屈辱的神色。

    安静的队伍里,也终于传出了小声的喧哗和议论。

    “怎么,你们不满意么”

    莱茵哈特冷冷的声音,带着深深的嘲nong。

    这声音不大,但是落在每个人的耳中,却显得是那么的刺耳。

    “不说话”莱茵哈特冷笑,望着面前的第一排队列的士兵,看着士兵和军官脸上露出的屈辱和愤怒:“你们的表情告诉我,你们好像很不满”

    被他眼神扫过的人,有的愤愤的低下头,有的则满是怒气的和他对视。

    莱茵哈特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来,然后他抬起手里的剑,在面前的队列来回的指了一下,最后,剑尖指着站在队列第一个的一名军官。

    “你出列。”莱茵哈特深深吸了口气。

    这名军官阴沉着脸,缓缓往前走了一步,双腿并拢,行了一个军礼。

    “报上你的军衔。”莱茵哈特眯着眼睛。

    “瓦格纳独立骑兵团第一旗团第三营队第四骑队队副大人”

    莱茵哈特仿佛点了一下头,然后略微抬起眼皮,看了这个军官一眼:“你的履历,瓦格纳先生。”

    “”这个军官看了莱茵哈特一眼,不过依然回答了问题:“禀将军,我曾就任于帝国罗德里亚骑兵兵团第四旗团”

    他还没有说完,莱茵哈特的脸色陡然就是猛的一变,随即一声炸雷一般的怒喝,打断了这个军官的话。

    “闭嘴”

    这一声怒斥,含着雷霆一般的愤怒,如惊雷一般声音响撤全场

    这个军官愣住了,他目瞪口呆的望着忽然暴怒起来的将军大人。

    “你闭嘴”莱茵哈特高高抬起头来,居高临下狠狠盯着这个军官,仿佛愤怒的雄狮在咆哮一般:“闭上你的鸟嘴你不配不配罗德里亚这个名字,你不配你配不上这个高贵骄傲的名字甚至你不配提起它”

    莱茵哈特愤怒的扭头转身,走到了放在前面的一个大木箱子前,飞身跃了上去,然后居高临下,用森然的眼神,扫过眼前黑压压的队伍,他的声音依旧愤怒,依旧如咆哮一般。

    “你们都不配你们不配拥有这个名字甚至更不配提起这个伟大的名字你们所有人都不配”

    莱茵哈特羞辱的话,让大部分士兵愤怒不已,但是他们没有说话,更多的人深深的低下了头去。

    “你们几乎所有的人都认识我”莱茵哈特深深吸了口气,用恶狠狠的语气大声道:“我莱茵哈特就在去年,我们还一起在奥斯吉利亚城外并肩战斗过我们一起亲眼目睹了那个流血的夜晚看着我们的兄弟们,踏上了那条不归路看着他们勇敢的冲向奥斯吉利亚,冲向数十倍于我们的叛军我们被迫,当了或许是我们这辈子唯一的一次逃兵那个时候,我们每个人心中都写满了屈辱我们每个人都不甘心,每个人都恨不得和那些兄弟们一起去冲锋,一起死在奥斯吉利亚城下那个时候,既便是我们再绝望,再虚弱可我们却从来没有真正的低下头过因为那个时候,我们的心中还有愤怒我们的心中还有呐喊可是今天,我看着你们,看着你们每一个人我真的很想笑因为,我真的觉得,早知道我们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还真不如当初死在奥斯吉利亚城下好了因为,我亲眼看见一群勇敢的战士,变成了一群只会低头的懦夫懦夫”

    说到这里,莱茵哈特大喝一声:“都抬起头来你们低着头做什么抬起头来现在你们难道连和我对视的勇气都已经没有了吗”

    “你们曾经有着这个大陆上最光辉最伟大最值得骄傲的名字可是现在,你们却已经玷污了它那个名字的意义,你们每一个人都已经忘掉了那个名字代表的荣光,你们每一个人都已经失去了”莱茵哈特的声音浑厚,狠狠的砸在每个人的心头“我们,曾经面对过这个世界上最凶狠最残暴最强大的敌人因为那个时候,我们还拥有那个伟大的名字能和我们作对的,有资格来当我们对手的,是奥丁黑旗军是雷云军团是奥丁皇族的亲卫军团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杂碎,都有资格成为我们的敌人的可是现在,看看你们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诺丁哈哈什么狗屁东西在这之前,你们谁听说过这个名字狗屎老子没听说过我从来就没听说过这个狗屎的名字我从来只知道黑旗军,只知道雷云军团我知道,只有这些强大的对手,才有资格站在我们的面前,当我们的敌人其他的什么垃圾杂碎,连站在我们面前的资格都没有可是你们你们这群混蛋你们这群懦夫却偏偏被一群没名字的狗屎,把你们挡在了面前当你们连一群狗屎都无法战胜的时候,你们就已经不配再拥有曾经的那个名字了一群连狗屎都无法战胜的人,你们连狗屎都不如”

    很多士兵和军官已经涨红了脸,不少人狠狠攥着拳头,狠狠咬着牙关。

    “不要再和我提起罗德里亚这个名字那些战死在奥斯吉利亚城下的兄弟,他们才是真正的罗德里亚你们这些已经蜕变成了懦夫人,没有资格和他们并列”

    “是我砍倒了旗杆扯掉了军旗因为我认为,一群连狗屎都不如的军队,没有资格拥有军旗没有资格拥有自己的番号”

    莱茵哈特望着面前群情愤怒的士兵,然后冷冷的丢出了更加让所有人震惊的话来。

    “就在昨天,夏亚雷鸣将军任命我的时候,我已经直接向他提出了一个请求,就是干脆将这个独立骑兵团的番号撤去算了因为你们不配”

    “我知道你们都参加了西尔坦会战你们之中的很多人,都立下了功勋,战后都得到了分封,得到了土地你们之中的很多人,现在已经成为了地主,我听说你们之中有的人,甚至已经雇佣了农夫为你们种地你们已经变成了他们口中的老爷很好你们都算是有了产业的了如果你们不愿意再打仗,不愿意再流血拼命,我成全你们我甚至可以请示夏亚大人,准许你们全部退伍回家去享受你们的老爷的日子你们也再也不用手里握着的刀剑,你们以后可以每天手里拿着金币可是我要告诉你们,当你们的儿女长大了之后,问你们,说,父亲,当年你是干什么的我请你们,你们所有人,千万不要在你们的儿女面前提起罗德里亚也千万不要和任何人说你们曾经是罗德里亚骑兵因为你们不配”

    “我们的帝国已经千疮百孔,那些军阀们在分裂我们的国家那些贵族们再过着腐朽臭的糜烂生活我们的皇帝抛弃了人民我们的大臣们惶惶不可终日外敌在虎视眈眈这个国家已经走到了最绝望的时候所以是的,你们有理由放弃你们也有理由绝望你们更有理由就此懦弱但是我看不起你们我唾弃你们因为我依然记得在奥斯吉利亚的那个夜晚,我依然记得那一群人有那么一群人他们高呼着口号,用血rou之躯铺成的道路,用他们的鲜血去湮没了敌人勇气用他们的血rou去抵挡敌人的刀剑用他们牺牲前的最后一声呐喊证明过他们的勇气那一群人,他们的名字叫做罗德里亚

    是的我依然记得他们我依然会想起他们因为我记得,在我们的这个国家为绝境的时候,有这么一群人为之战斗过,为之牺牲过

    他们从来不畏惧,从来不退却,从来不躲避,从来不犹豫他们的口号是向前向前永远向前

    哪怕是过了十年一百年一千年这个世界上的人依然会记得他们依然会记得他们曾经留下的呐喊依然记得他们的那句向前的口号他们很早就死去了,但是他们留下的声音,却永远不会死去

    至于你们”

    莱茵哈特冷冷的看了看众人:“在我眼里,你们已经不是罗德里亚你们已经是懦夫你们更已经死了”

    说到这里,莱茵哈特深深吸了口气,他的声音略微低了一些,嗓音也变得嘶哑:“你们或许以为我是在面对你们作戏,或许以为我是在故意辱骂你们,激你们的斗志狗屎我根本懒得在对一群懦夫抱什么希望我今天让你们集合在这里,只是通知你们一声独立骑兵团已经解散了从现在开始,我宣布,你们全部被撤出了现役这场战斗,对你们来说,可以结束了你们可以走了可以回家了我不需要你们北方军也不需要你们你们已经丧失了勇气丧失了对这个国家的热爱,丧失了对这个国家的信心

    可是我不会我只是不想和一群懦夫为伍所以,我将会用我的方式来继续这场战斗但是在这之前,我会让你们全部滚蛋因为我在战斗的时候,我只会向前我不想在我向前的时候,身边还带着一群懦夫”

    “你们以为我是来就任独立骑兵团统领的我告诉你们,你们都错了独立骑兵团已经不存在了解散了我已经得到了夏亚将军的军令,我将重建帝国罗德里亚骑兵我将会重新召集那些真正的勇敢的,抱有必胜信念的真正的战士,然后重新抗起那面永远向前的旗帜至于你们,你们都被淘汰了”

    说完之后,莱茵哈特望着下面或震惊或者绝望或愤怒或茫然的脸庞,缓缓抬起手来,望军营之中的某个方向一指:

    “解散之后,你们可以去军需处领取你们的遣散费,然后打上你们的包袱,回家去吧你们所有人拿到遣散费之后都可以随时离开,不过我奉劝你们,想走的最好趁早因为战斗会在明天一早打响我想,对于懦夫来说,早点脱离战场回家,应该是一个最合适的选择。现在,我宣布解散”

    说完最后一句话,莱茵哈特跳下了木箱,然后一脚将那个木箱踢的粉碎,转过身去,头也不回的昂而去。

    身后,数千双眼睛,大部分人的眼中都露出的惶恐和茫然来。

    解,解散了

    彻底解散了

    独立骑兵团,就真的被撤销编制了

    退伍遣散费

    就这么一切都结束了

    每一个军官或者士兵,心中都浮现出了一种茫然或者是深深的恐慌他们大多数人都是戎马一生,几乎在军队之中就是他们所有的生活内容。

    忽然有一天,有人对他们说:你们可以回家了

    所有人,忽然都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剥夺了所有的荣誉或者说是自己丢弃了所有的荣誉,就这么

    就这么回家

    回家

    带着屈辱,带着所有的屈辱,这么灰溜溜的回家

    像一个老百姓那样的走回家

    士兵们哗然,军官们愤怒,叫嚷,喧哗,场面顿时就开始有些1uan了。

    尤其是那些军官,他们开始焦急的四处观望,希望着有人会来管他们,告诉他们该怎么做

    但是没有。

    很快,从大营后面来了一群北方军的士兵,他们搬来了一些桌子,还有一车一车的箱子,来到了队伍面前。

    “都静一静”

    来人之中,为的一个穿着军官铠甲的人大声吆喝了一声:“所有人都安静一下,听我的命令。”

    一听到“命令”,顿时独立骑兵团的官兵们仿佛终于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齐唰唰的眼神投了过来。

    “都听好了,奉莱茵哈特大人的命,现在在这里按照名册放遣散费原独立骑兵团的人,按照各自所属的编队番号,从第一旗团开始过来领取遣散费所有人听好了,准备好你们的徽章,按照名册来领取”

    遣散费

    真的遣散费了

    真的结束了

    不少人听见这番话,忽然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还有人眼中就当场流出了泪水来。

    “大人”

    一个独立骑兵团的军官越众而出,大步走到了那个放遣散费的军官面前,这个走出来的人,正是先前被莱茵哈特询问过的那个叫做瓦格纳的军官。

    瓦格纳面色铁青,看着放遣散费的那个领军官:“请问贵官,我们就这么结束了”

    “是的,结束了。”这个放遣散费的军官脸色并不好看,冷冷道:“不然你以为呢”

    “我”瓦格纳双目泛红。

    “好了,别废话了,我没功夫和你在这里1ang费时间。”这个军官昂然冷冷道:“要领取遣散费的就动作快一点,我干完了这件事情,还有更重要的活儿呢。”

    “那那我们呢”瓦格纳激动道:“难道就真的让我们回家”

    “不然你们还想怎么样”这个军官淡淡道:“你们这些家伙,打的什么狗屁仗。哼十九天时间,老子跟着夏亚大人去了一趟东边,两个军区都给我们打平了十九天时间,第一兵团的兄弟跟着格林将军,把贝克尔普军区打的投降了可是你们独立骑兵团你们平时不是最看不起那些第一兵团的步兵么十九天时间,你们还站在诺丁人的边境上看着他们束手无策打的这么脓包,你还想怎么样”

    “你混帐你是什么人,敢说这样的话侮辱我们”瓦格纳愤怒咆哮。

    “我”这个军官的火气却比瓦格纳更大,他啪的一拍桌子,恶狠狠的瞪着瓦格纳:“告诉你老子是强骑营的从前老子也是罗德里亚骑兵按理说和你们都是兄弟但是你们这群混蛋打的如此丢脸,今后老子可不好意思和人说和你们是同僚”

    强骑营

    望着眼前这个军官,不少人隐隐就认出了对方似乎看着眼熟,毕竟强骑营都是从原来罗德里亚骑兵之中挑选的精锐出去的,很多人此刻也认出了这个人来。

    强骑营看着这个家伙刚才说出那句“老子是强骑营的”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释放出的那种无比的骄傲,无比的傲慢,无比的自豪的模样

    当年曾经的当年,咱们对着别人说“老子是罗德里亚骑兵”的时候,也曾经是这么嚣张吧

    可现在还有这样嚣张的资格么

    “磨磨蹭蹭做什么”这个强骑营的军官大声喝道:“1ang费老子的时间么快点排队来领钱完了钱,老子还要去备战呢妈的你们这些家伙在战场上丢掉的脸,明天老子们要拼命去把脸争回来没功夫在这里和你们耽误时间”

    说着,他将一个装好了金币的袋子丢给了面前站着的瓦格纳:“给你拿好了过来写下你的名字快点”

    “我”瓦格纳满脸涨红,这个军官狠狠的咬牙,然后猛然大吼一声,将手里的那袋子金币狠狠的丢回到了桌子上。

    “老子不要钱也不回家”瓦格纳猛然拔出了自己的马刀,狠狠的在面前地上劈了下去

    铿的一声,马刀斩在地面,迸出一连串火星来。

    这个军官满脸的屈辱,扯着嗓子大吼道:“老子不是懦夫更不是逃兵老子当初就该死在奥斯吉利亚城下的当初做了一次逃兵,那是奉令被迫无奈今天若是老子在这里走了,这一生都抬不起头做人将来死了,也没脸去见那些兄弟”

    说完,他昂挺刀,冷冷盯着那个强骑营的军官,狠狠道:“丢的面子,我自己杀回来不要你们强骑营来帮我们找明天老子自己去上阵老子报名去做前锋队”

    说着,他狠狠朝着地上吐了口吐沫,横刀转身而去。

    这强骑营的军官冷冷一笑,在后面大声道:“不要钱么好明天你若是战死了,老子就还当你是罗德里亚的兄弟”

    说着,他转过头来,看了看众人,高声喝道:“看够了没领钱的快来排队”

    原本哗然喧闹的场面,忽然就变得一片死一般的趁机

    片刻之后

    “呸老子不是懦夫”某军官昂离开。

    “我们丢的面子,自己会杀回来”几个士兵红着眼睛提着马刀转身而去。

    “钱老子命都不要了,要钱干什么”几个军官狂笑着而去。

    更多的人,则是对着那个放遣散费的台子,狠狠的吐上口吐沫,然后狠狠的回营去了。

    很快,拥挤在这儿的数千名士兵一扫而空。

    没有一个人往那个放遣散费的桌子上瞧过一眼

    某个暗处,夏亚看着那渐渐空旷下来的地方,看着散去的将士,忍不住叹了口气,看着身边刚刚回来的莱茵哈特。

    “我说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狠了”夏亚皱眉道:“万一他们被你骂得的无地自容了,真的就领了遣散费回家了,到时候怎么收场”

    莱茵哈特面色平静:“大人,你以为我只是单纯的在作戏么”

    “”夏亚审视着莱茵哈特。

    “我根本就不是在做戏。”莱茵哈特缓缓道:“很简单如果他们真的领了钱就说明他们真的是懦夫,那么我就会毫不犹豫的让他们真的直接回家因为如果他们真的做了这种选择,那么,这样的人,就真的已经不配在军中了。我就会真的向您申请重新在全军之中征召挑选精锐来,重建一支骑兵。哪怕是再艰难,我也不会惋惜的,因为留在军中的,我需要的是一批有信念的战士,而不是懦夫。”

    莱茵哈特说到这里,盯着夏亚的眼睛:“诺丁人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从来就不是。他们根本不会对我们造成什么真正的威胁。但是这支骑兵,如果真的失去了精神信念,那么才是我们最大的难题。要重建出一支强大的骑兵,才是我们最大的目标,为了这个目标,我不惜代价”

    夏亚沉默了会儿,才问道:“你用的这个办法,就能重建他们的信念”

    “不能。”

    莱茵哈特的回答让夏亚有些意外。

    不过莱茵哈特的神色却很平静:“没有这么简单的我这样的做法,只是暂时的激起他们的勇气,激起他们渐渐麻木的血xing,唤起他们对于昔日荣光的向往但是真正的建立信念,不是这么简单的,也不是靠着这种办法,一天两天就能建立起来的。大人,我必须要说,这是需要过程的。罗德里亚骑兵,也是靠着几代人的浴血奋战,才将向前的精神根植在了每个骑兵的血液之中。建立信念,是需要过程的。我现在使用的这个手段,只能暂时缓解了一时。要想真正建立信念,我们今后还必须要做一件事情,就是让士兵们知道他们为什么而战,这才是最根本的。”

    “你有什么办法么”夏亚点头。

    “不,大人。”莱茵哈特却看着夏亚,他的眼神里有一种奇怪的东西:“大人,我必须要说,解决这个真正的根本问题,不取决于我而是取决于你。”

    “我”

    “是的,你”莱茵哈特忽然缓缓的笑了笑,然后他直视着夏亚的眼睛:“你是我们的最高统帅,士兵为什么而战,取决于你的意志。夏亚大人,还记得当初,我刚到丹泽尔城,那天我们私下见面的时候,我问过您的那个问题么”

    问题

    夏亚略微一沉yin,立刻就记了起来。

    当初,的确莱茵哈特是问过自己一个问题。

    “你想要的,又是什么呢”

    就是这个问题。

    “您的意志,决定了我们这些追随您的人的信念。”莱茵哈特的声音稳的仿佛不带一丝感彩:“如果您的志向是称霸一个郡,那么打下一个郡后,人心就会懈怠。如果您的志向仅仅是驱除外敌,那么将奥丁人赶走之后,人心就会放松下来。如果您的志向是成为帝国第一豪强,那么这次平定四军区之后,您已经算是做到了,您身边的人也就会就此失去目标”

    说到这里,莱茵哈特又看了夏亚一眼:“其实,当初的那个问题,你从来就没有回答过我,而我对您唯一的担心,也正在于此。夏亚雷鸣你想要的,究竟是怎样究竟是要走到哪一个地步呢”

    “个人的野心么”夏亚哈哈一笑:“你想知道我个人的野心就算我的野心很大,你们还有这些将士们,就会甘心为我个人的野心去卖命么”

    “个人的野心,国家的野心有区别么”莱茵哈特淡淡一笑。

    “没有区别么”夏亚皱眉反问。

    “有区别,但实际上也可以说没有区别。”莱茵哈特淡淡道:“我们,还有刚才外面的那些将士,他们爱这个国家,因为这个国家有他们的家园,他们的亲人,他们的父母妻子儿女所以他们爱这个国家,他们希望这个国家强大,昌盛,安宁。至于皇帝是谁,其实大多数人,不会真的在乎,皇帝是康托斯大帝也好,是加西亚也罢甚至如果换上一个夏亚雷鸣大帝,我想,大多数人也不会反对只要你真的能让这个国家变得强盛安宁,你能带领着他们一起守护这个国家,守护他们的家园和亲人,那么他们的大多数人,就愿意跟着你一起干。从古到今,事情从来就是这么简单。”

    “哈”夏亚大笑:“莱茵哈特,我记得你不是一个纯粹的爱国主义者么如果我说我要当皇帝,要篡夺拜占庭帝国难道你也能容忍么”

    “我爱这个国家。”莱茵哈特淡淡道:“只要它强大,昌盛,就是我所有的愿望至于这个国家的名字继续叫拜占庭,还是换一个名字,我还真不是那么在乎。夏亚大人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的志向,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这一次,夏亚沉默的时间更久了一些。

    良久之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我们的土鳖,从来没有如现在这么严肃过,这么正经过。

    他的眸子了,甚至在这一刻仿佛释放出了一种光芒。

    “我也有我想要守护的东西。”夏亚的声音很轻,听似仿佛很平静一般,可是在那平静的表面之下,却仿佛隐藏着一种激烈的东西。

    “我想要很多我要守护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我知道这话很俗也很可笑,我希望我敬重和爱戴的那些人不要死去,不要落得悲惨的下场,我希望我讨厌的憎恨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我要那些对我抱着期望的人,不会对我失望,那些将身家xing命押在我这里的人,最后能得到好的结局。除了这些貌似崇高的话之外,我还有我的自私,我希望我的名字传遍这个世界,被世人仰望,我希望成就一番让当世的人,甚至是后世的人都惊叹的成就我希望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希望让我的人能留在我身边”

    其中还包括了黛芬尼。夏亚心中补充了一句。

    要想让皇后成为我的那么,似乎我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吧哈哈哈哈

    最后,我们的土鳖,忽然以一种非常奇怪的表情,缓缓的从口袋里摸出一枚金币来,在手里抛了一抛,最后将金币丢给了莱茵哈特,莱茵哈特一把接住,疑惑的看着夏亚。

    夏亚却飒然一笑。

    “那么就让这金币,将来有一天能印上我的头像吧。”我爱小说网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猎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国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