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婚礼:箐箐我心,悠悠子衿!

作者:恩很宅 作品: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kl05.com
    “我家燕四来接新娘子了!”秦辞的声音,在乔家大院阵阵响起。

    乔箐内心陡然一动。

    一阵心跳不规则的频率,有些疯狂。

    她也不知道此刻,在期待什么。

    她就这么感受着自己内心异样的兴奋,下一秒,在她还没反应过来那一刻,池沐沐猛地起身,完全不顾自己穿着10厘米的高跟鞋,直接就冲到门口,把房门迅速关了过去。

    乔箐都被池沐沐突然的举动怔住了。

    此刻乔治也已经早就起床,穿着一套为他准备的红色小礼袍,和乔箐身上的衣服有着很多相似之处,喜庆的颜色不说,特别是刺绣,活灵活现,精美绝伦,分明只是一件小孩子较为正式的华服,做工精致的程度让人震惊。

    穿着乔治身上,倒真的有那么几分,名门小公子的矜贵。

    此刻。

    房间中所有人,包括10多个化妆师工作人员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池沐沐的身上。

    池沐沐真的没有偶像包袱,直白点就是没得形象,她抵触在门上,表情还特别夸张。

    那里有半点,千金大小姐的模样。

    她一脸兴奋道,“箐箐,你可不能随随便便就嫁了。”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妞肯定早有预谋。

    恰时。

    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随之传来秦辞的有些夸张的嗓音,“新娘子开门,新郎官来接你了!”

    池沐沐大声在里面说道,“谁说新郎官来了我们就得把新娘子交给你们了,天底下哪有这么办好事儿。”

    “池沐沐,我就知道你丫的最坏了!说,你想我们干什么!”秦辞一副早就做了心理准备的样子。

    池沐沐的大声道,“这样吧,我出2个三岁的急转弯,你们答对了,我就开门。”

    “简直侮辱我的智商,你说!”

    “先天是指父母的遗传,那么后天是指什么?”池沐沐大声问。

    问出来,不只是外面人在猜,里面的人也在猜。

    外面有些吵吵闹闹但是没有答案。

    “给你们十秒钟作答。”池沐沐大声说道,还未开始倒计时。

    “明天的明天。”门外,传来江见衾的声音。

    池沐沐咬牙。

    答案一出,里面的人也不禁恍然。

    “对不对!”秦辞大声问。

    “下一个!”池沐沐又开口道,“大象的耳朵像什么?”

    “扇子!”秦辞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回答了。

    池沐沐大笑,“秦辞,你连三岁孩子的智商都不如。错了!”

    显然外面的秦辞骂了几声。

    “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大象的耳朵像什么?”池沐沐一脸得逞。

    “像另一只耳朵。”江见衾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池沐沐整个人怔住。

    卧槽。

    江见衾那狗男人怎么都知道!

    秦辞在门外也有些惊讶,冲着江见衾感叹,“兄弟,有点厉害哦!”

    江见衾笑了一下。

    昨晚上某个女人在家里面估摸着比新娘子兴奋,一个人闹闹叨叨的,说明天一定不会让四爷就这么顺利的娶走了箐箐,所以在家鼓捣了一个晚上,他无意看到她在纸上面写脑筋急转弯,但不知道她准备了什么问题,所以晚上睡觉之前,也恶补了一下。

    果然。

    池沐沐的性格,只会记最简单的这种。

    “行了没?”秦辞问。

    “不行!就回答了2个三岁儿童的问题,就想把我们新娘子接走啊?”

    “还有什么要求你赶紧提,哥哥们全部都满足你。”秦辞的口吻有些吊儿郎当,但就是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就是能更好的活跃气氛。

    “谁要你满足了,你哪边凉快哪边去!”池沐沐大声冲着外面说道,“新郎官!”

    “在。”传来,燕衿磁性的嗓音。

    就是一个字。

    一个字,却让坐在房间中本来就有些紧张的乔箐,心口又蹦跶了几下。

    她眼眸微动,就这么紧紧的盯着房门口。

    她的衣服太过华贵,所以换好衣服到上完妆的整个过程,都是坐在床沿上,大红色的裙摆脱了一地。

    她轻咬着唇瓣,在等待。

    “众所周知,你和我家箐箐是闪婚。所以我们需要测试一下,你到底对我们家箐箐了解不不了解!”池沐沐大声道,“灵魂十问,每次回答不能超过三秒钟的思考时间,否则就算过关失败!”

    “好。”燕衿答应。

    “请听题。”池沐沐显得非常正式,她开口道,“请问我家箐箐今年多大?”

    “25岁。”

    “请问我们箐箐的生日是多久?”

    “4月12日。”

    “请问我家箐箐的身高是多少?”

    “目测一米六。”燕衿回答。

    池沐沐正欲开口。

    乔箐脸色也变了。

    她看上去有那么矮吗?!

    不就是燕四爷各自高点而已,凭什么说她才一米六!

    “实测一米六六。”

    “……”池沐沐顿了一下,“四爷还会开玩笑了。”

    乔箐不爽。

    “接着继续啊!”池沐沐又问道,“请问我家箐箐的三围是多少?”

    燕衿没有回答。

    秦辞忍不住开口了,“池沐沐玩得挺大啊!”

    “34C,24,36。”那边精准回答。

    “……草。”池沐沐小声骂了一句,她转头小声问着乔箐,“对不对?”

    乔箐有些脸红。

    点了点头。

    这两个人,果然有猫腻。

    “嘿,怎么不说话了!”秦辞催促。

    “下一个问题。”池沐沐大声说道,“请问我家箐箐穿多大的鞋?”

    “36码。”

    “请问我家箐箐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

    “鸡……蛋面。”燕衿回答的时候顿了一下,本来想要说鸡汤,上次池沐沐家乔箐似乎很喜欢喝,后来两个单独相处那一周,她说想吃鸡蛋面。

    “请问你们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池沐沐突然话锋一转。

    所有似乎顿了顿。

    门外的人也有点没反应过来。

    “只有三秒钟时间思考。三、二……”

    “7年前,8月21日。”

    池沐沐猛地看向乔箐。

    她没听错吧。

    7年前!

    7年前,乔箐啥时候和燕四爷有交集了。

    乔箐眼眸闪烁。

    那晚上,爬上燕四爷床的那晚上。

    她脸分明已经很红了。

    红着微点了点头。

    池沐沐看着乔箐的模样,嘴角邪恶一笑,“四爷,你和箐箐深藏不漏啊?”

    “是。”燕衿回答,回答后还不忘提醒,“这也算一个问题,一共回答7道题了,池小姐还有3个问题。”

    我去!

    这货太能算计了。

    池沐沐也不计较,继续问道,“你最喜欢箐箐什么部位?”

    “手。”燕衿直言。

    “为什么?”池沐沐有些诧异。

    一般男人都会说眼睛啊,嘴唇啊,脸蛋啊,求生欲强一点的会说全部。

    这手……

    池沐沐看了看乔箐白皙的手,长得是挺好看的。

    但燕四爷的爱好也太独特了吧。

    “因为乔大小姐用手做了,我喜欢的事情。”燕衿直言。

    “噗。”池沐沐差点没有笑喷。

    她没理解错吧。

    秦辞在外面也差点没有笑死。

    这是说这是说……

    池沐沐看着乔箐的脸都要红爆了。

    她那一刻甚至不自觉地手心握成了一个小拳头。

    估摸着此刻恨不得弄死燕四爷。

    池沐沐也还真的是第一次觉得燕四爷这么,和蔼可亲。

    以前老觉得,他是长辈。

    有距离感的长辈。

    现在这一刻也不过就是……同龄人吗?!

    还是特别会开车的那种!

    “做了,我喜欢的饭。”燕衿补充。

    “……”草。

    “池小姐,我提醒你一下,你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了。”燕衿直言。

    分明还有两个的。

    麻痹!

    刚刚那个“为什么”也算!

    好。

    她咬牙。

    她总觉得她也算计不过燕四爷,她说,“最后一个问题。”

    “请讲。”

    “四爷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家乔箐的?”这个问题其实是她真的很好奇的。

    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时候还是互生情愫的。

    突然就结婚,还是让她有些始料不及。

    所有人就这么一脸期待的等着燕衿的回答。

    时间过了好几秒。

    池沐沐那一刻也忘了倒计时。

    好像就是有些久。

    久到乔箐都有些紧张了。

    分明,你不就是这几天的事情吗?还需要犹豫那么久吗?!

    有一种……

    好像不知道的感觉。

    不知道,他到底喜欢不喜欢她。

    那一刻。

    燕衿突然开口了,“从小。”

    “what?!”池沐沐以为自己听错了。

    其他人也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池沐沐连忙反应过来,“从小,多小?”

    “池小姐,是个问题已经回答完毕。”燕衿提醒。

    池沐沐呕血。

    分明觉得最后这个问题,最重要了!

    难不成。

    燕四爷从小就看上箐箐了……

    一想到这里,池沐沐觉得全身发麻。

    那之前箐箐和燕轩交往的时候,燕四爷就这么……看着?!

    正在有些遐想之际。

    “池沐沐,你问题都问了这么一大堆了,现在可以放行了吧!时间不早了,别错过了良辰吉日。”秦辞大声提醒。

    池沐沐看了看时间,也知道不能耽搁得太久。

    她想了想,“放行可以,红包不能少。”

    “那你总得开门让我把红包递进来啊!”秦辞大声说道。

    “那我万一打开了,你们冲门而进怎么办,我这么一个弱女子……”

    “你好意思说自己弱?”秦辞音调都高了一倍,“你弱你能把我们门外这么一大帮老爷们关在这里!”

    池沐沐忍不住大笑。

    她也觉得自己挺有成就感的。

    她说,“秦辞,我一会儿开门,你不要给我使劲推门啊!”

    “放心吧,放心吧!”秦辞一口答应。

    池沐沐才把房门的锁打开。

    下一秒……

    卧槽!

    男人都是骗子!

    池沐沐刚解锁。

    房门就猛地被推开了。

    池沐沐真的差点没有被摔个狗吃屎。

    与此。

    手突然被一只大手一把拉住,下一秒,直接将她拉进了怀抱里。

    很熟悉的怀抱。

    池沐沐怔怔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江见衾。

    江见衾其实看秦辞的动作就知道秦辞肯定会用蛮力,所以在开门那一刻,就眼疾手快的把池沐沐给拉回到了自己身边。

    池沐沐心口微动。

    就听到江见衾说,“还不去要红包?”

    池沐沐猛地推开江见衾。

    她连忙走向秦辞,挡在秦辞和燕四爷的面前。

    “做人不能,食言而肥!”池沐沐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

    “秦辞。”燕衿薄唇微动。

    “好嘞。”秦辞得到指令,连忙拿出了一个特别厚实的红包。

    他递给池沐沐,“燕四专程给你准备的,辛苦了。”

    难得秦辞这么有绅士风度。

    池沐沐结果。

    掂量了一下。

    不错。

    她很满意这个厚度。

    与此。

    秦辞拿出很多红包,洒在了乔箐卧室里面,真的撒了很多很多。

    工作人员也都是些爱热闹的人,连忙大家就抢了起来。

    一片热闹。

    而所有的热闹,似乎都在其他人身上。

    燕衿和乔箐,彼此眼中好像就剩下自己。

    乔箐被燕衿看得有些……羞涩。

    就是从沐沐让他们进来之后,她就看到燕衿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

    一直在打量着她的全身。

    分明穿了这么多衣服,穿得这么保守,这一刻却被她看得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乔箐暗自咬牙,嘴角拉出一抹笑容,“好看吗?”

    燕衿眼眸还是一直看着她。

    看着她好久,才反应过来一般,“挺好。”

    “这叫挺好吗?”池沐沐不知道怎么就冒了出来。

    分明前一秒还在和一般人抢红包,还在和秦辞斗嘴。

    此刻就又突然发现了他们一般,冲了过来。

    其他人的注意力,也都一瞬间在一对新人身上。

    “我刚开始都不觉得箐箐适合这种良家妇女的打扮,毕竟她的长相就是一副祸国殃民的妖精模样。”池沐沐口无遮拦。

    “……”让你来当伴娘的,不是让你来拆台的。

    “但是,看到箐箐真的穿出来那一刻,我怎么觉得我以前是不是眼瞎,箐箐菏泽办大家闺秀,这般富丽华贵,这般端庄秀丽,分明这套凤冠霞帔就是为箐箐量身打造的!”池沐沐评价,“四爷真的是好眼光,让我们这么风尘的箐箐,都突然变得这么贤妻良母的样子。”

    前半段乔箐还觉得池沐沐有点上道了。

    后半段……

    当她前半段多想了。

    燕衿似乎也很满意今天乔箐的打扮,他嘴角拉出一抹笑。

    他走过去,就打算抱起乔箐直接离开。

    池沐沐猛地一下蹿在了燕衿的面前。

    “哪里能这么容易。”池沐沐抱着好多个红包,直接当在了他们中间。

    “池小姐还有什么要求?”

    “池沐沐,时间不早了。11点18分必须到燕家大院,否认就错过吉时了!”秦辞提醒。

    “知道啦,我有分寸。”池沐沐不爽的睨了一眼秦辞。

    秦辞都不知道,看上去那么稳重的乔箐,怎么就和池沐沐成了闺蜜,还是好到不行的那种,怎么都觉得池沐沐跟猴子似的,和乔箐的性格完全不搭啊。

    他也想不明白。

    更想不明白的是,阿衾居然也被池沐沐给收服了。

    这池沐沐有毒吗?!

    池沐沐完全没心思搭理秦辞的胡思乱想,她冲着燕衿说道,“Kasan,池沐沐突然叫着房间中一个工作人员。”

    这是在乔箐化妆的时候,她和工作人员商量配合的。

    “池小姐。”Kasan连忙拿着一份糖果走到他们面前。

    池沐沐把从盘子里面拿出其中一颗。

    糖果上有一个绳索,显然是另有目的。

    她笑得一脸狡诈,“你们两个人一起把这份这颗糖吃了,要吃完才行。”

    乔箐皱眉。

    那一刻就看到池沐沐握着绳索把糖果放在了他们两人面前,放在他们彼此的唇边,俨然就是……

    乔箐看了一眼燕衿。

    她其实觉得,要是他不喜欢,他们也可以不用这个环节。

    却没想到。

    燕衿弯腰,就这么靠了过来。

    靠过来,直接就要去含那颗糖果。

    池沐沐眼疾手快的连忙把糖果往上。

    然后燕衿的唇瓣就这么直直的印在了乔箐的嘴唇上。

    乔箐心口一动。

    她看着面前近距离的燕四爷。

    看着他也这么看着自己。

    两个人四目相对,近距离的四目相对。

    唇瓣还紧紧的贴在一起……

    好半响。

    “四爷,我家箐箐的嘴,比糖还甜吗?”池沐沐忍不住打趣。

    是因为这两人,这么亲在一起也太久了。

    乔箐有些尴尬。

    她微动了动,离开了燕四爷的唇瓣。

    燕四爷突然抿唇。

    抿唇那一刻还用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唇瓣。

    池沐沐站在他们面前很近的距离。

    那一刻就看得很清楚。

    看得很清楚,燕四爷真TM太色了,还真TM太撩人了。

    要不是要不是她心有所属,要不是燕四爷箐箐的男人,说不定她就被勾引了。

    她就看着他们家箐箐被撩得,小脸蛋红透了。

    和他大红色的凤冠霞帔简直一个色调。

    “味道确实不错。”燕四爷说。

    意味深长的说。

    说出来那一刻,池沐沐脸都红了。

    完了!

    池沐沐那一刻不由得暗自叹息。

    这辈子她家箐箐一定要栽到燕四爷的手上了。

    话说。

    以前谁TM说燕四爷高冷禁欲了。

    此刻看着箐箐,分明是……火山爆发嘛!

    她回神。

    让自己回神。

    “嘿,让你们吃糖果,谁让你们吃嘴了?”池沐沐说得直白。

    说出来那一刻,全场都笑了。

    笑得乔箐更尴尬了。

    “继续继续。”池沐沐把糖果重新放在两人的面前。

    这一次。

    燕衿眼眸一紧,下一秒。

    他一口直接咬住了。

    “啊!”池沐沐惊吓了一声。

    这货怎么能够这么精准,她还没有玩够呢!

    然后燕衿就已经把那颗糖含进了嘴里,然后把那根绳索,从嘴里扯了下来,把糖吃了下去。

    “还有吗?”燕四爷问。

    没了。

    她觉得准备到这里差不多了,而且还觉得自己的节目都用不完就要赶着离开了,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燕四爷给拿下了。

    心里有些不爽那一刻。

    突然一个激灵。

    她眼神中冒小星星。

    乔箐看池沐沐的小眼神就知道又不对了。

    燕衿倒是一脸淡定。

    池沐沐说,“四爷,你和箐箐虽然一直暗度陈仓,我们也不知道你们到底多久了,但在我们看来,你们就是才谈恋爱而已。这刚谈恋爱就结婚,我们大伙总得要看出来你对我们箐箐的一片真心吧!”

    “池小姐想让我做什么?”

    “表白。”池沐沐一口咬定,“四爷说几句情话来听听。”

    乔箐无语。

    池沐沐真的是哪一出都想得出来。

    其他人也都这么看着燕衿。

    也好似挺想看到他的说点什么。

    那一刻连秦辞都特别安静的,等待着。

    就觉得像燕四这种人,应该说不出来什么肉麻的情话,但就越是这般,就越是让人好奇到不行。

    燕衿似乎是酝酿了一会儿情绪。

    正欲开口那一刻。

    池沐沐突然打断,“等等。”

    燕衿眼眸微动。

    秦辞在旁边都受不了。

    本来一脸好奇的想要知道燕四要说什么,就这么突然被池沐沐打断了。

    房间中其他人似乎也有这种感觉。

    秦辞忍不住对着他身边的江见衾说道,“你到底看上池沐沐哪点了?完全不上道啊!”

    江见衾抿唇,没有回答。

    事实上。

    他也不知道他看上了池沐沐,哪一点?!

    他眼眸看着池沐沐,看着她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她故意为难的说道,“那些我喜欢你,我爱你,我会对你一辈子好什么的,就不要来了,耳朵都听起茧子了,来点特别的。就是那种如沐春风一样,对了!”

    池沐沐突然想到什么。

    她开口道,“之前看了过一本书,剧情记不清楚,比较深刻的就是男主结婚的时候骚到不行。结婚那天,伴娘让男主给女主表个白,男主说了一句,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所有人都这么看着池沐沐。

    池沐沐笑得一脸灿烂,“类似这样的就行。”

    乔箐有时候都不知道池沐沐在上流社会长大,怎么就能这么奇葩。

    燕衿看了一眼池沐沐。

    池沐沐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你肯定早想睡我家箐箐了。”

    “……”乔箐觉得,下次真不能让池沐沐当伴娘了,打死都不让了!

    只是……

    结婚还有下次吗?!

    她抿唇,脸有些燥。

    燕衿没再搭理池沐沐,他原本站在乔箐的面前,此刻突然单膝下地。

    池沐沐在旁边看着。

    也不由得觉得燕四爷下跪都霸气十足。

    他跪下来,对着乔箐,他磁性的嗓音,如是说道,“箐箐我心,悠悠子衿。”

    乔箐心跳,真的很快。

    在燕四爷跪下那一刻,她其实就心跳加速了。

    听到他如此磁性的嗓音,说着如此动听的话语时,心跳更快了。

    话一出。

    全场都有些震惊到了。

    这么司空见惯的一个诗句,就真的只是改了一下词语顺序,就只是聪明的融入了两个人的名字,似乎就有了不一样的情感。

    不一样,浓浓的爱恋!

    甚至,感染到了所有人……

    不行了。

    池沐沐觉得自己小心脏都要受不了了。

    讲真,那句话让她都有些触动。

    就是觉得,很美,很动人。

    她不由得喃喃,“四爷真的是太帅了。”

    帅到她都不忍心为难了。

    而她喃喃的声音,就这么清清楚楚的传入了旁边江见衾的耳朵里。

    他看了一眼池沐沐。

    看到她眼里的感动,还有……羡慕。

    就是对美好事物的一种羡慕,不是嫉妒,带着祝福。

    江见衾眼眸微动,选择了忽视。

    燕衿表白完毕,他起身。

    弯腰,霸气的一把抱起乔箐。

    乔箐身上的衣服很复杂。

    此刻也不敢轻举妄动,就这么很自然的,抱着燕四爷的脖子。

    工作人员连忙给乔箐席地拖尾整理,如此,两个人从房间中走出去,从二楼上下去,又走在乔家的大厅上,远远的看上去,就是美得如画一般,池沐沐跟着的脚步突然顿了顿。

    有一种,箐箐真的好幸福的感觉。

    她眼眶甚至还有些红。

    就是很容易被这么美好的画面所感染。

    “走了。”江见衾在她身边,提醒。

    池沐沐不动声色的,跟上了乔箐他们的脚步。

    乔家大院门口。

    池沐沐刚刚有些触动的情感,就被面前一排排华丽的轿车给震惊了。

    这是这是有多少……

    她真的是一眼看过去,没看到头的。

    而且清一色全部都是红色轿车。

    红色高级轿车。

    我的个乖乖,这怕是把全南城的红色高级轿车都放这里了。

    她真的傻逼兮兮的数了一下。

    “718辆。”江见衾直言。

    池沐沐怔住了。

    结婚来了700多辆车,这TM就是在炫富吧!

    而且全部都是红色的,这得花多少钱……

    只是。

    “为什么是833?”这个数字有什么意思吗?!

    池沐沐皱眉。

    她只知道520、1314、3344这种所有人都知道的数字意思,至于833……现在新流行的?!

    新流行的不是857吗?!

    蹦迪的那个857……

    “833等于5000米除以每辆轿车的长度6米得来的。”江见衾解释。

    一边解释,一边带着池沐沐坐进婚车后面的那辆轿车。

    “5000米又是啥意思啊?”池沐沐又懵逼了。

    “一千米等于多少公里?”江见衾问。

    卧槽。

    池沐沐不爽,“你去问我数学老师啊。”

    “……”江见衾没发火。

    此刻两个人已经坐在了轿车上。

    江见衾解释,“一千米等于一公里,相当于两里。5000米就是十里。”

    “然后呢?”池沐沐还是不明白。

    江见衾抿唇。

    他看这池沐沐,“你爸名字给你取得挺好的。”

    “那是。算命先生说我命中缺水,所以要取带水的字……”

    “我的意思是,木头的木。”

    “……”江见衾你个狗男人!

    池沐沐有些生气。

    她狠狠的看着江见衾。

    这货就是相反设法的来骂她吧。

    江见衾对着池沐沐,一字一顿的给她解释清楚,“十里红妆。四爷是想要用十里红妆来迎娶乔箐。”

    “……”池沐沐怔住了。

    她那一刻不由得又看了一眼后面一望无际的红色轿车。

    她刚开始真的以为,燕四爷在炫富。

    反正燕家钱多,随便炫,但她真的没有想到,是这个意思。

    在南予国的古代,最高的出嫁仪式,也不过是“良田千亩,十里红妆”,但这是嫁妆,就是形容出嫁时的家底丰厚,场面热闹,他没想到,燕四爷却用这样的仪式,来迎娶乔箐。

    其实后来,很多古人留下来的传统都已经渐渐在淡化了。

    但就是突然这般用古人的最高礼仪,让这场婚礼庞大而隆重!

    池沐沐嘴角突然一笑。

    她说,“没想到,四爷对箐箐这么好。”

    这一刻是真的可以肯定。

    要不然,谁会为结个婚,就准备到这个地步。

    细节注意到这么完美。

    江见衾没有附和。

    对于燕四爷对乔箐的好,眼睛不瞎的人,都看得出来。

    池沐沐似乎就这么煽情了一秒,她忍不住说道,“燕四爷怎么可以在短短四天时间,准备这么多。”

    “有钱,要准备这些不难。”江见衾直言。

    那倒也是。

    “但是创意这么多,就很不简单了。”

    至于创意。

    谁知道,他想了多久了。

    轿车内。

    池沐沐就是不停地感叹,真的是对燕四爷刮目相看到五体投地。

    前面那辆轿车内的一对新人,反而有些沉默。

    秦辞是跟着他们坐在一起的。

    坐在副驾驶室。

    红色超长豪华林肯内,就只有燕衿和乔箐两人。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彼此。

    突然,静默无言。

    “你们可以当我不存在的,想亲亲抱抱举高高都行。”秦辞突然开口。

    乔箐忍耐不住笑了一下。

    虽然有些羞涩,但因为秦辞的话,让两个人的空间至少没有这么尴尬了。

    “四爷。”乔箐开口。

    “嗯。”

    “让你破费了。”

    燕衿皱眉。

    “我很喜欢。”乔箐突然说。

    燕衿的唇角,分明上扬了。

    他说,“喜欢什么?”

    “都喜欢。”

    “具体一点。”

    “衣服,头饰,还有手镯。”乔箐直言。

    以前没怎么接触过这些古风的东西,第一次穿在身上,她觉得很美。

    美到她自己都觉得有些惊艳。

    她眼眸此刻也这么看着燕四爷。

    他今天也穿着一件红色的男士长袍,做工自然精良,刺绣自然生动,和她的配成一套。

    她也是第一次看他穿红色。

    这么喜气洋洋的大红色。

    然而一点都不违和,反而很帅。

    红色让他原本就过于瞩目的气场,又张扬了些。

    她不知道如何形容他的好看,只觉得这一刻的燕衿,古代君王,也大抵不过如此。

    “喜欢,就应该表示一下。”秦辞在前排,突然调侃。

    原本两个默默看着彼此的人,又被秦辞给搅和了。

    秦辞就是故意的。

    就觉得这两个人太内敛了。

    讲真。

    今天的乔箐,任何男人都想睡。

    就是雍容华贵,端庄秀丽中,又带着一丝让男人都想要扑过去的娇媚。

    他都不知道燕四怎么这么能忍。

    换成是他,说不定一上车就开始……

    嗯。

    少儿不宜,不能多说。

    毕竟,乔治那臭小子还在。

    全城都是一言不发的待在乔箐的身边。

    此刻也是坐在乔箐的旁边,也没怎么说话。

    显得异常安静。

    乔箐睨了一眼秦辞。

    秦辞当没有看到。

    燕衿说,“乔大小姐别动。”

    “嗯?”

    乔箐一怔。

    她脸上的妆花了吗?

    燕衿突然靠近她。

    脸蛋靠近。

    乔箐心口微动。

    今天好像特别容易,心跳加速。

    下一秒。

    他就感觉到燕四爷的吻,印在了她的唇瓣上。

    心跳。

    真的很剧烈。

    但是……

    乔治还在。

    刚刚池沐沐的恶作剧就不说了,大抵还是以玩乐为主。

    但现在突然这样……

    然而她的身体,就是好像不听使唤。

    就是没有躲开,没有推开。

    事实上。

    在燕衿靠近乔箐那一刻,他的另外一只手,是将乔治的眼睛捂住上的。

    捂着。

    肆无忌惮的亲吻着,乔箐柔软到不行的嘴唇。

    秦辞是往后看了一眼。

    看了一眼,就又回头了。

    他把手撑在了后脑勺。

    燕四还真的,喜欢上乔箐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可喜可贺。

    ……

    轿车很快到达了燕家大院。

    人已经很多了。

    比起上次燕轩和乔芜的婚礼,过之而无不及。

    两个人的婚车,是先直接抵达乾坤苑的。

    燕衿牵着乔箐下车。

    乔治跟在他们身边。

    燕衿在乔箐的耳边低声道,“按照规矩,要先给老爷子叩拜。”

    乔箐点头。

    点头那一刻牵着乔治的手,走进去。

    乔治有些不开心。

    毕竟。

    这么一大上午。

    就只有这个时候牵了他一下。

    他就知道,他妈要被燕四爷给抢走。

    两个人走进了堂屋。

    此刻燕老爷子坐在了最中间的位置。

    惊讶的是,旁边还坐着一个人。

    乔箐眼眸顿了顿。

    燕衿那一刻也看到了。

    他拉着乔箐的手,微紧了紧,似乎是在给她依靠,让她不要紧张。

    燕衿走到他们面前,对着他父亲旁边的人,“首领。”

    对。

    南予国首领,沈……(又忘了名字了,一会儿补)

    她没想到,这场婚礼,居然惊动了首领的出席。

    她轻咬了一下唇瓣,在让自己放松。

    放松的那一刻,也恭敬无比,“首领。”

    “两位不必距离,今天我就是作为一个嘉宾来参加你们的婚宴。随意一点。”首领开口,口吻中还显得很和蔼。

    乔箐其实很清楚,能够坐到现在的位置能够坐得这么稳,不可能就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和颜悦色。

    “是。”燕衿回答。

    首领微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了乔箐。

    乔箐对视着首领的视线。

    “闻名不如一见,乔小姐果然与众不同,难怪燕四会选择了你。想来我家女儿还是不够优秀。”首领不温不热的语气。

    其实有时候是不好揣测领导人的想法的。

    特别是不熟的,大领导。

    但既然首领在这样的情况开口说了沈茗薇和燕四爷的事情,想来对这件事情应该是耿耿于怀的,所以此刻,不解释一下,肯定是不符合礼仪的。

    乔箐微微一笑,“首领过奖了。其实不是三公主不够优秀,是太过优秀,我家燕衿配不上。”

    一句话。

    明显是迎合了首领。

    一方面肯定了沈茗薇的优秀,一方面也很好的解释了燕四爷不和沈小姐在一起的原因,是因为燕四爷自己不配,如此一来,就是给首领一个很好的台阶。

    从首领的反应可以看出来,他对这个回答,至少不排斥。

    他微点了点头,突然叫着自己身边的亲卫,“冷肖。”

    那个叫冷肖的,恭敬的站在首领旁边。

    “我也就是来恭贺一下燕老爷子的,现在时间不早了,我还有很多公务在身,就先走了。”

    “我送您。”燕重山连忙上前。

    “忙自己的去吧。”首领挥了挥手,制止了。

    然后下一秒,就直接走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瞩目着他。

    事实上。

    除了在电视上。

    这也是乔箐第一次真的看到首领本尊。

    她嘴角突然拉出一抹冷笑。

    一抹冷冷的笑容。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无忧小筑 All Rights Reserved.